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和党中期选举将掀起“红色浪潮”?或许还差“一口气”

今日热点 2022-06-23 21:56 14

摘要:近期,综合美国各民意调查数据显示,共和党将在2022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处于领先地位。据民主党的一个选举组织——“美国优先”(PrioritiesUSA)6月...

近日,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王辰寄语毕业生:应有专业之尊和济世之为根据美国民意调查综合数据,共和党将在2022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领先。民主党的选举组织——“优先美国”(Priorities USA)6月初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在摇摆州的“有说服力的选民”中,共和党的支持率超过了民主党,摇摆州的“有说服力的选民”和11月可能不会投票的选民中有44%支持共和党。上述中间选民中,民主党支持率仅为41%,上海新增两个本地选民。NPR、PBS和Marist在4月底联合进行的全国民意调查显示,共和党的支持率为47%,而民主党仅为44%。鉴于上述民调结果,美国杂志《政客》预测,共和党将在11月国会中期选举中掀起红色浪潮,控制参众两院。

共和党能否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掀起红色浪潮?诚然,共和党的经济议题和反拜登的选举策略比民主党更吸引选民,但最终赢得郊区选民的支持是掀起红色浪潮并取得胜利的重要挑战。

被经济问题吸引的少数民族

共和党在如何利用经济问题赢得更多选民支持方面一直有成功的经验。在2020年的总统大选中,由于特朗普利用经济问题,特朗普在少数族裔,特别是拉美裔选民中的支持率是上升,在高通胀成为美国主要问题的当下,经济问题尤为重要。

根据ABC新闻/益普索民意调查6月3日和4日在-,进行的全国民意调查,83%的选民认为经济问题极其重要。在此背景下,共和党重视经济的选举策略无疑有助于赢得更多选民的支持,其中包括大量拉美裔选民。尽管拉美裔选民支持民主党是主流趋势,但自2020年大选以来,民主党一直面临拉美裔选民的流失。

拉美裔选民支持共和党,一方面是因为政治和外交原因,比如古巴移民一贯支持共和党,另一方面是因为共和党的经济政策,比如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中的政策,吸引了大量中南美洲的难民。脱离民主党的拉美裔选民选择支持共和党主要是出于经济原因。

在2022年的国会中期选举中,拉美裔选民越来越关注通货膨胀、高油价、社会犯罪和其他经济问题。尽管高通胀问题是关注选民普遍面临的问题,但它对拉美裔选民尤为重要。因为拉美裔选民的家庭收入中位数较低,通货膨胀的经济压力较大。许多拉美裔选民不满拜登政府在振兴美国经济方面的表现,因此他们选择支持共和党。

根据NPR/PBS newshour/Marist Poll在4月底进行的一项全国性民调,只有33%的拉美裔选民支持拜登处理经济问题的表现,但60%的拉美裔选民不支持。民调还显示,如果立即举行选举,52%的拉美裔选民支持共和党,只有39%的拉美裔选民支持民主党。拉美裔选民的投票倾向会对一些拉美裔选民较多的选区产生重要影响,如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加州中央峡谷等。

无独有偶,出于同样的原因,越来越多的非洲裔选民选择支持共和党。同样,根据NPR/PBS newshour/Marist Poll民调,非裔美国人对民主党的支持率从2021年11月下降的56%上升到2022年3月的35%;在同一时期,他们对共和党的支持率从上升的12%上升到27%。

越来越多的中间选民转向了共和党。

在当前美国政治高度极化的背景下,两党的基本基础处于固定态势,比如民主党选民多数是少数族裔和年轻人;共和党选民大多是白人和老年人。为此,两党竞选的关键是争夺中间选民。在2022年11月的国会中期选举中,越来越多的中间选民选择支持共和党

中间选民之所以倾向于支持共和党,与拜登执政表现不佳密切相关。拜登上任第一年并不出彩,尤其是在边境危机上,显示出拜登的执政能力不足,很多中间选民对拜登表现出失望。美国民调公司约翰佐格比策略(John Zogby Strategies)2021年12月的全国民调数据显示,45%的中间选民希望共和党控制国会,只有27%的中间选民支持民主党控制国会,另有28%的中间选民尚未决定支持哪个政党。

支持共和党的中间选民认为,拜登第一年在处理阿富汗撤军后的混乱、新冠肺炎的新紧张局势和通货膨胀方面表现不佳,随后他对民主党的执政能力极度失望。因此,拜登的支持率一直在下降。根据NPR/PBS newshour/Marist Poll的调查,拜登的支持率从2022年3月在下降的47%上升到4月底的41%,而他的反对率从上升的50%上升到51%。上升的反对率表明,民主党的中间选民正在流失,其中一些人已经转而支持共和党。

根据美国盖洛普研究,如果拜登之前的6任总统在执政初期的支持率低于50%,他的政党将在国会中期选举中失去大量众议院席位。尽管特朗普的支持率在2018年4月和11月在-,有所上升,但共和党仍在当年11月的国会中期选举中失去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因此,拜登目前低支持率的溢出效应对民主党候选人相当不利。

赢得郊区选民的支持对共和党来说是一个挑战。

与民主党相比,共和党在郊区选民中的支持率并不占优势。过去郊区选民以白人为主,但随着少数族裔和年轻人涌向郊区,郊区选民的结构发生了变化。以佐治亚州亚特兰大郊区的格维纳特县为例。1990年郊区白人人口为90%,2017年仅为39%。未来10年,这个县的白人人口可能会达到下降的29%

白人选民的减少对应的是少数族裔和年轻选民的增加,而少数族裔和年轻选民大多支持民主党,在郊区选民的支持率上占有优势。在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和2020年总统选举中,民主党的胜利得益于郊区选民。

的支持。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民主党掀起所谓的“蓝色浪潮”主要是指在郊区获得胜利。
2020年总统大选中,郊区选民对拜登赢得佐治亚州发挥非常重要作用,拜登获得该州55%郊区选民的支持,特朗普的支持率只有43%。特朗普在佐治亚州的失败是共和党在1992年以来在该州遭遇的首次失利,这一结果让共和党政界人士,包括该州的前任参议员都倍感震惊。
2020年大选后,共和党为赢回郊区选民支持进行了反思,共和党选举战略家提出的方案是通过承担“财政责任”的选举战略赢得郊区选民支持,即在选举中更加关注选民的“黄油和面包”问题。在一定程度而言,共和党这种重视发挥比较优势的选举战略可以获得郊区经济收入较低的少数族裔群体支持,但对郊区拥有大学学历的年轻选民而言,要发挥同等作用,则充满困难。
郊区高学历年轻选民更加关注堕胎和枪支管控问题,他们支持堕胎和枪支管控,而共和党反对堕胎、支持拥枪。因此,堕胎和控枪问题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在面临郊区高学历年轻选民时的敏感问题。
为此,得克萨斯州共和党的选举顾问约翰·汤姆斯建议,共和党应该就经济、住房、通货膨胀、汽油、食物短缺等问题与民主党开展辩论,这样就能打败民主党。共和党候选人目前采取的主要策略是尽量不谈或少谈堕胎和枪控问题,而是利用经济议题吸引郊区选民。对拥有大学学历的郊区年轻选民而言,任何二选一的选择都是两难,不同的郊区选区年轻选民的个人情况也有差异。或许对共和党而言,郊区的年轻选民在11月的选举中不参加投票,是最好的结果。
(唐慧云,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