峥嵘十年|练江蝶变:从“污染典型”到“治污典范”

今日热点 2022-07-18 12:49 18

摘要:微凉的海风从海门湾吹来,这里是练江入海的地方。曾经,这里遍布水葫芦,像草原一样,根本看不见水。即便有水,也是黑的、臭的,让人看了触目惊心。练江十年治污之路,治污...

微凉的海风从海门湾吹来,地方AMC驰援房企:江苏资产拟与中南控股共设20亿元基金这里是练江入海的地方。曾经,这里遍布水葫芦,像草原一样,根本看不见水。即便有水,也是黑的、臭的,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练江十年治污之路,治污方案曾年年落空,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推动下,近三年来,练江实现了从普遍性黑臭到国考断面消除劣V类、再提升至IV类的重大转折性变化。 海门湾的水变清了,一条条入江的溪流有鱼了,周边的村民感慨:“现在比城里住得还舒服。” 十年治江之路
练江是粤东地区第三大河流,也是汕头、揭阳两市的“母亲河”。20余年来,练江流域纺织、印染、电子拆解等行业迅猛发展,加之配套环保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练江流域污染问题不断加剧。
十年前,为治理练江污染,生态环境部华南研究所牵头编制了《练江污染整治工作方案》(粤环发(2010)45号)。2010年,经广东省政府同意,广东省生态环境厅(原环保厅)向汕头、揭阳市政府印发了上述方案让其贯彻执行。但方案印发后,大部分工作任务没有落实。
2014年,华南所又牵头编制了更精细精准的“练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方案(2014-2020年)”,该方案2015年由广东省政府批准颁布实施,但实施的头几年进展也比较缓慢。
2016年11月,今日热点(www.efvip.cn)记者跟随中央环保督察组下沉汕头、揭阳走访时首次目睹了练江污染的状况——干流宽阔的水体又黑又臭还飘着油花和垃圾,800多条大大小小的支流怎么都找不到一条清澈的。
2018年6月15日,督察组来到汕头市潮阳区“回头看”练江流域整治情况,“看一个,一个黑臭”。广东省公开的整改方案中要求汕头市整改的13个项目没有一个按要求、按时序完成建设,练江水质仍呈下降趋势。督察组对汕头提出三点要求:市党政主要领导到污染最严重的地方驻点,人大、政协要巡查,要设立“曝光台”。
这三点意见刚提出来的时候,汕头市很不理解,后来慢慢琢磨才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制度。这种制度就是污染水体的社会共治。
让各级党政领导到练江边驻点居住,就是要让各级党政领导亲身体验群众长期居住在臭水边的感受,激发他们担起责任、使命和非干不可的紧迫感,把“光说不练”变为真抓实干,把“喊得震天响”变为实际行动;让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到基层巡查调研,就是要让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发动广大人民群众一起来治理环境;企业老板偷排废水的问题,通过在媒体上设立“曝光台”和“回音壁”来督促整改。这三点要求让汕头市党政领导明责知责,不仅领导干部思想得到了转变,广大群众也积极参与到练江治理上来。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刚结束,广东省委主要负责同志现场督导。时任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主动牵头挂点练江整治,坚持每半年一次现场督导并召开推进会,研究解决重点难点问题。在汕头市领导驻中港河支流工作点门口,有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河道保洁,河道对面新建了一座水质监测站。刁凡超 澎湃资料

在汕头市领导驻中港河支流工作点门口,有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河道保洁,河道对面新建了一座水质监测站。刁凡超 澎湃资料

汕头、揭阳普宁市成立练江流域综合整治领导小组,由党政主要领导任组长,以最高规格推动练江治理。要求党政主要领导带头包干污染最严重支流,每月至少现场驻点一次,通过巡河、开座谈会、走访群众,督导重点任务完成、基础设施建设进度。
广东省生态环境厅等省直部门开展每月一督导。当地市人大、政协也组成18个调研组进驻开展现场调研,并在媒体设立“曝光台”,练江沿岸立牌公布群众举报电话,接受社会监督。
从“污染典型”到“治污典范”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之后,练江治理工作才开始提速。
2018年,练江流域每天生活污水产量超过60万吨,而污水处理能力却不到一半,加之收集主干管、支次管网也极为欠缺,大量污水直排成为练江黑臭的直接原因。
短时间要补齐数十年欠账,并且流域里程长、施工面广、拆迁量大,练江治理困难重重。如何啃下这块“硬骨头”?
在当时很多人认为,3年时间不可能治好这条污染数十年的黑臭河。非常之难需非常之举,广东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和支持,汕头、揭阳普宁两地举全市之力掀起一场上下联动、全民参与,声势浩大、不胜不休的练江整治大会战。
当地采用“大兵团作战”,集中力量攻难关。在广东省政府协调指导下,汕头市引进广业、建工、粤海等有环保工程建设经验的省属大型国企,带动当地施工队伍,提高工作效率。在具体建设中,推行项目集中审批、定期研判调度、扁平化协调,每项工程都明确具体负责人和进度时间节点,以超常规的速度推进治污设施建设。
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是全国针织内衣名镇,全镇44家印染企业散布在谷饶溪边,印染废水长期直排成为谷饶溪污染的主要来源,再加上河道两边房屋乱搭乱建施工困难,截污干管迟迟没有铺设。
2018年6月15日,督察组一行来到练江二级支流谷饶溪(溪美段),对谷饶溪污染状况提出严厉批评后,时任汕头市长郑剑戈包干谷饶溪整治。谷饶溪河道边有一片1.3万平方米的违章建筑,存在了30多年。听说要建设污水管网,村民从一开始不支持,后来看到周边的水质变化和政府的决心,逐渐理解,主动支持。仅用了5天,这个涉及71栋的拆违工作就全部完成。练江流域谷饶溪(溪美段)整治前后对比图,上图2018年6月22日,下图2019年12月5日。刁凡超 澎湃资料

练江流域谷饶溪(溪美段)整治前后对比图,上图2018年6月22日,下图2019年12月5日。刁凡超 澎湃资料

谷饶镇党委委员、谷饶溪(溪美段)河长黄楚文感受到,作为镇级干部,虽然他们每天是在基层直接面对群众做工作,但离开了上级资金、政策上的大力支持很多工作根本做不了,而正是在上级的大力支持下,镇级、村级的干部如果不抓住这次环境整治的氛围来把环保的欠账补上,把环境治理抓好,把每一个困难来解决,实在有愧于肩上的职责。
3年时间,一座座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纺织印染园区、污水处理厂拔地而起,污水、垃圾和污泥日产日清,成为练江治理最坚实的保障。
为进一步提高污水收集率,流域内自然村基本实施“源头截污、雨污分流”工程,支次管网如毛细血管一般引入千家万户,从根本上解决污水收集率低和污水直排问题。
同时,流域内还推行“五清”专项行动、生活垃圾整治、畜禽养殖污染整治等,从源头将污水锁住。
大刀阔斧的治理下,昔日“黑臭”的练江在粤东大地上演了一场“变形记”。到2020年底,练江海门湾桥闸国考断面消除劣Ⅴ类,整体水质创2004年以来最好水平。
“以前村里水都黑臭,现在比城里住得还舒服。”汕头陇田镇东华村村民说,现在村子已是远近闻名的“网红村”。以练江治理为带动,东华村抓住发展新机遇,开发乡村旅游,种世界地球日绘画作品植番石榴、阳光玫瑰葡萄及优质水稻等,村民真正过上“靠水吃水”的生活。
环境治理带动当地传统产业高质量发展
在生态环保领域,中央环保督察是我国迄今为止规格最高、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一项专项工作。2015年底,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对河北省开展督察试点,到2018年完成第一轮督察,并对20个省(区)开展“回头看”;2019年第二轮督察启动,到今年上半年,分六批完成了对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2个部门和6家中央企业的督察。
督察制度从无到有,不断向纵深推进,到现在已整整7年。督察取得“中央肯定、百姓点赞、各方支持、解决问题”的显著成效,通过一组数据可见一斑:截至2022年4月底,第一轮督察和“回头看”整改方案明确的3294项整改任务,总体完成率达到95%。第二轮前三批整改方案明确的1227项整改任务,半数已完成。第四、五、六批督察整改正在积极有序推进。
另外,两轮督察受理转办的群众生态环境信访举报28.7万件,到目前为止完成整改28.5万件。
练江的综合整治是观察中央环保督察制度的一个绝佳样本——它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关于流域治理的问题,而是一个关于良性的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如何构建的问题。
中央环保督察组两次痛批练江治理“连年落空”“光说不练”之后,国家省市区镇村六级同向发力加速环保基础设施建设,在短短三年创造了治污奇迹:练江实现了从普遍性黑臭到国考断面消除劣V类、再提升至IV类的重大转折性变化,曾经的不可能成为可能。
督察不仅推动改善了生态环境,也促进了经济高质量发展。
走进潮南印染中心的一家织染公司,车间宽敞明亮,布匹有序进入染缸。“以前旧厂生产环境脏乱,还担心污水排放不达标。”公司负责人介绍,以入园为契机,顺势改进生产线和布局,园区统一收集处理污水,不用再担心环保罚款,月产量相比之前也增长不少。
印染废水是练江的主要污染源之一,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进一步坚定和加快了当地企业入园的决心,从2019年1月1日零时起,汕头市加速建设潮南、潮阳两个纺织印染中心。
印染园内,构建集纺织印染、供水、污水处理、再生水利用、热电联产、固废处理与资源化为一体的循环经济模式。目前已有174家企业进驻,125家企业投产,当地传统支柱产业向集群化高质量发展。
治水与治村、治产结合,练江综合治理让流域内生活、生产方式焕然一新,一步步补齐生态欠账的练江,正逐步重现往昔的美丽图景。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