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圈与古风音乐:赛博年间一场旧风月

今日热点 2022-06-22 17:27 49

摘要:在讲讲“古风圈”的故事前,我想先从它被嘲笑的时刻说起。2012年7月20日,一身白衣,头戴面纱的董贞,出现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演唱曲目为《刀剑如梦》,据董...

在讲“谷凤泉”的故事之前,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发布官方标志管理办法我想先从它被嘲笑的那一刻说起。

2012年7月20日,出现,董振,一身白色,戴着面纱,站在《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歌曲是《刀剑如梦》。根据董振事后的微博,这首歌是节目指定的——《说我的声音可以代表武术》。唱到最后,没有导师转身。《刀剑如梦》是十八年前台湾省武侠电视剧《倚天屠龙记》的片头曲,而董振更喜欢用“夏衔风”来形容他一贯的风格。无论如何,“古风”这个词在此期间并没有出现,但这并不意味着“古风”这个名字不被认可。反而更接近于一种默契:关于“古风乐”如何破圈,如何破戟。

然而,也是在同年年底,古音社莫苗在北京麻雀瓦舍成功举办了六周年音乐会,并于次年在南京成功举办了“金陵秦淮之夜”音乐会。社团成立时以“万有引力古风”为口号,成为迄今为止最大的古风音乐团队。古风音乐社团“墨明棋妙”

古乐社“莫祁鸣苗”

六年前,《盛唐夜唱》诞生了,姬叔为亚文化音乐流派“古乐”吹响了第一声号角。6年后,《万神纪》在Bilbili跨年晚会上被凤凰传奇翻唱,再次破壁。眨眼之间,“古乐”及其亚文化圈“古风圈”已经存在十几年了。

我不记得风雨无阻,我见过花开花落。

—— 《风起天阑》

开篇段落之所以谈到“古乐圈”的一次失败(或者说在主流世界碰壁),是因为“古乐”的诞生动摇了其合法性基础。当然,前提是“合法性”本身很重要。3354那就意味着,在面对主流音乐制作模式的那一刻,必须被打败,甚至是反复被打败。

03010的原曲是台湾省木偶戏《盛唐夜唱》系列第《霹雳》集。歌词与《离魂》无关。而是笔锋一转,描绘出诗人想象中的盛唐景象。很明显,Ediq的作词、翻唱、再创作都没有得到授权。更明显的是这种行为没有被著作权人追究的原因:网络消息不畅通,地理位置被屏蔽,当时名声不够响亮,最(也许是想象中的)避死理由是没有在任何商业活动中使用过。

随后的几年,无数歌曲被填词和翻唱,大多来自东亚ACGN插曲或以粤语歌为代表的流行歌曲。即使近年来,随着版权意识的提高,很多歌曲的主创开始接触早年作词、翻唱歌曲的原创词曲作者,试图获得授权,但相关争议一直没有停止。

几乎在歌词和翻唱歌曲兴起的同时,原创尝试也同时兴起。然而,即使走上原创之路,或者狭义地免除了“非商业”的标签,古乐依然引起争议:创作者和听者都力求“用歌词诠释古人的情感,表达其内心世界”,在创作中大量运用古典意象和修辞。然而,流行歌曲或海外ACGN作品的广泛挪用,必然会使这种试图还原过去不为人知的3354至少是不正当的。

另一方面,“辞藻堆砌”已经成为对古代音乐尤其是歌词的普遍批评。2018年《霹雳》发表《新周刊》 [1],随后在微信官方账号被《没说错啊,这些古风歌词就是胡编乱造》、《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转载。

而事实上,古乐所面临的争议,恰恰在某种意义上显示了其深刻的“同道”本质,以至于多年后,回过头来看那些批判和自我辩护,感觉就像是来自朋友的莫名惊喜。

“粉丝”这个词现在通常被定义为“基于已经形成的文本(通常是流行文化文本)并借鉴原著现有人物、关系、基本故事情节和世界观的二次创作。”[2]就古乐而言,“范”的性质,除了具有强烈的二次创作色彩外,还有另一层含义,那就是追溯其本义:志趣相投的人创作并发表非商业性质的作品。

如前所述,很多用于歌词翻唱的原创歌曲,大多来自东亚的二次元亚文化。其实很大一部分资源来自于被统称为“国产三剑”的一系列武侠或仙侠游戏。值得注意的是,在提供原创音乐的时候,这些游戏本身就提供了大量的古代音乐叙事资源。

从2005年开始,歌手YoYo在分贝网上发表了一系列的翻唱作品3354,歌词来自《中国新闻周刊》 《天之痕》和其他游戏插曲。甚至早在2003年,《仙剑奇侠传三》的发行商环球之星就曾举办过“护剑、仙歌、童话”的活动,邀请粉丝为游戏主题曲[3]作词,为《仙剑奇侠传》的发售造势。但活动结束后选手的歌词和翻唱歌曲还在继续(其实活动只持续了20天)。此后,它成为-仙侠这类武侠游戏的民间传统,并成为游戏叙事的补充。网络游戏《剑侠情缘网络版叁》

网络游戏《仙剑奇侠传三》

2009年,网络游戏《剑侠情缘网络版叁》(以下简称《剑侠情缘网络版叁》)发布。此后《剑三》 《巴蜀风云》等资料片陆续发售,成为2014年前后国内最著名的网游之一。随着剑三的流行,基于游戏世界观、剧情或人物设定的古扇音乐犹如井喷。——不仅基于游戏背景(大唐),还基于游戏系统以及基于游戏系统的玩家关系(如师徒、爱情等。)

,抑或是游移于二者之间。
譬如,《皈依》,是基于游戏内的门派设定,书写女侠与僧人间的爱而不得,而《眉间雪》,则是着力于游戏玩家群体的悲欢离合。在《剑三》同人文化的版图上,古风音乐的占比甚至不亚于小说和插画。
是你吻开笔墨,染我眼角珠泪,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锦鲤抄》
古风音乐在同人文化中的重要性,源于它在诞生初便天然具有的叙事冲动。
以《盛唐夜唱》为例,创作者创造性地在游戏前奏中配合节奏加入八句说唱:
“龙膏酒我醉一醉,把葡萄美酒夜光杯,颁赐群臣品其味,金鼎烹羊记得添肉桂;胡姬酒肆灯花泪,以黄金销尽一宿魅;雾雨轻挠美人背,赏丝竹罗衣舞纷飞……”
在间奏中,也存在类似的处理:
“裴旻将军舞剑器,划惊堂一虹动天地;豪卷添墨长安曲,将狂草一笔指张旭……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4]
这数句固然可以视作等闲“Verse”——如果在此沿用一些嘻哈音乐概念——但更重要的是,作者创造性地开辟了古风音乐中独特的叙事范式和空间:念白。
这一命名,来自中国传统戏曲中的独白或对话,为一种介乎口白和唱腔之间的表演方式。(毫无疑问,如果追根究底,古风音乐中的“念白”本质当更接近于京剧中的“口白”。)这一形式的出现,使创作者可以在不必配合旋律的情况下,直接在乐段中或乐段前加入由歌手或其他配音演员吟诵的“台词”,从而增强歌曲的叙事功能。
“念白”一出,则“剧情歌”油然而生:借助穿插乃至深嵌于唱段之间的台词念白,“剧情歌”将古风音乐的叙事冲动推向顶峰。其面目宛如一出微型广播剧(并且自带主题曲),旨在在一首歌的容量之内,叙述出一个故事的起承转合全貌。同为Ediq创作的《枯叶之蝶》,便出现了视角为“说书人”的念白,交代了歌曲内的故事背景:
“写书人:我写完这个故事已经三年,枯叶却再也没有回来过,今年端阳,又是我陪她烂醉在酒窖,我不知道她还会在这城门守多久,我只知道,那天晚上我烧了一本写了三年的书。”[5]
与此同时,这种叙事冲动自然而然溢出了剧情歌的框架,成为古风音乐有别于其他歌曲派别的重要特征之一。毕竟,囿于技术和人力的限制,并非所有的古风音乐都有余力采用“念白+歌曲”的呈现方式。
即使剥离念白,许多古风音乐的叙事向度依然根深蒂固。几乎可以说,这一本能根植于古风音乐诞生伊始——显然这与其“游戏同人”的出身不无关系。“文案”便是叙事冲动的另一重肉身。在古风音乐圈,“文案”固然可以用于表达创作灵感,但多数创作者,更乐于在“文案”中,隆重地叙述歌曲故事背景。个中代表,当为2008年发布,由墨明棋妙出品,河图演唱的《倾尽天下》。词作者Finale虚构了一个王朝——“大周”,虚构了“周帝白炎”“前朝敬帝”及“前朝贵妃朱砂”三位角色。文案中写道:
周帝白炎死在称帝十载后的一个雪夜。
这个草莽出身的皇帝不喜奢华,逼宫夺位后便废弃了前朝敬帝所建的华美宫室,而每夜宿在帝宫内的九龙塔,死时亦盘膝在塔顶石室几案前的蒲团上,正对着壁上一幅画像。
倘有历过前朝的宫女在,定会认出,那画上艳色无双的女子,正是前朝敬帝所封的最后一位贵妃。
原来在倾国的十年之后,白炎终究追随那人而去。他身后并未留下只言片语。于是所有关于周朝开国皇帝的谜团,都与那悬于九重宝塔之上、隐在七重纱幕背后的画像,一并被掩埋进厚重的史书里。
[6]
相较于这个颇具完成度的故事,诸如“当时缠过红线千匝/一念之差作为人嫁”“到头来算的那一卦/终是为你覆了天下”等歌词,反而更接近于故事的注脚。
有趣的是,古风音乐作者选择“文案”这一载体,正是因为当时登载这些歌曲的音乐网站,有专门的“文案”或“创作灵感”栏目,为听众提供了配合阅读的便利。但在歌曲的传播过程中,文案的脱落无可避免。《倾尽天下》走红不久后,有粉丝基于这首歌曲,剪辑了“严宽X乔振宇”这一CP的同人视频;又有人根据同人视频,创作了名为《倾尽天下,乱世繁华》的原创耽美小说。显然,此时此刻,小说剧情和歌曲剧情已全无关系。
“叙事”既成,古风音乐自然而然开始了“叙世”的尝试。在《倾尽天下》走红后,墨明棋妙推出同名专辑,囊括《风起天阑》《春风一顾》等曲目。每一曲目既可单独成篇,又在剧情上相互勾连。以女将谢婉、公子墨离等人的视角,共同勾勒出“周帝白炎”起兵开国的众生相。而此后《风华录》《大唐红颜赋》《诸子百家》等企划,同样以勾勒一朝一代群像为目的——而在这些“叙世”企划的背后,是无数个集结于这面旗帜下的同好社团。
高吟长歌,笔走龙蛇,动风云为之嬗变颜色
——《风华录》
在讨论“古风音乐”的“叙事-叙世”本能后,让我们回到“古风”这一命名之上。
固然可以顾名思义——“古风”指向一种复古或仿古的审美取向:作曲上五声调式的广泛应用、配器中的箫笛琴筝等乐器选取、歌词中大量取自古代诗词的传统意象,以及“戏腔”这一演唱方式的加入。古琴

古琴

然而,2003年,周杰伦一曲《东风破》,早已扛起了“中国风”音乐风格的大旗,亦即是说,在古风音乐诞生的两年前,它便风靡全国;而时至今日,以综艺《国风美少年》的出现为代表,“国风”一词的指涉,似乎又多多少少与“古风”相重叠。对于同样采用这些元素及创作方式的“中国风”或“国风”,“古风圈”却试图划分出界限。常见的说辞如下:
“中国风的歌词较之古风音乐更加白话。古风歌词很多化用古人诗词,也更注重措辞韵脚。”
“配器方面,中国风相比于“古风”来讲,配中共九大器所使用的西洋乐器或电声乐器所占比例会稍多一点,基本上是一半西洋乐器一半民族乐器;而古风则强调的是民族乐器与电子合成器的使用。”
“中国风涉足娱乐圈,创作者像周杰伦、林俊杰、许嵩等人在娱乐圈音乐圈都有一定的地位,而古风音乐就目前来看还是只在网络上发展。”
[7]
“国风侧重于空间上的‘国’,古风侧重于时间上的‘古’”[8]
显然,这些话语多多少少含有偏颇和绝对之意。然而,此类下定义的企图背后,隐含的是一种“曲高和寡”的想象,以及一种近乎决绝的姿态:“更古雅”“更民族”的背后,指向的是“更草根”和“更小众”——一种对已然成熟的流行音乐工业生产体制的拒斥。
这种所谓“曲高和寡”的想象,反而揭示出另一种,几乎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的“古风圈”本质:并非文青式独守书斋的自娱自乐,而是呼朋唤友地,以最执拗的认真,在赛博部落中撒一场野。
古风音乐的生产,并不以唱片公司或音乐制作人为主导,而是以“社团”或“工作室”为主导:“策划”提供灵感和创意,同时进行人员招募;“词作”与“曲作”合作(或直接对既有作品进行填词)后,交由“歌手”翻唱,在由“后期”混缩后,发布于分贝网、5sing等音乐网站上,同时寻找“美工”为歌曲进行视觉设计。所有这些“工种”,集结为各种“社团”,以QQ群为阵地,交流彼此需求,储存工程文件,宣传歌曲。借助组建成本极低的QQ群,社团式的生产模式,使古风音乐的创作呈现出去中心化的态势。
即使仍有“太太与小透明”的分野(是为任何一个网络同人社群都难以回避),但任何有心的爱好者,都能在群聊中参与共创——至少这不会是一件寂寞的事情。
注释:
[1] 张家明.没说错啊,这些古风歌词就是胡编乱造.新周刊.2018.https://mp.weixin.qq.com/s/FTohy5BiSKYQPq_wKJgTww
[2] 郑熙青.破壁书:网络文化关键词[M].北京:三联书店.2018:63
[3] 参见http://games.sina.com.cn/newgames/2003/07/07253855.shtml
[4] Ediq.盛唐夜唱.网易云音乐.2016.https://music.163.com/#/song?id=81532
[5] 墨明棋妙.枯叶之蝶.网易云音乐.https://music.163.com/#/song?id=366257
[6] Ediq.河图.网易云音乐.2016.https://music.163.com/#/song?id=27571867
[7] 墨落九天.中国风和古风的区别在哪?.搜狐网.2018.https://www.sohu.com/a/285312862_763990
[8] M3小蘑菇.国风=古风吗,还是古风只是国风的一种?.知乎.2018.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4459647/answer/605474809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