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草虫捉迷藏:《秋葵图》中的胡蜂、蜻蜓、蚱蜢……

今日热点 2022-07-16 10:46 22

摘要:想要飞回蜂巢的逗趣的胡蜂、“站”在空中聊天的一对蜻蜓、秋葵花瓣落在奇石上的白蛾、在地面与蚱蜢对峙的黑色小瓢虫、分解搬运蜜蜂尸体的蚁群……在最近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

想要飞回蜂巢的逗趣的胡蜂、“站”在空中聊天的一对蜻蜓、秋葵花瓣落在奇石上的白蛾、在地面与蚱蜢对峙的黑色小瓢虫、分解搬运蜜蜂尸体的蚁群……
在最近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的“草虫捉迷藏”特展中,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明代商祚的《秋葵图》让观众在探寻与发现中,得到一种捉迷藏般的乐趣。《秋葵图》描绘的是美丽广州style园苑中的一隅,与十五世纪其他宫廷画家绘制花鸟立轴的布局风格一致,画中奇石、植物与坡面交织出的空间,都是草虫们可以登场的舞台。
《今日热点·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特整理并介绍这幅难得一见的立轴式草虫佳作中不同的草虫生物,以及正展演着的各种事关生死繁衍的戏剧,以飨读者。
明 商祚 秋葵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秋葵图》是难得一见的明代立轴式草虫画佳作。画面左侧竹石之间的空隙,有“商祚写”的签款。商祚是明代著名宫廷画家商喜(十五世纪)的孙子。这幅画描绘美丽园苑一隅,将小坡上的野草花、奇石、秋葵、竹丛层层配置在画面左侧,与十五世纪其他宫廷画家绘制花鸟立轴的布局风格一致。而奇石、植物与坡面交织出的空间,都是草虫们可以登场的舞台。
大家知道里面藏了多少种不同的小生物吗?像是想要飞回蜂巢的逗趣的胡蜂、“站”在空中聊天的一对蜻蜓、秋葵花瓣落在奇石上的白蛾、在地面与蚱蜢对峙的黑色小瓢虫、分解搬运蜜蜂尸体的蚁群……画家商祚一方面顾及立轴整体的气势,不让琐碎细节使得画面失去重心,一方面安排这些草虫邀请观众探寻与发现,得到一种捉迷藏般的乐趣。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长脚蜂属筑巢

长脚蜂属筑巢

从画中可以看到有一个莲蓬头状的蜂巢,此为膜翅目胡蜂科长脚蜂属 (Polistes) 长脚蜂的蜂巢,上方柄附着在植物枝条,内部排列有多个垂直的长型巢室,开口于下方。该蜂为真社会性昆虫,一般由单只蜂后独立建巢,有些物种则有多只蜂后合作建巢的纪录,画中可以辨识出4只蜂的存在,通常其中一只为蜂后,由于蜂后及工蜂间并无明显形态差异,因此无法区别。另外推测此巢应已成功孕育出第一代工蜂,工蜂羽化后就会立即接管蜂巢大部分的工作,如建巢、育幼、采集,而蜂后则不再外出,转为专心产卵进而繁殖更多的后代。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推测为雌性玉带凤蝶(白斑减退之个体),玉带凤蝶为鳞翅目凤蝶科,雌蝶具多型性 (polymorphism) ,有许多不同斑纹的形态,如:只有白斑明显的个体、具有红斑的个体、白斑减退只有红斑的个体等。卵圆形,单产;幼虫具臭角,孵化后以芸香科多种植物为食,一至四龄幼虫呈褐白色鸟粪状,五龄则会转为绿色;蛹为带蛹,依环境呈褐色或绿色;成虫好访花、吸水,会在都市的芸香科植物上产卵,是校园常见蝴蝶之一。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黄凤蝶

黄凤蝶

此图和黄凤蝶花纹差别很大,但确实有可能是以之为原型加工想像出来的。黄凤蝶广泛分布于欧亚大陆温带、日本、北非、北美西部等地,许多地区皆有不同亚种的形态变化,分布于中国台湾的台湾亚种 (Papilio machaon sylvina) 现今是十分稀少的种类,九二一地震后的纪录资料缺乏,不过马祖地区仍有大陆亚种 (P. machaon ssp. schantungensis) 的分布。幼虫以繖形科的植物为食,如胡萝卜、茴香等,但台湾亚种记录中主要以台湾前胡为食。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红斑脉蛱蝶

红斑脉蛱蝶

此图和红斑脉蛱蝶花纹差别很大,但确实有可能是以之为原型加工想像出来的。蛱蝶科的红斑脉蛱蝶,平常使用四足进行盘踞的领域活动,卵圆形有棱线,单产于寄主植物朴树的叶表;幼虫五龄,头壳具一对头角并充满许多小突起,平时于叶表上构筑丝垫并取食寄主,冬季时取食速度则会减缓并以三龄幼虫越冬,此时幼虫体色会转为与栖息环境类似的褐色;蛹为垂蛹,绿色叶状并附有蜡质;成虫主要以有机发酵物,如:树液、腐果等为食。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尼泊尔埋葬虫

尼泊尔埋葬虫

此虫推测为土栖短翅型昆虫,如埋葬虫或隐翅虫类。因为没有清楚呈现中胸小盾片之重要特征,判断并非椿象。唯其出现于本图位置与相对大小,难以进一步判断其实际草虫,唯仍不失其趣味性。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蝗虫,直翅目蝗科。根据翅上的花纹及前胸的外型,可以判断图中的蝗虫应该是亚洲飞蝗 (Locusta migratoria),为重大农业害虫之一,主要取食禾本科植物。飞蝗的分布相当广泛,在整个东亚地区都有分布,也是蝗灾主要的“幕后黑手”。目前在中国尚有部分地区有着小规模的蝗灾,但已鲜少传出重大灾情。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红襟粉蝶雌蝶

红襟粉蝶雌蝶

此蝶原型可能是幼虫以十字花科为食的红襟粉蝶之雌蝶。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剑角蝗

剑角蝗

根据水滴状的头部与修长的翅膀,可以判断图中的原型是剑角蝗 (Acrida sp.),是一种广泛分布在东亚地区的蝗虫,主要以禾本科植物为食,在夏秋之际会大量发生,但鲜少造成重大农业损失。剑角蝗在中国台湾多分布于浅山、平地及滨海地区的草丛,成虫多于夏至秋季出现。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姑且不论画作中的两只蜻蜓是什么种类,以一个爱好昆虫而跑去修习昆虫学系的毕业生角度,我更想了解这两只蜻蜓在做什么?
首先,它们绝对不是在上演相亲相爱的求偶戏码。其次,如果是两只外型迥异、体态差距甚大的蜻蜓,那绝对可以判定是大只的种类在捕食小只的蜻蜓。然而画作中的两只蜻蜓体型与外貌均很相似,因此可以判定是两只同种的雄性蜻蜓,为了竞争领域而在空中大打出手。通常雄性蜻蜓在驱逐另一只侵入领空的雄性个体时,会飞向前在空中用肢体碰撞驱赶对方(飞行中的架拐子以示警告),若对方仍不离开,双方的竞争至白热化时,才会出现画中面对面用身体扑倒对方的画面,甚至在现实生活中曾观察过为扳倒对方而同时坠地的两只雄蜻蜓。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画中竹子枝叶上的天牛近似种为桃红颈天牛 (Aromia bungii),属鞘翅目天牛科(Cerambycidae) 的一种,分布于中国、越南、东南亚等地。成虫体长约3.5公分,头黑色,头顶部两眼间有深凹,触角蓝紫色。前胸背面为棕红色,两侧各有刺突一个,背面有四个瘤突。鞘翅黑色表面光滑发亮。幼虫蛀入树木木质部蛀食,主要危害桃、杏、梅等,造成枝干中空,树势衰弱,严重造成植株枯死。近年来此物种入侵日本,危害日本的樱花树,造成严重的损失。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画中奇石上的白蛾近似种为黄痣苔蛾 (Stigmatophora flava),属鳞翅目裳蛾科 (Erebidae) 苔蛾亚科 (Lithosiinae) 的一种,分布于中国、俄罗斯、日本、韩国。黄痣苔蛾的头、胸部、前后翅皆为黄色,与画中的白色不同。前翅顶角、翅基各有一黑点,前中线与后中线位置各有一排黑点;后翅无斑纹。蛾的幼虫(毛毛虫)一般是吃植物叶子的,但苔蛾幼虫大多以苔藓为食。在野外,长满苔藓的路牌上、栏杆上看起来一条条的痕迹,可能就是苔蛾幼虫的食痕。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小十三星瓢虫

小十三星瓢虫

瓢虫是鞘翅目昆虫,遇到威胁时会假死或分泌生物碱作为防御机制,翅鞘上常常有黑、红色所组成的斑纹,这样鲜艳的黑红对比色彩常被视为警戒色,用来警告掠食者它可不是好吃的猎物。在农业上,一些种类的瓢虫是防治害虫的重要天敌,幼虫或成虫可以捕食半翅目蚜虫、介壳虫、粉虱等害虫,是生物防治的重要帮手。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商祚 秋葵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画面右下角土坡上有一群蚂蚁正在努力的工作,对于天上掉下来的蛋白质(昆虫尸体),蚂蚁们可是从来没在客气,尤其在繁殖季节蛋白质对蚁巢来说是很重要的营养呢!当发现可利用的尸体,蚂蚁会留下费洛蒙吸引更多同伴一起过来处理尸体,用大颚逐步将其肢解成可以搬运的状态分送回巢。
图中被分解的虫尸从头部外观及翅脉推测可能是只蝉,它的腹部左下角有一明显缺口,或许是飞行途中遭遇天敌攻击受伤而坠落下来变成蚂蚁的食物吧。
(本文整理自台北故宫博物院官网及相关昆虫资料。)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