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治理社会化:以“社区规划师”引导社区空间治理为例

今日热点 2022-06-23 22:00 15

摘要:在党建引领下,当前城市“空间治理”实现了“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区域性覆盖,突破了条块分割造成的问题孤岛,促进了节点型精细化治理目标的实现。城市治理社会化的重要...

在党建引领下,15天内出售超300亿资产,多家房企忙于卖项目或股份还债当前城市“空间治理”实现了“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区域覆盖,突破了条块分割造成的问题孤岛,促进了节点式精细化治理目标的实现。城市治理社会化的重要作用在于促进社区文化建设,增强社区归属感,充分激发基层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填补过去被忽视的管理“空白”。在上海,在参与“空间治理”的各方中,除了政府和居民,第三方组织的作用越来越显著,正在从早期的“自愿性”向“参与性”转变。

2021年,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组织编写了《新时代上海“人民城市”建设的探索与实践丛书》,其中《像绣花一样管理超大城市——城市管理精细化卷》系统回顾了近年来上海市加强城市管理精细化、推进人民城市建设的探索与实践。本书结合案例,从法制化、规范化、智能化、社会化(四化)四个主要“针法”阐述上海如何开展精细化管理。

在第《社会化奏响城市管理“协奏曲”》章中,编写团队以“党建引领”为核心,从上海基层社区体系建设入手,阐述了群众网络的架构、民生痛点的回应、专业力量的参与等。并通过暑期热线、安装电梯、垃圾分类、社区规划等实际案例,深入分析了社会化在市、区、街(镇)、社区层面实施城市管理精细化的重要性。我们摘录了本章的部分内容,并选取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案例,为读者奉上晚餐。

近年来,随着城市环境的发展变化,城市管理实践中的新问题层出不穷,舆论热点不断。管理架构复杂、权责混乱、行政工作扭曲、管理末端缺位、执行力缺失,这些都表明政府完全领导下的城市管理模式亟待改变。

社会化作为缓解城市管理中各种棘手问题的有效措施之一,在推动城市管理精细化发展和实施中体现在多个方面。一是对基层治理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通过对“小细节”的推敲,突破城市管理的神经,使“自上而下”的设计和构想得以落实;其次,充分调动基层的积极性,激发公众的主动意识,促进管理终端的自我循环;再次,是推动基层政府职能的角色转变,从执行决策的执行者向组织动员的领导者转变,努力激发和协调各种工作主体,使城市管理从粗放管理向关注细节深化,从“初期管理”向“自治”、向“协管”、向“精细管理”演变。

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经过世博会的洗礼,上海有客观条件和现实需求大力推进环境保护、公共卫生、城市规划、城市管理等方面的公众参与,从建立高质量发展的长效机制入手。当时城管部门明确表示“要充分引入社会参与机制。进一步提高社会各界参与城市管理的积极性,倡导社会各界协同管理,引导市民积极参与城市管理”。2010年底发布的《中共上海市委关于制定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号文第23条“加快将世博会经验转化为城市管理的长效机制”,进一步要求不断扩大公众参与。2014年,中共上海市委一号工程《上海社会建设与管理》,经过充分调研,正式明确社会建设与城市管理紧密结合,社会建设和管理的重点在基层社区,大力发展社会组织。

城市管理社会化的中心思想体现了“人”的核心

深化社区治理的行为和效果可以从参与者、运行机制和功能空间三个维度来观察。除了对参与主体和运行机制的深入探讨,“功能空间”是反映基层治理成效最直接的载体,也是回应居民需求最实际的平台。从功能空间的角度看社区治理,可以发现“空间治理”推动城市管理越来越精细化的精彩呈现。其中,第三方服务力量,尤其是社区规划师参与社区建设的案例尤为经典。3354一方面意味着政策环境的改善,为机构的运作带来更多可能;另一方面也说明组织自身的社会服务能力得到了提升,能够承担符合城市发展要求的重要任务。新村的老故事—永嘉新村特展

新村旧事——永嘉新村特展

案例:多方协助提升空间品质——以“社区规划师”引导的社区空间治理为例

“社区规划师”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和70年代的欧美国家。当时,面对战后社区文化落后亟待改善的问题,社区规划师作为沉入社区的专业传播者,推动了包括当地居民在内的多方力量参与城市建设和管理。在中国,深圳于2008年率先实施了社区规划师制度。随后,全国各地根据自身条件和文化特点,对建立该制度进行了独特的尝试。他们的共同点是以“社区”为基本物质单元,以“个人”为基本责任,建立公众与政府的沟通渠道,分析存在的问题,对症下药,实施“微创手术”,细化管理目标。

社区规划师多为长期从事社会治理的专家学者。他们具有预测城市发展、机制建立、效果控制和成果实施的能力,能够为社区层面的规划提供领先的建议。在实施过程中,社区规划师可以联合具有丰富城市建设和管理经验的机构、企业等专业组织,更有利于保证项目实施的专业性。

.png">

社区规划师的身份特征

不同于传统规划师专注于规划设计等前端工作,社区规划师不仅要进行空间的设计和改造,指导项目实施,还要以专业权威引导社区规划中的“民主参与”。社区规划的“民主参与”离不开人际关系的处理,一方面,要走进居民生活,了解居民需求,普及规划知识,沟通居民意愿,保证居民详尽了解社区改造及发展思路,理解社区提升与自身居住品质改善的相关性,启发居民以自身力量参与社区的永续发展;另一方面,要向上层传递、协调基层意见,协助政府部门和实施单位进行技术协调,协助落实相关的社区配套、空间优化等工作。社区规划师的关系处理与职责

社区规划师的关系处理与职责

衡山-复兴历史文化风貌区内的不可移动文物、优秀历史建筑多达千余处。但对于身处其中的居民来说,房屋老旧、公共空间狭小、人口稠密、设施不足等问题严重影响了居住品质。区域内的高安路18弄在
“66梧桐苑”开辟了社区规划师工作站,打造“社区治理客堂间”。驻场社区规划师的工作主要是建立风貌区城市治理展示厅、衡复精细治理研究中心,定期开办风貌区品质提升主题展,举办风貌区精细治理主题交流会,构建参与式的社区治理平台,配合街道对街区的形态、生态、业态、文态实施高水平治理。社区规划师还利用专业优势,定期组织居民代表、沿街商铺、居委会、职能部门以及国有企业、专家团队、代表委员等力量进行研讨,为提升街区品质和精细治理建言献策。并从中挖掘治理达人,使居民从“被动的接受者”转变为“主动的发声者”,社会力量从“游离的边缘”走到“舞台的中央”,传递科学治理的人本精神和人文关怀。
在后期常态、长效治理中,风貌区充分发挥“邻里汇”的议事平台功能,由属地街道牵头,邀请区域单位、沿街商铺、居委会和居民代表共同参与到方案讨论、常态治理等环节中,吸纳以历史风貌爱好者为主的“寻貌啄木鸟”团队等志愿者力量,发现问题,提出建议,将治理程序前移,让使用者参与决策,提升群众的参与感和获得感。
贵州西里弄的社区规划师在系列化建设成果形成时,制定了规范化的维护与管理制度。建设于20世纪20年代的贵州西里弄,曾经属于公共租界,是典型的上海传统里弄社区,仍然保持着较为完整的主次弄格局和典型的石库门特征。整个社区面临物质环境老化严重、产权关系多次变更、人口结构老龄化严重等一系列问题。原先独门独户的设计早已不能满足当下“七十二家房客”的使用需求,六成的住户使用公用厨房,四成的住户无独立卫生间。室内空间狭小逼仄,吃饭、睡觉在一个房间,更别说朋友来坐坐的地方了。居住的质量、生活的尊严都无法保证,哪里还有公共活动的空间,社区的凝聚力也可想而知。
贵州西里弄的“微更新”由街道和居委会牵头组织,社区规划师主导设计与建设。过程中多方面听取居民意见,边施工、边调整,居委会主任说,“怎么能让居民们满意,我们就怎么来”。唯一的原则是:在有限的空间里通过最小干预的方式,进行资源整合、环境改造,形成新格局,带动新功能。三条主弄被改造提升为社区公共客厅,营造出集体性、共享型生活空间,扩大了居民的交流互动场所。规划师团队还根据居民的意愿,在一些闲置、消极空间里注入了“共享”理念,促使里弄及门洞成为共享型的社区生活场所。将原来堆物的活动室改造成共享客厅、共享厨房,打开阁楼形成图书室,户外较为完整的地块规整为中心广场,零散空间用于晾晒。增加公共绿化,美化公共环境。为居民提供生活便利的同时,增进了居民间的沟通。贵州西里弄共享客厅

贵州西里弄共享客厅

“共享”作为一种“纽带”,延伸了社区居民的活动空间,拓展了新的生活模式,在硬件设施的分享中也包含了文化、服务、技术等内容的分享。共享空间、设施的有序使用及维护,取决于共享机制是否能顺利实施。在共享客厅及厨房的使用中,居民们自发形成了自我管理、自我维护的模式。社区书房向居民免费开放,各类书籍来源于社区居民自愿捐赠、企业赞助及社区居委会经费赞助等渠道。贵州西里弄以无处不在的“共享”方式,将公共空间打造成了更具团体性的开放空间。当“微更新”建立起持续参与的机制时,更新与需求的贴合就更精准了。共享机制的发展也促进了共享空间、共享设施的使用与维护,增进了社区内的相互联系。请点击这里或者扫码购买,了解上海城市管理精细化的国家安全教育日电话探索之路: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