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计稳增长|对话刘俏:可扩大2万亿财政赤字刺激消费,支持中小微经营者

今日热点 2022-07-14 09:30 19

摘要:【编者按】当前,中国正处于经济恢复的关键时间点。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还需各方付出艰苦努力。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能否实现?稳经济有哪些“底牌”?促就业还...

【编者按】当前,幼儿园线上教学工作方案是否提倡 教育部出台方案中国正处于经济恢复的关键时间点。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还需各方付出艰苦努力。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能否实现?稳经济有哪些“底牌”?促就业还有哪些新招?政策合力应向何处使?针对这些问题,今日热点专访了十位经济学家,推出系列专题《问计稳增长》。
当前社会经济有效需求不足,小微经营者的生存境况如何?该如何有效提振消费?下半年宏观经济形势又将出现怎样的变化?
近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在接受今日热点(www.efvip.cn)记者专访时,就上述问题分享了看法与判断。
刘俏反复强调,要重视中小微经营者的生存境况,加强对他们的支持力度。刘俏指出,现有政策组合拳的覆盖范围,对小微经营者针对性不足,对他们困难和问题的判别与实际还是有一定的差异性,导致中小微经营者的政策获得感不强。同时由于需求疲软、疫情等因素影响,他们的经营与生存都面临着很大压力挑战。
刘俏再次建议通过发放消费券来刺激消费,补贴中小微经营者,同时促进整个经济的循环。他指出,可以发放长期或超长期国债,适当增加赤字率,这不会加大金融风险。此外,也可以考虑给中小微企业发放因疫情导致损失的补贴。
对于消费端的政策支持,刘俏认为,或需要2万亿元左右的财政支持。而如果下半年疫情反复再次冲击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则可将财政赤字规模进一步扩大。刘俏指出,要允许地方政府债务与中央政府债务进行置换。要优先做好跟民生相关的事情。此外,如果还有财政空间,应去投资一些针对未来的节点性的产业。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   今日热点记者 周頔 摄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   今日热点记者 周頔 摄

以下为访谈实录(略经编辑):
经济有触底反弹的迹象,应加大对小微经营者支持力度
今日热点:今年以来,国内外部环境出现了很多超预期的影响因素,您怎么看当前的经济形势?当前经济恢复情况如何?
刘俏:对1月到5月份的情况评估看,第一季度实现了4.8%的增长,情况还算正常,因为去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速已经降到了4%,考虑到春节和局部疫情的影响,4.8%的整体态势还是比较正常的。而第二季度的经济下行压力非常大,这里面原因很多,但我想可能主要且最直接的原因还是疫情。这对整个产业链、供应链带来了一些影响,特别是对消费环节带来的影响很大。
对消费的影响主要反映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有很多消费场景需要线下进行,像餐饮、旅游等等,但因为疫情导致这些消费不能够正常进行。另一方面,可能因为疫情等各方面原因影响,大家的收入预期在减速,本身消费意愿也不足。
与此同时我也观察到两个变化,第一个变化是政策在随着疫情进行调整,投资开始拉动经济,而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等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经济有触底反弹的迹象,等6月份经济数据出来后可以做更全面的解读。
另一个变化是,1-5月份小微经营者受疫情冲击是比较大的,当前出台了的一些政策对他们的覆盖和惠及力度相对弱一些。中小微经营者在吸纳就业方面一直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对他们支持力度不足可能会导致失业率的波动。小微经营者很多是夫妻店,很多不缴纳社保,纳税的占比也不高,所以当前的政策对他们支持力度并不大。我认为这是下半年经济政策调整应该关注到的群体。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张晓波教授进行了一项持续8个季度的问卷调查,研究覆盖了1万多个小微经营者,发现了一些问题。当前小微经营者面临的最大困难是需求不足,没有真实的市场需求,同时疫情对正常生产经营带来了不确定性。而这部分群体面临的问题没有反映在经济数据上,因为小微经营者对GDP的贡献确实不高,但他们对于社会稳定,对于就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看到1-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有较大幅度的下降,特别是餐饮行业下降严重,这都折射出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
我们当前稳增长的措施正在发挥作用,经济有复苏的趋势,但政策本身的受益面、政策达到的效果有结构性差异。当前小微经营者的感受可以说比较差,他们是消化就业的重要主体,需要加以关注。
今日热点:您谈到现在小微经营者的政策获得感不强,原因在哪里?是政策效果没有传导到末端,还是说小微经营者没有被政策覆盖到?
刘俏:我觉得更像您说的第二点,现有政策组合拳的覆盖范围,对小微经营者针对性不足,对他们困难和问题的判别与实际还是有一定的差异性。当前政策围绕着公积金、社保、降低经营成本等,这些都是针对规模以上企业的。对于中型企业或中型以上企业的,政策效果非常明显,包括大型基建项目落地等,中型和大型企业会有很明确的获得感,但小微经营者这个群体我们研究得很少,导致了政策针对性不足。
此外,刚刚也谈到了政策的不确定性,具体就是疫情。因为疫情原因导致停止经营,对小微经营者的影响是很大的。这也导致了有效需求不足,当前人们的消费意愿和消费信心都相对较弱,这也导致了小微经营者的困难。
需要特别强调的一点,小微经营者解决了相当一部分就业,以个体工商户、夫妻店为例,大约有2亿人左右,占到总就业人口的20%到30%,他们面临的困难是需要正视的,政策应该对这部分群体的需求加以考虑。
今日热点:面对这样的情况,您有什么政策建议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刘俏:当前有两件事应该可以考虑,第一点我还是想强调应该大规模发放消费券,发现金券。直接发放现金可能会被居民储蓄起来,但现金券、消费券大规模发放是没有问题的。近两年很多地方政府都在试点,消费券对社会零售品消费的带动非常明显。
通过发放消费券,可以带动有效需求,帮助小微经营者活下去。如果小微经营者撑不住退出市场,那么他们就将进入就业市场寻求新的就业机会,一方面减少就业岗位供给,一方面又增大的就业市场需求的压力。
另一方面,防疫政策虽然是必须的,但其给企业经营者带来的中断和损失也是客观存在的,是否可以考虑给因为防疫而中断生产经营的小微经营者一定的补偿?通过转移支付等方式,让小微经营者至少能够坚持下去,缓解政策不确定性对他们的负面影响。
中国经济改革开放能成功,多年持续高速发展,1.54个亿的市场主体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如果说因为经济下行带来市场主体数量的大幅下降,让经营者群五一小长假体信心也受到极大伤害的话,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财务上的损失,我觉得这部分损失可能很难弥补。
可考虑发放一些长期、超长期国债刺激消费
今日热点:您此前多次表示过支持发放消费券,刺激消费的资金要从哪里来?
刘俏:像消费券看上去好像是补偿低收入群体、补偿个体消费者,但事实上它是在补偿小微经营者。面对当前的情况,我认为可以适度增加国债,包括增加一些专项债的发放规模,这并不一定会导致金融系统出现很大的风险。
只要这部分钱是通过市场机制来配置的,或者说这部分钱是直接来解决经济生活中关键节点问题的。我觉得增加国债发行,扩大财政赤字规模是必须的,是会有效果的。
计算宏观杠杆率的公式中,分子是债务,分母是GDP。如果把财政赤字的这部分资金用于发消费券,让市场稳定下来,使得经济增长达到5.5%的速度,而国债利率较大幅度低于这个数字,那么宏观杠杆率并不一定提高。此外,中国的政府信用是非常好的,可以考虑发放一些长期、超长期国债。
今日热点:为应对疫情,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都承受了较大压力,大规模减税、退税、降费导致了税收总额减少,而抗疫和扩大投资的财政支出又在增加。是否会导致赤字率快速上升?
刘俏:前段时间香港给每个居民发了5000+5000的消费补贴,大概600多万18岁以上的居民受益,有研究分析表明,其80%转化成了消费,大概带来了500亿的新增消费,这使得商家非常受益,通过消费促进了经济形成良性循环。
当前整个供需链条出现了断裂,没有大规模刺激消费举措的话,循环是无法启动的。当前我们针对供给端的政策很多,有大量的投资,给大中型企业补贴、贷款,但社会缺乏实际的需求,无法形成经济循环。
跟制造业相关的出口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虽然近期恢复得比较快,但受外部需求关系不确定性影响,还需要力度比较大的刺激政策。
通过投资、基建确实可以把GDP增速拉高,但结构性的问题没有解决。小微经营者可能在GDP上反映的并不明显,但是他们对民生问题,对社会稳定,对就业问题是有作用的。
今日热点:现在政策希望通过投资扩大就业,保收入,然后来保消费,这个逻辑链条中间卡在了哪里?为什么就业保住了,投资保住了,但消费反而还是出不去呢?
刘俏:因为鼓励投资政策针对的主体是大中型企业,从结构上讲他们是市场主体的一部分,但这些投资政策很难触及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者。
我们有近1亿的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者,平均雇佣5、6个人,解决近6亿人就业。传统的经济刺激政策、稳增长政策组合拳,这个群体收益是相对较小的,需要在当前政策基础上,出台一些针对小微经营者的、规模力度比较大的政策。
这就需要我们把宏观政策思路稍微改一改,不要老盯着GDP。如果下半年经济增速达到7%、 8%,全年实现5.5%,而拉动经济主要靠投资,那么可以上一些新项目。但小微经营者的问题不解决,也就是就业问题无法解决,其结构性问题或者社会性问题可能就变得比较尖锐了。
今日热点:4、5月份青年人失业率高企,这样的情况会延续到下半年吗?对保就业您有什么建议?
刘俏:从产业结构上看,当前我国第二产业占比是30%出头,而服务业已经达到了50%以上,大量市场主体是集中在服务业的,就业主要压力在第三产业。大型国企、大型民营企业吸纳就业的空间有限,鼓励大型企业去吸纳就业,有效果,但只可能短期缓解压力,解决长期问题还要依靠新增的市场主体,也就是中小微经营者。
传统逻辑在新发展阶段应有变化,也就是说宏观政策的思维体系该实时注意调整。调整第一步是改变以GDP为锚的宏观政策制定。需要把像增强市场主体活力、充分就业、提升民众获得感等作为重要的政策目标,围绕这些来重新调整政策组合拳。
中国经济未来的高质量发展,需要创新,需要大量的研发,需要重大突破,要把这些作为政策出发点,而不单纯只认为GDP增长才是绝对意义上的增长,把这些工作做好了, GDP增长也不会太差,GDP的目标也会实现。
GDP是一个容易量化的指标,我并不是说完全不考虑GDP,也很难找到一个指标进行替代,但至少对GDP问题要有很清晰的认识,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出发点不完全是冲着5.5%的增长目标去,也要考虑一些可能同样重要甚至更重要的问题,那么在具体政策举措中就会有不同的理解了。
给个人家庭发钱是把钱用在刀刃上的最好方法
今日热点:近期很多省加大了对消费券的发放力度,这是否可能会造成地区间的差距进一步扩大?有钱发消费券的地方能刺激经济,能刺激消费循环,没有钱发消费券的地方就越来越弱?
刘俏:我建议中央统筹,用中央财政来统筹这个事情。中央政府认为财政盘子总量有限,要把钱用在刀刃上。如果从拉动有效需求角度讨论资金应该配置到哪一类决策主体会更有效率,在企业和个人家庭之间我肯定选择个人家庭,因为没有代理成本。我倾向于认为目前给个人家庭发钱是用在刀刃上的最好的方法,可以通过需求来改变供给。
今日热点:中国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3~5年,普遍性的支持是否会让正常年份本该死掉的企业延续下去,结果进入恶性循环?
刘俏:市场竞争会把效率比较低的企业淘汰掉,让效率高的企业活下来,通过市场机制可以提升经济活力。这是教科书写的,但是现在我们的个体工商户和小微经营者,80%是服务业,是卖煎饼果子的,是开理发店的,是跟工业园区配套服务的小店,把这些市场主体淘汰掉,去一味追求做大企业,解决不了就业问题,是没有烟火气的。
实际上,这些市场主体是市场经济非常有力的补充。有研究发现,全国各地的工业园区、科技园区,哪些地方发展的比较好?配套服务好的地方发展的就好,就算不是因果关系,这其中也是有关联性的,服务业满足衣食住行,是有烟火气的。
而这些小微经营者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很弱,有些学者在讲小微经营者如何应对疫情时,讲数字化、讲人工智能,但人家面临的生存压力是消费不足、需求不足,没有人到店,满座率翻台率无法维持盈亏平衡。对于这些问题,数字化与人工智能帮不上多大的忙。
对于市场竞争的淘汰机制,我觉得适用于投资资本收益率低企业。很多企业没有投资回报,债务越滚越大,其实是在绑架金融机构,它明明已经没有活力了,还在要补贴、要贷款,结果导致企业越来越虚弱、越来越庞大,债务越来越重,这些企业其实应该被淘汰?
今日热点:您有没有预判过咱们的财政的这种空间,包括赤字率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就能对现在的经济的复苏会比较有利?对赤字率的快速上升,会不会有什么需要担忧的地方?
刘俏:这完全取决于我们对经济形势的判断,其实它蛮严峻的。对于刺激消费,当前我认为用2万亿左右人民币直接返给个体消费者就够了,这需要中央财政统筹。同时,这个消费刺激应该全民发放。
当然,普遍性发放消费券刺激经济也面临着基层治理与执行问题,面临着数字鸿沟问题,但这也是弥合数字鸿沟的一个机会。很多老年人、面临数字鸿沟的群体,可以考虑直接给他们送话费、送手机、提供相关帮助,藉此推进他们融入日益数字化的经济社会生活,这其实也是国家补贴对弱势群体的人力资本投资。
相比于投资而言,支持消费端对解决结构性问题的意义更大,比修个机场,修一条高速公路的意义还要大一些。我们有三亿人游离在数字经济外面,政策需要努力把这些人纳入进来。
实现5.5%目标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今日热点:对下半年的预期都建立在疫情得到有效防控的基础上,但当前多个省市又出现了新的疫情波动,假设疫情对下半年的产业、链供应链又带来了扰动,政策工具箱中的底牌是什么?
刘俏:我刚才讲刺激消费要增加2万亿的赤字,如果疫情反复冲击,那可以将国债规模进一步扩大。
我认为财政政策的规模可以稍微再大一点,要允许地方政府债务与中央政府债务进行置换。要优先做好跟民生相关的事情。此外,如果还有财政空间,应去投资一些针对未来的节点性的产业。比如碳中和领域就需要大量投资。
可以对比美国来看,美国的服务业占GDP的80%以上,在2020年3月美国进入疫情以后,因为社交隔离政策,美国经济也受到了严重影响。但它的经济没有崩盘,原因一个是靠进口,靠中国等对美的出口。另一个它的财政政策给老百姓发钱。
我国的服务业占比还没有美国高,我们在同等情况下受的影响会相对小一些。
真遇到疫情严重冲击的话,我们的财政政策力度就要大一点,这个空间是有的。现在美国的整个政府债务占到GDP的130%左右,我们的政府债务只有50多万亿,即使加上大概20万亿或者30万亿的隐性债务,充其量公共债务率也就是80%的GDP。
当前我们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需要用一些超常规的思维方式,不要自己把自己约束了。这就好像掌握了一手好牌但不用,当然目前是否是用“王炸”的时候还有待观察和辨析,但如果真的出现了很糟糕的情况,该用“王炸”的时候就要用。
今日热点:最后一个问题,请您对下半年和全年做个宏观判断,您觉得我们年初设定的5.5%目标可以实现吗?
刘俏:当前的很多政策在显效,经济也呈现了复苏的态势,但经济持续复苏反弹有一个基本前提,就是疫情不会再严重中断经济活动,从这个角度讲的话,实现5.5%目标我觉得可能性是存在的,能够做到。
但是如果疫情反复的话,造成一定规模、一定体量的经济活动不能够正常进行,那实现全年目标就是有风险的。
我还想强调一点,除了经济增速目标以外,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目标,如稳定就业、使收入分配更趋于合理等,要实现这些目标,可能必须再出台更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可能才有机会实现。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