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检:近三年新型毒品犯罪案量上升,普遍利用互联网交易

今日热点 2022-06-24 18:17 22

摘要:近三年间,新型毒品犯罪案量呈现上升态势,犯罪分子普遍利用互联网进行毒品交易,“网络+寄递”形式已成贩毒重要方式。6月2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通报检察机关惩治新型毒...

近三年来,科创板开板三周年:多家券商争相申请成为第一批科创板做市商新型毒品犯罪数量呈现出上升犯罪分子普遍利用互联网进行毒品交易,的趋势,“网上投递”的形式已经成为贩毒的重要方式。

6月2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检察机关通报了惩治新型毒品犯罪工作情况和第三十七批指导性案例。

报告显示,2019年至2022年3月,全国检察机关起诉新型毒品犯罪涉案人员16万余人,其中涉及甲基苯丙胺等毒品犯罪15万余人;1.8万人因涉及新精神活性物质犯罪被提起公诉。

与传统毒品相比,“新型毒品”一般是指用化学方法合成的毒品,即除传统阿片类、大麻、可卡因以外的毒品,包括甲基苯丙胺(冰毒)和其他国家管制的麻醉药品、精神药品,都属于新型毒品。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厅厅长袁明表示,从办案情况看,当前新型毒品犯罪呈现以下特点:一是发案数量在上升近年来,下降,检察机关起诉的毒品犯罪案件总数逐年上升,从2019年下降的10.9万件上升到2021年的7.5万件。然而,在毒品案件中起诉的新型毒品犯罪的比例从2019年上升的53%增加到2021年的57%。其中,近三年因涉及新精神活性物质犯罪被提起公诉的分别为5183人、5549人和5561人,分别占当年新型毒品犯罪被提起公诉人数的8.8%、11%和12.7%,增长较快。

第二,合成大麻素药物犯罪正在迅速增长。在涉及新精神活性物质的犯罪中,氯胺酮和苯环利定是主流,占起诉的46%。去年7月,国家将合成大麻素上市后,全年共起诉相关犯罪1078起,同比增长257%;今年1月至3月,464人因相关罪行被起诉,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此外,三唑仑、阿普唑仑、--羟丁酸、芬太尼等新型毒品犯罪也频发。

三是犯罪手段网络化明显,查处难度大。犯罪分子一般利用互联网进行毒品交易,通过电子支付等非接触方式进行。交易进程将“人、毒品和金钱”分开。在寄递过程中多采用寄递方式,利用“跑腿”、“同城直送”等虚假寄件人、收件人身份、地址进行寄递的案件增长迅速。“互联网送货”的形式已经成为贩毒的重要方式。在联系交易,犯罪分子的环节中,不仅使用流行的即时通讯社交软件,还使用阅后即焚等新型通讯软件,使用代号和术语进行联系。犯罪手段隐蔽,取证、审查难度大。

第四,涉案人员为累犯、惯犯,且年轻化。大部分毒贩同时是吸毒人员,“卖、喂、吸”较为普遍。青少年为了寻求刺激,容易成为新型毒品滥用的高危人群,在吸毒的同时也参与贩卖。一些惯犯利用青少年微信群中部分青少年心智不成熟、辨别能力弱的特点,引诱青少年实施新型毒品犯罪。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陈国庆表示,随着国家禁毒力度的不断加强,海洛因等传统毒品的获取难度越来越大,制造、贩卖、吸食国家管制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作为毒品替代品等违法犯罪活动频发。其中,新精神活性物质(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和1971年《精神药物公约》未列入联合国清单的物质)作为出现近年来的新型毒品,逐渐被滥用。特别是近年来,新型毒品翻新变化快,检察机关介入办理的案件如“麻瓦枫树(含--羟丁酸)”、“万年青(含二甲基色胺)”、“神仙水(含氯胺酮等成分)”、“快乐水(含冰毒等成分)”。

“目前社会上有些人对新型毒品的危害认识不够,不够重视。他们认为,虽然新型毒品令人兴奋和刺激,但它们不会上瘾,危害很小,没有严重后果。其实这些都是对新型毒品危害性的误解,值得高度警惕。”陈国庆说,新型毒品严重危害人们的身心健康。检察机关要依法严惩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新型毒品和利用新型毒品进行其他违法犯罪活动的人员。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