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观察|“房票”应是选择,而不能是限制

今日热点 2022-06-23 22:00 14

摘要:最近,“房票”作为一种安置方式再现江湖,目前至少20多个城市正在探索各自的“房票”政策。不同于计划经济时的配额制“票证”,目前各地试点的“房票”是一种权益凭证,...

最近,深圳市场环境指数全国第一 营商环境改善能力普遍高于其他地区“房票”作为一种安置方式重新出现。目前,至少有20个城市正在探索自己的“房票”政策。

与计划经济时期的配额制“票”不同,目前各地试点的“房票”是一种权益凭证。通常在拆迁安置或者人才安置方面,通过量化被征收房屋来确定需要支付的货币对价,或者由相关部门设定人才住房优惠额度。然后以“房票”的形式发放全部或部分支付对价,已经体现了在规定时间内专款专用的特点。

对于棚户区改造,以前很多地方一般采取集中安置的方式,即征收人对拆迁户的房屋进行货币估价后,承诺搬迁对价为:在同一地点为拆迁户提供多套安置房,并支付一定的货币补偿。对于人才住房,以前的做法是建设人才公寓和人才小区,直接以真实住房的使用权或所有权支付。

“房票”出台后,拆迁户和人才可以凭“房票”进入所在区域的住房市场,选择购买自己满意的住房。总的来说,这将导致双赢局面:

对于拆迁户、人才等权利人来说,“房票”为他们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不必只选择特定地点的房源。显然选择的自由度提高了,权利人买到想要的概率就大了。

对于政府,本地来说,“房票”将增加对拆迁户和人才的吸引力,降低搬迁难度,提高棚户区改造效率。同时有助于降低棚户区改造成本。“房票”本质上是一种产权交换的凭证。房票用于拆迁时,当地政府等有关方面暂时不用融更多的资金给拆迁户和人才支付交易对价。

一般来说,各地的棚户区改造主要由第三方进行。第三方与被拆迁对象协商,确定对价,将原土地变为耕地,然后交给当地政府拍卖。显然,棚户区改造涉及多方,尤其是第三方需要大量的垫付资金。在交易,市场,服务涉及的环节越多,成本越高,这实际上提高了棚户区改造的成本。“房票”的推出将有效降低拆迁难度和一些不必要的环节,从而有助于降低拆迁成本。

对于开发商而言,“房票”将提高其设计开发的自由展示空间,开发中无需预留大片安置拆迁户的土地,让其在规划合规的范围内“自由展示”,实现自身收益最大化。

显然,棚户区改造等发放的“房票”不能简单理解为去库存,因为棚户区改造本身也是在增加供给,“房票”只是增加了拆迁户的选择自由。

但是,“房票”充其量是一种对价支付方式,不能是唯一方式。因为“房票”带来的市场自由扩大了购房的选择自由,如果一些地方只提供“房票”加少量的棚户区改造现金补偿,就会剥夺拆迁户选择不买房的自由。所以,“房票”只能是一种选择,而不是限制。

充分发挥“房票”的积极作用,提高市场选择的自由度,需要避免对“房票”的使用场景和规则设置不合理的限制。比如隐性或显性规定“房票”的使用范围,将棚改释放的刚性购房需求变相分流到特定的楼盘和区域,进行变相利益输送。变相利益输送的方式有很多,比如通过限制使用时间,可以将“房票”分流到特定时间出售的楼盘,因为特定时间只能出售某个楼盘,或者通过设置“房票”行使的复杂程度,可以将“房票”限制在

此外,要避免变相降低“房票”购买力、侵害“房票”持有者合法权益的行为。要知道,目前各地房市市场容量有限,“房票”持有者集中入市本身就对市场有影响。

总之,目前的“房票”在市场上具有提高交易自由度和交易灵活性的特点,也存在人为操作和干预市场的空间。趋利避害的关键是通过一个开放式的话题,设置吴亦凡的监狱生活,让所有利益相关者都参与到“房票”使用规则的设计中来,让“房票”成为市场上公平自由的交易的助推器,成为市场上交易效率的润滑剂。同时必须明确,“房票”只是一种选择,而不是唯一。人们可以选择全额货币对价,从而给予权利人选择不买房的自由。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