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的细节︱从现在起,做正确但不容易的事

今日热点 2022-06-22 17:27 19

摘要:6月21日上午,河北省公安厅发布了唐山寻衅滋事、暴力殴打等案件的警情通报,讲述了案发经过、被害人伤情、犯罪嫌疑人的其他犯罪线索以及对警务人员的处理情况。其中被害...

6月21日上午,深圳用电密度全国超大型城市第一 优化用电营商环境河北省公安厅发布唐山寻衅滋事暴力袭警案件警情通报,对事件经过、被害人伤情、犯罪嫌疑人其他犯罪线索及警员处理情况进行了描述。其中,关注,的伤势引起舆论关注,报道称,两名受害者均为轻伤,他们的伤势有所好转。另外两名受害者受轻伤,不需要住院治疗。

受伤不严重对受害者来说是好事,可以尽快康复走出阴影。但是,很多人都有疑问。从视频上看,几个暴徒对受害人进行殴打,他们开始变得恶毒。他们怎么可能只造成轻伤?鉴定会不会有问题?

一、法定轻伤和重伤

人有这种疑惑很正常。根据我国《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的规定,伤害等级从低到高分为轻伤、轻伤二级、轻伤一级、重伤二级、重伤一级。本标准中的轻伤和重伤与普通人理解的“伤情严重程度”是两个概念。很多法学院的学生在上法医课时最大的感受就是:原来的轻伤一点都不轻,比如颅骨骨折的,骨盆骨折的,都是“严重的结果”。在标准中,他们只属于轻伤,颅内出血也只是轻伤。但是大量的轻伤令人触目惊心,包括肋骨骨折、面部划伤、打掉一颗牙等等。总之,小伤不起。

伤害的结果会直接影响对行为人的处罚结果。我国成立殴打型寻衅滋事罪不要求受害人的伤害结果,但成立故意伤害罪要求伤害结果在轻伤以上。伤害结果为轻伤的,不构成犯罪。这就是为什么罗翔先生一直呼吁增加暴行罪和轻伤的刑期。从量刑上看,轻伤最高判三年,重伤最高判三到十年,重伤最高判死刑,差别很大。

第二,法医专家意见的效力如何?

被害人的伤情不能通过自己的陈述或者证人的证言来确定,而要通过伤情鉴定意见来确定。如果伤情鉴定是假的,肯定会造成司法不公。基于以上原因,我们来讨论一下引发关注的法医意见及相关程序。

一般情况下,如果在侦查阶段需要认定特殊问题,侦查机关可以自行启动。根据前述警方通报,本案伤情鉴定由公安机关启动。侦查阶段的初步鉴定大多由侦查机关的鉴定机构进行,无法鉴定的则交由社会鉴定机构进行鉴定。或许是出于慎重考虑,本案没有委托唐山当地的法医鉴定,而是委托了上海市司法鉴定所。当然,这个鉴定机构是有法医临床鉴定资质的,经常受全国各地公、检、法等机构的委托,办理各种重大、疑难、复杂的案件。

从程序上看,启动鉴定无可挑剔,但不代表这个鉴定意见不能质疑。2012年,我国修订了《刑事诉讼法》,将“专家结论”改为“专家意见”。意图很明显,“结论”会造成误解,公安司法人员会直接依据结论认定事实。但从司法鉴定本身来说,鉴定人提供的并不是一个确定的结论,而只是一个科学的分析判断。在实践中,基于相同的评估数据,不同的评估人员可能得出不同的结果,尤其是那些依靠经验判断的评估事项。

因此,鉴定意见不具有预设的证明力,不因其科学性或权威性而被加持。本案司法鉴定意见也是如此。——号法医鉴定意见并不是判断两名被害人伤情的最终意见。

3.可以重新鉴定吗?

由于不是最终意见,可能会发生重新鉴定,这将突破以前鉴定的局限性,也可能提高ac

切真相,因此,我们通过程序法来建立一种合理的可接受的事实,而这种法律事实,最终将成为判决的依据。
综上,这份法医鉴定意见书,我们可以质疑,但应当尊重,因为它是按照法律规定进行的,而它的科学性和可靠性,未来将由控辩双方于法庭上进行质证,能不能被采信要由法官说了算。
五、做正确而不容易的事
看完唐山打人视频,几乎每个人都是愤怒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其实这时候严格执法反而是妨碍正义实现的,如果没有法律,大可以直接将这群暴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有位网友说,既然轻伤这么轻,那就给他们一顿轻伤吧!这个建议真的还蛮解气的,但是法治是什么呢?法治只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它意味着我们在这个案件里,必须遵守刑事诉讼法的各种规定,该鉴定要鉴定,该辩护要辩护,最终的刑责还按照刑法条文去确认,不能判轻也不能判重。但是,等等,他们打人动手的时候可没有考虑轻重。咱们有必要这么“客气”吗?对他们客气,是不是对被害人的残忍啊?就算把他们算成黑恶势力,也不算冤枉他们吧?但刑事诉讼的一个重要价值就在于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基本权利,因为一旦我们确信他们是坏人,就会情不自禁地予以区别对待。这种双标,可能会妨碍此案中的法治实现。
我认识一位曾经遭遇司法不公的当事人,他朋友圈里写道,希望落网者不管是打架作恶的还是公安系统的,都能得到公正的对待。他担心律师不能介入这样的敏感案件——犯罪嫌疑人得不到有力辩护,就没有公道可言。我同意这种观点,此时此刻,批评罪恶、痛打落水狗是容易的,但我们必须选择走更艰难的路,做正确但不容易的事。如果我们真的想要一个法治社会,就必须从当下的这件事开始。
-----
陈碧,系澎湃特约撰稿人。法治中国,不在宏大的叙事,而在细节的雕琢。在“法治的细节”中,让我们超越结果而明晰法治的脉络。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