隈研吾:根津美术馆最重要的特征是延伸屋檐营造出的深沉阴影

今日热点 2022-07-15 09:45 26

摘要:【编者按】享誉国际的日本建筑师隈研吾在中国设计了众多地标性建筑,如北京长城脚下的公社、三里屯village、三里屯SOHO,上海的虹口SOHO,杭州的中国美术学...

【编者按】
享誉国际的日本建筑师隈研吾在中国设计了众多地标性建筑,河北数字智能雄安雏形渐显 未来之城正变成现实如北京长城脚下的公社、三里屯village、三里屯SOHO,上海的虹口SOHO,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民俗艺术博物馆和成都的知美术馆等。2021年举办的2020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主场馆也是他的作品。《隈研吾 我在东京的建筑师生活》一书由隈研吾亲自撰写,并提供了40张手绘建筑插图,建筑师讲述了自己小时候受到哪些建筑的影响而励志成为一个建筑师的故事,以及他在建筑设计时对日本传统文化的反思。本文为其中的《根津美术馆》一文,今日热点经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有书至美授权发布。根津美术馆是一座与古代日本、亚洲艺术以及传统手工艺品相关的美术馆,它位于表参道(东京最著名的购物街)东端附近,由商人、政治家和慈善家根津嘉一郎(东武铁路创始人)于1941年在根津美术学院设立。其场地位于根津家宅所在地,根津嘉一郎就是现任负责人根津公一的祖父。
美术馆在2006年因维修而关闭,我们被委托设计一幢全新的建筑。在设计的开始,我们首先聚焦于通往美术馆的道路。对于日本茶室设计来说,茶室反倒不如通往它的路径(露地)那般重要。过去的茶师认为,沿着露地的旅程可以使参与者更好地沉浸在茶道那缓慢的时光之中。于是,我们设计了一条长长的步道,从建筑立面上突出4米的深檐将其遮盖,访客们踱步50米的距离方能进入建筑。我们想让访客们品味一下屋檐投下的阴影,欣赏左边的竹墙和右边的小树林,把拥挤街道的喧嚣抛在身后,静下心来,然后再走进美术馆。独特的屋顶设计(上图)辅以大玻璃窗(下图),有助于融合外部风景、建筑物本身以及内部陈设的艺术品。

独特的屋顶设计(上图)辅以大玻璃窗(下图),有助于融合外部风景、建筑物本身以及内部陈设的艺术品。

在翻修巨大瓦顶时,我们对屋脊和侧缘细节进行了抽象处理,使其更具现代感,但同时又将其保持在钟南山回应疫情有望结束传统界限之内。我认为这座建筑物最重要的特征是延伸的屋檐,它营造出深沉的阴影。谷崎润一郎是日本20世纪最重要的文学家之一,他在散文《阴翳礼赞》(1933年)中提出,传统建筑的美源于对阴影的利用。这个观点在建筑界和文学界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20世纪著名的建筑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指出:“建筑是光线下形状正确、绝妙、神奇的游戏。”这也表明了西方传统中对光线的重视。然而,谷崎则道出了阴影和屋檐的重要性,他所赞美的并非直射房间的光线,而是经过地板和天花板反射后穿透空间的柔和之光。
美术馆庭园中分布着四座茶室和根津咖啡亭。这里频繁举行茶道仪式。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间茶室被建造成湖上浮船的造型,而湖泊则被视为日本庭园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例如在桂离宫(Katsura Imperial Villa)的茶室里,贵族们也会乘船在河上品啜茗茶。美术馆的咖啡厅设立在根津家族用房所在地,他们使用过的火炉仍被保留且不曾改变。这使游客得以了解这个家族的过往生活。《隈研吾 我在东京的建筑师生活》,[日]隈研吾著,王冲译,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有书至美2022年1月。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