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下的女“焊将”:接受着太阳、钢板、火花的三重炙烤

今日热点 2022-07-14 09:32 30

摘要:7月11日,乌镇停止游客进入上海崇明区江南造船厂内,太阳直射着正在建造双燃料超大型气体船的分段焊接工人,焊工颜鲁梅顶着高温,接受着太阳、钢板、焊花三重炙烤,在船...

7月11日,谎然大悟③︱伍子胥的两面:说谎与直言乌镇停止游客进入上海崇明区江南造船厂内,太阳直射着正在建造双燃料超大型气体船的分段焊接工人,焊工颜鲁梅顶着高温,接受着太阳、钢板、焊花三重炙烤,在船上“全副武装”,认真焊接着每一个焊缝,不敢出丝毫差错。
颜鲁梅47岁,来自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是江南造船厂制造一部的 “女焊将”。颜鲁梅在船上焊接   本文图片均为贡俊祺 摄

颜鲁梅在船上焊接   本文图片均为贡俊祺 摄

颜鲁梅告诉今日热点记者,最近,她所在的三号生产线在烧双燃料船,钢板比普通船舶使用的钢板厚,带有弧形的分段无法使用自动机器焊,只能手工操作,“不好烧,但选择干这个活,就要扛住这些阻力”。
烧双燃料船船体的外壳和液罐,难度在于不能猛火烧,“像烧饭一样,有的菜要猛火,有的菜要温火,烧焊也一样,要小电流、小电压烧很多次,猛火烧特制钢板就没用处了。”颜鲁梅说,猛火之下,钢板就会变脆,导致钢板直接报废。一般厂里会规定电流电压,由专门接受过培训的焊工烧制,培训过的焊工厂里会发一个小卡片,规定不同焊接的地方,要用特定的电流电压。
高温下,如今她要7点开始在船上焊接,比之前提早一小时。“高温天船上烤得烫得不行,起码有42℃,拿个生鸡蛋放上去都能熟了。” 颜鲁梅偶尔也会吃不消。颜鲁梅

颜鲁梅

中午11:30-12:30,是焊工们原本的休息时间,如今,江南造船厂规定气温超过35℃,中午多休息半小时,气温每升1℃,焊工们可以多休息半小时。所以,近日颜鲁梅午休会持续到14:30,“我们在外场干活被太阳暴晒着,背上顶着太阳,面前还抱着像火炉子似的焊要烧,只能扛过来。” 颜鲁梅说。
焊接时,她要戴着安全帽、防尘口罩和皮手套,还要穿粗糙帆布材质且硬邦邦的工作服。工作服不仅会磨皮肤还不吸汗,但要防电焊光辐射,一不注意,辐射会对焊工身体带来副作用。
虽然有防护罩,但还要戴着透明眼镜,这对焊工来说,起到双层保护的作用。可是夏天出汗,戴着眼镜汗水往镜片上流,还是看不见,“蒙的那么严实,浑身是湿透的。”颜鲁梅浑身不舒服,很多时候,喘气都喘不动。颜鲁梅在船上焊接

颜鲁梅在船上焊接

为了避免电焊的弧光和火花造成烫伤,她还要穿上全棉的秋衣秋裤,衣服湿透是家常便饭,“穿厚一点也有吸汗的效果”。下班回家后,把工作服脱下来一看,浑身长满了痱子,她整晚睡不着觉,“痒得不得了,十几年下来早就习惯了,这两个月熬一熬就过去了。”颜鲁梅说。颜鲁梅

颜鲁梅

以前,她一开始是江南造船厂里一名清洁工,2009年,选择了电焊。当时,她在江南造船厂,人家打电话找电焊工或学电焊,对方一听是女的声音立马就挂掉电话。
“我三十几岁才学的焊接,要生活也要养家糊口,只能是下苦力。” 颜鲁梅告诉记者,2013年来,她焊接的钢板都能一次通过超声波探测以及拍片测试,没有返工的情况,“后来人家也会认为女的也行,只是重体力活干不过他们,其他我们也不比男的差。”
如今,江南造船厂正是赶工急迫之际,有时候晚上加班回去,倒头就睡,但她还是很有干劲,颜鲁梅说,不管热不热,只想把这份工作做好,“赚这份钱,心里就高兴”。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