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绝”22年后,八只小蓝金刚鹦鹉重归野外

今日热点 2022-06-23 22:03 29

摘要:还记得《里约大冒险》里的鹦鹉“布鲁”吗?这只人工饲养的斯皮克斯金刚鹦鹉(俗称小蓝金刚鹦鹉)不远千里,前往巴西去和这个世界上该种群最后一只鹦鹉“珠儿”相亲的故事,...

还记得《里约大冒险》里的鹦鹉“蓝”吗?这只圈养的Speakes macaw(俗称小蓝金刚鹦鹉)不远千里来到巴西,夜读丨暑假也是对母子关系的考验与世界上最后一只鹦鹉Pearl相亲,牵动了观众的心。很多人不禁要问,这种鹦鹉真的要灭绝了吗?答案令人遗憾:是的。《里约大冒险》剧照

103010剧照

现实中,这种美丽而小巧的生物长期面临灭绝的危机。自2000年以来,人们再也没有在野外见过这只鹦鹉。2018年,国际鸟盟首席科学家斯图尔特布查特(Stuart Butchart)领导的一项对51种极度濒危鸟类的研究显示,有3种鸟类被列为“灭绝”,其中包括小蓝金刚鹦鹉。该研究建议将其列为野生灭绝物种。当时,世界上只有大约60只-和80只圈养的蓝色幼金刚鹦鹉。

为了拯救它们,一些动物保护组织开始收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圈养小蓝金刚鹦鹉,并试图人工繁殖和扩大“小蓝”的种群,将它们野生化,最终让它们回归自然。

多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6月11日,8只小蓝金刚鹦鹉在巴西库拉索岛被放生,另有12只个体准备在2022年12月被放生。而这只是未来20年的第一波圈养繁殖和放生。放归小蓝,人类在行动

我们去小兰吧。人类在行动。

美丽的生物有罪。

蓝色金刚鹦鹉学名为Speakes Macaw,来自德国生物学家约翰冯斯皮克斯(Johann von Speakes)。起初,德国博物学家乔治马克格雷夫于1638年在巴西伯南布哥州发现了小蓝金刚鹦鹉。1819年,约翰冯斯皮克斯(John von Speakes)详细考察了这一地区,期间他射杀了一只蓝色的小鹦鹉,制成了第一个标本。

虽然不是彩色鹦鹉,但小蓝金刚鹦鹉一直是很受欢迎的宠物鹦鹉。它们有细长的深蓝色尾巴,比身体还长,明亮的深蓝色翅膀和上半身,蓝色下半身,浅灰蓝色的头和脖子,黑色弯曲的喙。正因为它是蓝色的,所以被昵称为“小蓝”。斯皮克斯金刚鹦鹉外形十分美丽

Speakes macaw外形非常漂亮。

它一直是一种珍贵的鸟。1824年,在一份报告中,斯皮克斯已经提到,与他看到该地区出租车价格上涨的其他鹦鹉物种相比,这一物种“非常罕见”。有人认为它的稀有源于它的限量发行。它的分布区在巴西旧金山河流域被称为caatinga,是一片干燥的热带灌木和荆棘林,只占巴西土地的10%左右。

"大约三百年前,这里开始发展农业,牲畜的数量大大增加。"斯皮克斯的金刚鹦鹉保护和野生放生项目实地项目协调员克伦威尔普什(Cromwell Purchase)说,“山羊和绵羊是那里的主要牲畜,山羊什么都吃,这给斯皮克斯的金刚鹦鹉栖息地造成了重大问题,因为它们非常挑剔。”干旱的卡廷加地区

干旱的卡廷加地区

近年来,巴西为了发展经济,大规模砍伐森林,修建水坝,造成了更加严重的栖息地破坏。在卡廷加有一棵树叫卡拉伊巴。它是季节性落叶树,对小蓝金刚鹦鹉来说非常重要。它们在里面筑巢,也吃它的种子。然而,这种树生长非常缓慢,在-大多数都有200岁和300岁。由于山羊的破坏和人类的开垦,银莲花树的数量在过去50年中没有增加。

此外,小蓝金刚鹦鹉最重要的敌人是非法野生动物贸易。它们美丽可爱的外表让人们热衷于将它们作为宠物饲养,它们的价格也水涨船高,随之而来的捕捉给它们带来了灭绝。因为野生个体受刺激后容易死亡,运输过程中饲养不当也会造成很大损失。根据IUCN红色名录引用的数据,被捕获的个体90%会死亡。也就是说,如果你养了一个野生个体,你身后会有9个同类的尸体。美丽是它们的“原罪”

美丽是他们的“原罪”

1967年,巴西政府,立法禁止诱捕或圈养蓝色小金刚鹦鹉,但这并没有阻止它们的数量急剧减少。1986年,斯皮克斯的野生金刚鹦鹉种群只剩下三只,偷猎者很快就抓到了两只。到1990年,只有一只野生老雄鸟在野外存活。2000年,它的死亡意味着斯皮克斯整个野生金刚鹦鹉种群的灭绝。因为很难彻底调查它的栖息地,所以IUCN是红色的。

名录并未宣告其野外灭绝(EW)。
2016年,有一只小蓝金刚鹦鹉在巴西巴伊亚州的库拉萨被拍到,那里是小蓝的传统栖息地。大家欢呼雀跃“小蓝又回来了”,但自那之后,它没再出现过,这应该是一只逃亡的圈养鸟。
一切为了放归
十年前,“斯皮克斯金刚鹦鹉行动”成立,目的是增加该物种的圈养数量并恢复其自然栖息地,最终促进其在野外的重新引入。位于柏林的珍稀鹦鹉抚育机构(ACTP)负责繁育从世界各地搜集来的圈养斯皮克斯金刚鹦鹉,它们占全球圈养斯皮克斯金刚鹦鹉数量的89%。
要繁育圈养种群,科学家们要面对两大敌人:疾病和近亲繁殖。
由于圈养动物都生活在一起,很容易传染疾病。斯皮克斯小蓝鹦鹉之间,便流行着一种致命的病毒,这种病毒在1978年首次被确认,被称为金刚鹦鹉消瘦综合症。鹦鹉可能在出生时就携带着这种病毒,会感染胃肠道神经,使感染者渐渐消瘦,最终死于饥饿。
幸运的是,科学家发现了携带这种病毒的DNA。所有小蓝都接受了测试,从中分离出了拥有该基因的鹦鹉。在大家的努力下,这个项目取得了巨大成功:繁育的斯皮克斯金刚鹦鹉从2000年的55只,增加到了2020年的261只健康鹦鹉。科学家在研究小蓝

科学家在研究小蓝

但对于繁育来说,这些数量依然太少,尤其是小蓝金刚鹦鹉是一夫一妻制,更容易产生基因退化。因此在过去的几年中,ACTP做了大量研究,最终成功引入人工授精技术。这项技术让之前没有成功繁殖的雄鸟获得了额外的机会,有助于增加下一代鸟儿的遗传多样性。甚至在雌雄比例不均衡的种群中,让一些雌鸟通过基因配对生产出受精的蛋。
最后,为了确保这些鹦鹉有家能回,2018年,时任巴西总统米歇尔·特梅尔签署了一项法令,在巴伊亚州华泽罗和库拉萨市范围内建立斯皮克斯金刚鹦鹉保护区和斯皮克斯金刚鹦鹉环境保护区,面积约有12平方公顷,耗费140万美元。软放归的年轻鹦鹉们,就将在这里学习在野外生活:哪里是觅食和找水的最佳地点、怎么呼朋唤友,以及最重要的——如何躲避捕猎者。小蓝雏鸟

小蓝雏鸟

2020年3月,52只小蓝从柏林抵达巴西。在那之前,它们已经在群居的笼子里居住了几个月,以练习飞行,以及社交。它们都经过精挑细选,飞行能力、社交能力、身体素质都是最棒的,而且,它们也都更会识别捕猎者。
科学家还捕捉了八只野生蓝翅金刚鹦鹉,以帮助小蓝复归自然。这是一种目前仍广泛分布在该地区的小型金刚鹦鹉,与小蓝习性相似。它们也与这八只小蓝金刚鹦鹉一同生活,充当着“老师”的角色。科学家期待,在放归之后,它们依然能与小蓝们组队,继续教导。
对于野化而言,八只鹦鹉太少了。对此,帕斯特解释道,其他所有的野生动物放归项目中,都有放归动物的野生种群整合,但小蓝没有,“选择八只,是因为好统计,也因为万一失败了,损失不会太大”。软放归的鹦鹉们的鸟舍

软放归的鹦鹉们的鸟舍

放归的八只鹦鹉中有五只雌性和三只雄性,都戴有脚环,科学家将通过无线电发射器跟踪它们至少三个月,观察它们每天去哪里、吃什么。由于是软放归,鸟儿们可以随时回到鸟舍中去。晚上,笼门将关闭,以保护在笼中过夜的鹦鹉。鸟舍外还有喂食处,“旱季即将到来,食物将会匮乏。这些喂食处可以在鸟儿还没学会找食物前,确保自己不被饿死”,帕斯特说。
人工喂食将持续一年,这样可以让小蓝金刚鹦鹉经常回到鸟舍,并停留在该区域,而不是越飞越远。科学家希望鸟儿可以留在这片保护区,建立领地,生儿育女。鹦鹉们在鸟舍中

鹦鹉们在鸟舍中

在斯皮克斯金刚鹦鹉在巴西生活的两年里,又有三只小鹦鹉出生,使得目前在巴西的小蓝数量增加到55只。它们中的一部分将继续被圈养在巴西,以保证种群的存活,以及弥补放飞鹦鹉中可能产生的损失。
如果小蓝真的能从此回归野外,那将是里程碑式的事件。因为在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已经野外灭绝的鹦鹉被重新放归过,也许,小蓝将成为第一个。愿它们永远翱翔在家乡。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