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上海的家政阿姨:备好两个月的核酸证明不断试工中

今日热点 2022-06-23 10:30 18

摘要:上海徐汇区一栋商住楼里,喜鸟家政恢复了往日的接待。临近晌午,气温愈发燥热,家政阿姨们穿梭在数个中介间,往往座椅还没坐热,就去到下一家推简历。6月9日一早,刘晓静...

在上海徐汇区某商住楼,以《梦华录》中的掌柜、厨娘、歌伎,看宋代女性的职业与地位喜鸟家政恢复了之前的接待。临近中午,气温越来越热,家政阿姨穿梭在几家中介之间。往往还没等座位热起来,就去隔壁家推简历了。

6月9日上午,刘晓静从住处出来,在喜鸟家政等待视频面试。50岁的她面容清瘦,充满朝气,看起来像40多岁。

本来她觉得自己很幸运,得到了面试机会。但等了很久,视频电话还没来,只好“先回去做饭,下午再来。”等工的刘晓静。本文图片均为今日热点记者 邓玲玮 图

等待刘晓静。本文图片均来自今日热点记者邓。

刘晓静住在快乐小鸟家政的楼上,这是另一家中介机构为家政阿姨安排的宿舍。住在那层楼的几个阿姨没有收到订单。她和留守的阿姨有一张闲置的按摩床,住宿也相当宽松。

受疫情影响,家政行业接单成功率比较低。一方面,国内大妈的面试材料偏软,就业门槛变高,有些住店大妈需要拉两个月的核酸证书。另一方面,家政服务人员缺口变大,接单率好的中介表示“缺少合适人选”、“没有阿姨接单”。

留在上海的家庭主妇只能自己找出路。在做兼职的时候,刘晓静一直在面试长工。6月22日,她再次获得了一次试工机会。对于刘晓静来说,“门槛高”并不可怕,只是难以储备更多的技能,提高审判工作的成功率。

准备证件,拉核酸证两个月。

一有面试机会,刘晓静就把各种文件放在她面前。她要提供给客户的资料有身份证、照片、护士证、绿码、简历等。刘晓静说,现在我工作了,有些客户甚至需要我阿姨拉两个月的核酸证明。

6月10日,上海市家庭服务业协会发布了家政行业复工指引。该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自6月1日零时起,家政服务人员需持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方可上岗。

刘晓静打开手机,刷了刷他两个月的核酸证书和标书。她看别人面试的时候,翻了翻一张图上的核酸证书。她找人帮忙,把核酸证书截图了三四遍,做了一张成长图。

工作门槛高的客户,通常要确认阿姨是否有传染病。尤其是带宝宝,阿姨需要提供护士证、母婴护理证、健康证。三针疫苗确认没有乙肝、幽门螺杆菌、艾滋病、肺结核等。也是检查选项。

“有了这些,客户就会和你视频。”顾的中介胡友贤对此深有感触。大多数客户需要幽门螺杆菌和乙肝的检测证明.但是,阿姨想知道客户的健康状况是不现实的。喜鸟家政负责人于学勤直言,比登天还难。“关键是要,不给”。

疫情下的面试更严格。6月19日,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第216场新闻发布会通报,当地一名无症状感染者为家政服务人员。

当事人和阿姨都担心对方生病。中介在其中协调,总希望双方自己做个底:有没有被感染,有没有去过收容所,周围人的状况.一些中介直言不讳。“上海的一些阿姨,有的去过收容所或者隔离酒店,一时找不到工作。有小孩和老人的顾客会更忌讳。”

胡仙也有类似的感觉。停业期间,有中介打电话给中介安排护工。中介找到一位阿姨,明确告诉她“可能有感染的风险”。这位阿姨第一个月去照顾她没有任何麻烦,然后她在照顾一名阳性o型血患者时被感染

6月9日,在Xi小鸟客房部等了一个上午,刘晓静没有等到上班的电话,于是于雪琴给她推荐了一份兼职,打扫卫生一小时的费用是40元。

疫情之下,家政人员上班受阻,家政行业并没有进入中介所期望的“成熟期”。刘晓静增添了许多麻烦。“文件很多,但还是没有落地。”

经过几天的试验,疫情得到了密封和控制。

疫情期间,刘晓静曾经有一份家政工作。

2月26日,她从老家江苏启东来到上海。当时她穿着厚厚的衣服,去一个客户家里试工。没几天她就被封杀了。

刘晓静只在顾客家附近买了几个菜。关门前,他最后一次买了生菜、胡萝卜和两个丝瓜。之后,他就不能离开这个社区了。她记得那次买菜花了二三十块钱,却被当事人家的老太太告知“买这么高档的菜”。

在客户家里,她要照顾老太太70多岁患帕金森症的老伴。每天,刘晓静帮助老人吃药、小便、洗手、睡觉、做家务和做饭。

封锁期间,刘晓静更加繁忙。她想在群里买菜,老人的女儿不在身边,只能远程帮忙买。刘晓静说,她买的花卷八元一包,太小了,她一个人吃不饱,吃两个就太多了。

时间长了,刘晓静觉得营养不良,于是他买了面包和四包牛肉来补身体。有一次,她去帮男主人。她站不稳,四肢颤抖,感觉喘不过气来。她打120急救。这个订单,她一直干到5月底。

5月23日,刘晓静决定离开他客户的社区,并被告知签署一份承诺书,承诺不再回来。刘晓静签了字,联系了他认识的家政代理,听说宿舍还在封锁中,他别无选择,只能呆在外面。她正在和社区里的收垃圾的人说话。

时,听说缺人手,就跟着扫马路、收纸壳子,“委屈几天,过几天就可以出去了”。
刘晓静暂时住到了小区一处地下室,仅过了一天,业委会就让她回客户家。刘晓静不愿意,在门卫岗亭外待着,门卫见她可怜,就让她过了晚上11点睡在帐篷下。白天,这里是取快递处,晚上,垫上纸壳子就睡下了。下雨天,帐篷被敲打得厉害。临近入夏,蚊子“嗡嗡声”让她难以入眠,一夜间,她发现自己变成了流浪者。
5月的最后几天,小区附近包子铺开店了,加上清洁工给她的水果和面包上海廉租房,刘晓静在小区门口度过8天,回到中介提供的住处。
先做钟点工,频繁面试再度试工
6月初,上海家政行业缺阿姨和订单少的情况愈加突出,试工的不确定性也有所增加。胡有仙的中介模式主要是老客户介绍,成功率尚可,但症结在于“缺合适人选”“没阿姨接单”。
余雪琴的喜鸟家政成功率则低不少,“往年成功率80%多,现在20%都算是好的。” 余雪琴说,她接了14个单子仅成功4个,单子量少,她就把推广平台关了,每天点击量三四百,要消耗三四百元,她承受不起。中介给阿姨提供的上下铺。

中介给阿姨提供的上下铺。

刘晓静把从网上看到的符合预期的单子选出来,加中介微信沟通,推资料,寻找面试机会。近期家政阿姨走了一些,她和另一个阿姨一人一张闲置按摩床,住宿宽松不少。
6月中旬,刘晓静看到了一丝希望。有客户想面试她,这家人有个两岁宝宝,希望阿姨晚上尽量不要起床上厕所,因为宝宝晚上睡觉容易被惊醒。上工前,刘晓静跟余雪琴学了不少育儿“土方法”。不过,这份长期的“单子”还是没有接到,她被告知年龄偏大。
紧接着, 她又接到一份带4岁孩子的试工单。每月工资6000元,时间做六休一。她觉得工资低了点,但也可以先干起来,但很快又卡在了年龄问题。
和她住在一起的家政阿姨很乐观,在上海就尽心找工作。刘晓静有些焦虑,自己来上海是挣钱的,不是花钱的,但现在吃住都要自己付钱。
她想起十年前来上海,当时,客户来到中介机构,阿姨坐一排,客户一眼看过去和哪位阿姨投缘,就安排试一次工。现在,刘晓静上工心切,遇到面试,不管是否能接上单,试工是否成功,体检费是跑不掉的,客户不报销,就硬着头皮自己出。
这段时间,刘晓静接了更多钟点工的单,边赚点钱边寻找机会。6月22日,她终于通过面试,再次前往客户家试工,主要是烧饭、保洁和陪伴客户家里两个孩子。
刘晓静已经习惯了频繁面试。她觉得,工作门槛高不可怕,难在储备更多技能,提高试工成功率。日常生活中,刘晓静拍视频记录生活。

日常生活中,刘晓静拍视频记录生活。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