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悟无常世,却无惊惧心——和泉式部的爱情和歌

今日热点 2022-06-22 17:27 15

摘要:【编者按】大冈信是日本著名诗人、评论家,他对诗歌、文学、美术、音乐等多个领域皆有涉猎,《日本的诗歌:其骨骼和肌肤》一书辑集于其1994至1995年在法国法兰西学...

【编者按】冈田真司是日本著名诗人、评论家。他涉足诗歌、文学、美术、音乐等领域。《日本的诗歌:其骨骼和肌肤》这本书是他1994年到1995年在法国法兰西学院举办的日本诗歌讲座笔记的集合。它从五个角度论述了日本诗歌的历史和日本古典文学艺术的美学理论,政策“升级” 金融业支持力度“加码”是介绍日本诗歌的经典。本文摘自本书第三章《奈良和平安时代的一流女性歌人们》,今日热点由亚中文化授权发布。

我在上一章讲了“和歌”这个词的意思。“和”字作为一个动词,意思是“要和人声相和”,甚至是用心配合,实现“心心相印,相慰”的意思。后来我指出这是编选歌曲思想的根本原则,并结合纪官《古今和歌集》的序言加以阐述。

“和声歌曲就是这样的东西”和“和声歌曲是非常重要的创作者,她们是女性”3354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人之所以会有回应对方的冲动,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对方是异性。

所以从和歌的原理来说,和歌是没有女人就不能存在的诗。尤其是男性,他们对自己的私人生活留下了许多复杂的预测,因为他们关注的大多是社会问题。这样,这些因素就自动地限制、拖延和修饰了他们直白的情感表达;设计借口来隐藏自己的感情是常见的做法。另一方面,女性的行动被限制在很小的范围内,所以她们的情感表达是痛苦而坦率的。甚至在自省的诚实度上,她们也常常超过男性。

换句话说,女性比男性更适合表达个人情感,创作和声歌曲。尤其是恋爱中,女人因为各种条件不得不认真对待。无论是真挚痛苦的感情,还是抒情的力量,女性的爱情和歌曲一般都远远高于男性的爱情和歌曲。不用说,这是因为他们要承受如此苛刻的条件才能谈恋爱。所以,对于一些才华横溢的女诗人来说,爱情的和歌甚至是她一生的概括或象征。也就是他们的爱情和歌曲是哲学沉思的诗篇。通过全诗部等作品可以看出女子和声歌曲的这一特点。

在平安文化的全盛时期,也就是11世纪初,日本诗歌史上出现了一位才华横溢的女诗人。她是喷泉部门的。

十世纪末到十一世纪上半叶,是日本文学史上一流女作家石家庄新确诊27例的黄金时代。可以说《蜻蛉日记》,第一部现代私小说的作者,是道学大师,《源氏物语》的世界著名作者村上春树,《枕草子》的作者,清少纳言,杂文文学的伟大开创者,《荣华物语》的作者,历史小说的开创者,在爱情诗领域无与伦比的诗人和全史系。

其中除了《蜻蛉日记》的作者,其他几位都是某皇帝后宫的女官。她们和很多男人都有社交和情感上的接触,而且都是才女。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来自中产阶级贵族家庭。也就是说,她们都有因为藤原政权的垄断而失去政治前途的父亲和祖父母,只能在学习、文学、艺术的世界里争取出人头地的机会,从小就受到这样的父亲的精心教育,从而获得了在当时女性中极为罕见的渊博的知识和先进的教育。说起来,藤原以家庭为中心的政治的一个意想不到的副产品是平安时代女性文学的繁荣。

然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条件。在400年的和平王朝中,为什么一个皇帝的时代让出现充满了女性文学?主要原因就是这个不可或缺的条件。

这个条件来自一个皇帝的后宫。在一个天皇时代,日本的后宫制度增加了一个新元素,那就是被称为“一皇二后”的制度。一位皇帝首先立藤原道隆的女儿定子为皇后,不久又立道隆的弟弟道隆的女儿明子为皇后。这两个表妹都是皇后,都是才貌双全的女人。在他们的周围,都聚集了当时的代表人才,各自组成了豪华的后宫沙龙。

定子后宫的中心人物是充满光彩的清邵娜。定子死后,她回忆起在后宫的美好而短暂的时光,写下了著名的散文集《枕草子》。在这部作品中,定子皇后后宫的日常生活在每一个细节上都被生动再现,是平安朝后宫生活的有趣记录。

另一方面,在明子的后宫中,紫式部、池男和何都是活跃的人物。这些女性,各有出众的文采,都以女官的身份侍奉在她们的主人张子身边,真是一派“百花齐放”的繁荣景象。

当然,他们既是朋友,也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但是,如果说竞争关系,就没必要纠结了。最强的是定子后宫和张子后宫。男人经常光顾后宫,所以后宫的事情很快就会通过他们的嘴传开。从这个意义上说,后宫女文学作家的文学成就不仅可以影响人们对其所服务的女主人的判断,还可以影响其父亲的社会和政治声誉。所以,表面上看,他们似乎是在享受后宫的优雅生活,实际上却是在互相激烈竞争。为了写出优秀的文学作品,他们对写作投入了极大的热情,甚至有一种使命感。这种情况只看村上春树《日记》对其他女性作品的尖锐批判就清楚了。这样的环境成为了这批多姿多彩的女性文学作品诞生的原动力。

定子虽然获得了一位皇帝的宠爱,但不幸的是,她年纪轻轻就去世了。她的后宫被解散,她清静直言的生活一落千丈。总的来说,《枕草子》是清颜为了再现过去定子后宫的繁荣景象,在他退宫后不久所写。张子的父亲道隆接替定子的父亲,登上了政权的顶峰,这也得益于定子的早逝。阿基拉所生的王子们很快成为了两个皇帝。从此,道士把权力紧紧握在手中。

正是在这样一个时代,何权部会因为她的爱情生活而成为一个受欢迎的著名女性。

性。
关于她的逸事有很多,我们来讲一件最有名的吧。有一个贵族,从她那里得到了一把扇子。正当他向众人炫耀时,被路过的最高权力者藤原道长一把夺走,在扇子上面随手写下了“多情女的扇子”。这个故事表明了她是一个恋爱经历极其丰富的女子。
我已经多次讲过,在平安时代,因为恋爱的男女不同居,男女在生活环境上的相对独立性较强,所以也可以说是自由恋爱过剩的时代。就是在这样的时代,她还被最高实权者送上了“多情女”(美丽善变的女人)的绰号,说明了她的恋爱是多么引人注目。
道长和侍奉自己女儿的著名歌人和泉式部当然是老相识了。他也曾高度评价她的才能。“多情女”这个用词,不是出于恶意,而是表达了他那带有亲密意味的揶揄之情吧。
这个故事,是道长用符合他最高权力者身份的直率的方式,表达了男人们作为异性对于这位散发着不可思议的魅力、俘获男人心灵的美丽歌人的强烈兴趣。
和泉式部和很多男性有过恋爱关系,这件事通过她留下的和歌就可以知道。当然,她也正式结过婚,之后成为著名歌人的女儿就是那次婚姻的结晶。但是由于和其他男性的亲密交往,她那并非不爱她的丈夫愤然和她离了婚。因为她那时的出轨对象是前一代天皇(冷泉天皇)的皇子为尊亲王,这就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关注了。
下面就介绍一下她的恋爱和歌。
あらざらむこの世のほかの思ひ出に
いまひとたびのあふこともがな
为留此世长回忆
只求与君再相见

这首和歌附有说明写作背景的歌题,内容是“感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送给爱人的歌”。大意如下:
“只想和你再见最后一面,这样等我死后到了那个世界,就能把它当作忆起人世间往事的唯一线索了。”
就是说,这首和歌写的是想象着已经死后的自己,为了能使自己拥有快乐的回忆,而向恋爱对象的男子恳求能够前来见她最后一面的情景。当时由于佛教思想的影响,人们都会想象自己死后的世界,这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习惯。和泉式部却将这种普遍的佛教思想完完全全地颠覆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从本来的佛教的立场来说,对爱欲的执着是理所应当必须早早抛弃的,可是她却热切地希望把这种情感带到死后的世界里去。
もの思へば沢の蛍もわが身より
あくがれ出づる魂かとぞ見る
凝神沉思水边萤
彷徨魂魄四处游

这首和歌也是有故事的。据说她有一次被一个男子抛弃,为了治疗心中伤痛,也为了祈祷男子能回心转意,她独自一人隐居在京都北边深山中的贵船神社里向神祈祷,于是便作了这首和歌。大意如下:
“正在一个人痴痴地出神,突然,水边的萤火虫发出微弱的忽明忽暗的光,从我眼前的河面上飞过。那不就是因为太过向往所以不知身在何处,从我身体里游离出来、到处彷徨的我的魂魄吗?”
看到这样的和歌,我们自然可以想到和泉式部因为太沉溺于爱情,以至于产生了一种幻觉。
しら露も夢もこの世もまぼろしも
たとへていへば久しかりけり
白露、梦境、今世及幻影
皆是长久永存事

这首和歌也有着说明性的歌题。这首歌是赠给曾与她有过梦一般短暂爱情的爱人的。虽然这是一位与她只有过一次短暂相逢的男子,但是从和歌的内容想象一下,就可以知道和泉式部对他的感情非常强烈。她在向他倾诉,那短暂的相逢无论如何也不能满足自己的思念。和歌的大意如下:
“白露、梦境、现世、幻影,所有这些都是虚幻无常的代表意象。可就是这些东西,打个比喻说也都是长久永存的了——如果和我们那转瞬即逝的相逢相比的话。”
“打个比喻说”等逻辑性的表达,原本是基本不可能在以短小精美为理想的和歌中出现的。和泉式部却大胆地运用了这种词语,来追求对于自己爱情更加强烈的表达方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那个从容优雅的爱情和歌才是社交生活中极其重要的润滑油的时代,和泉式部却是以一种轰轰烈烈、无怨无悔的认真和执着,全心投入地爱着。她成为“多情女”,也是因为她正是为了追求理想中的爱情而游离出肉体的灵魂本身。
就以刚才所举的“白露、梦境、现世、幻影”的和歌为例来说,被她呈上如此情真意切的倾诉的男子,究竟给她回赠了一首什么样的和歌呢?因为即便从礼仪上来说,回赠和歌也是必要的。不过,我们可以想象,男子一定是被她执着的热情吓倒,只能随便应付一首和歌就落荒而逃了吧。
实际上,和泉式部的和歌,比起在她生活的平安时代,反而是在其死后的时代逐渐名声鹊起了。与这种倾向相一致的是,她被含有较强国家要素的敕撰和歌集收录的作品,完全不敌直接表现她喜怒哀乐的个人歌集《和泉式部集》。后者在后世得到了极高的评价,拥有世人广泛的喜爱和尊重。
与此相关联,我们不得不提及和泉式部一生中最有影响的恋爱事件。那就是和前面提过的为尊亲王的弟弟敦道亲王之间的爱情。就是说,她先后成为天皇的两位皇子的情人。
仅仅和为尊亲王交往这一个事件,就是一个极大的丑闻了。为此,她的丈夫橘道贞和她离了婚,她的父亲、儒学者大江雅致也宣布和她断绝关系。可是,为尊亲王两年后就染上流行病而死。她悲伤不已,沉浸在痛苦之中不能自拔。这时,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为尊亲王的弟弟敦道亲王。他先是小心翼翼地安慰她,继而笨拙地向她表达了爱意。
据推定,和泉式部比他的哥哥为尊亲王大约年长五岁左右。因此,敦道亲王成为她情人的时候,他大约二十三岁,而她已是三十岁左右了。和泉式部和最初当小孩打发的敦道亲王,不久就陷入了热恋。敦道亲王甚至无法忍受这位在男人中左右逢源的著名女性独居别处,遂不顾世人的眼光,将她拉进自己的府邸和她同居。亲王的原配夫人当然不堪忍受这样的屈辱,于是愤然离开了府邸。
当然,两人的恋情成了震撼都城的爆炸性丑闻。就像是要和这丑闻对抗似的,亲王甚至刻意采取了将和她之间的恋爱大肆宣扬的行动。她最初好像时常有痛苦之感,但是不久就断然超越了心中的纠葛,自己也深深地爱上了这位年轻的皇子。
但是,这是怎样的不幸啊,就是这位眉清目秀的诚实男子敦道亲王,也在他们相恋四年多之后忽染重病而死。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想象得到她的悲叹。她为亲王的死作了一百二十四首挽歌。这些挽歌,就是在数量庞大的她的和歌之中,也形成了一个高峰。这也可以算是日本诗歌史中的一个顶点。
黒髪の乱れも知らず打伏せば
先づ掻き遣りし人ぞ恋しき
不知枕上黑发散
最念轻抚乱发人

平安朝贵族社会的女性的头发,其长度之长是今天的女性无法与之相比的。那一头黑发,平时就寝时都是整整齐齐地理好,静静地堆在枕头的上面。在这首和歌里,那么重要的长发却散乱在被褥上,所以理所当然可以想象这是二人激情过后的情景。和泉式部在歌里吟唱道,深深思念在缠绵之后马上就爱抚自己长发的那个人。正因为是与肉体相关的活生生的记忆,所以对于死者的哀悼之情也就无比深切。
君恋ふる心は千々に砕くれど
一つも失せぬものにぞありける
恋君之心碎千片
片片里有恋君心

从这儿也可以看到和泉式部和歌的特色——富于逻辑性。逝者已去,这颗爱你的心,已经碎成了千万片。可是,每一个碎片中,都包含着我爱你想你的心。所以,对你的爱恋,其实一点都没有失去啊。
捨て果てむと思ふさへこそ悲しけれ
君に馴れにしわが身と思へば
舍身向佛心伤悲
只缘此身为君生

“已经没有再活下去的意义了。可是每当决心要遁入佛门,削发为尼,就会更加悲伤。这是因为,我就要抛弃的这个肉体,正是亲爱的你曾那么爱着的宝贵的身体啊。”
这样的和歌,是同时代无论多么才华横溢的女性诗人,也绝不会写出来的类型。这是充满了自我执着和自我省察的和歌。
就这样,和泉式部的和歌,几乎到达了哲学的领域。
はかなしとまさしく見つる夢の夜を
驚かで寝る我は人かは
已悟无常世
却无惊惧心
夜深即熟睡
吾是人非人?

这首和歌,可以说是刚才讲过的带有哲学意味的作品之一。
“这个世界是虚幻的,我已经亲眼看到了。可是,就是在这样无常的世间,我居然会毫不惊惧,夜里还能熟睡。这样的我还能算是人吗?”
这首和歌的结尾的“我还能算是人吗”这个疑问,实在是痛切之至。在和泉式部内心,有另外一个活在本质世界中的她自身,凝视着在现象世界里生存呼吸的她自身,然后就问道:“那个到了夜晚就会平静入睡的女人究竟还是不是人?”
在十一世纪初就能够创作出如此具有思想性的爱情诗,这样的女性诗人在全世界诗歌史上到底有过几人呢?思考这个问题,真是件兴味盎然的事情。《日本的诗歌:其骨骼和肌肤》,[日]大冈信著,尤海燕译,雅众文化·商务印书馆2022年5月。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