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称当前生育问题核心是年轻人不愿结婚生育,而不是生几个

今日热点 2022-06-22 09:23 17

摘要:“当前我国生育问题的核心是年轻人不愿结婚、生育,而不是生几个小孩的问题,未婚、不婚、拒婚人口的日益增加,很可能会加剧当前中国的低生育风险。”日前,江苏省社会科学...

“目前中国生育问题的核心是年轻人不想结婚生孩子,上海浦东开发恢复堂食备案系统,方便餐饮企业快速申请而不是生几个孩子。未婚、未婚和拒婚人口的不断增加,很可能会加剧我国目前的低生育风险。”

日前,江苏省社科院副研究员、助理研究员撰文指出,下降登记结婚人数多的原因是适婚人口总数是但更重要的是要看到,在中国这样一个“普遍结婚”文化的社会,“剩男剩女”现象正因经济社会发展而不断蔓延。与东亚其他国家相比,虽然中国仍然保持着较低的终身未婚率,但历史数据只代表过去,因此无法推断趋势的未来。作者认为,全世界越来越难敦促育龄人群结婚,“单身社会”越来越流行。东亚社会不同于西方社会,“-嫁给-生孩子”与极度排斥非婚生育的趋势,是分开的。所以一定要注意婚姻难可能诱发的低生育风险。

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积极老龄化公共政策与机制研究”和江苏省社科院“社会学重点学科”的阶段性成果,已于2022年05期《中国青年研究》发表。

文章提到,尽管大众媒体希望通过“凤凰男”和“孔雀女”的悲伤故事提醒大众,选择一个“合适的婚姻”可能更有利于婚后的和谐,但一些“乡下猪拱了城里白菜”的宣言引爆了舆论的痛点——缔结和维持一段跨越城乡、阶层的婚姻有多难。

“现在的高单身率、高离婚率、低生育率的社会现象,并不是年轻人欲望降低造成的,而是他们物质欲望过度膨胀的结果,优先考虑个人需求,在个人欲望无法满足的情况下,不愿意安定下来。婚姻供需的差距被婚姻主体的定位偏差放大,两者结合导致城市男女难以结婚,造成严重的婚姻挤压。”这篇文章指出,高期望值导致的婚姻困难使东亚社会陷入了低生育率的陷阱。

其中,从性别角度来看:

现代社会,虽然两性职业分工不同,收入差距明显,但两性经济独立性大大加强,现代婚姻合作的制度成本过高,存在择偶期望值高的人为壁垒,导致两性相互排斥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男女择偶是一种资源竞争(同性),也是一种资源合作(两性)。当两性不再热衷于合作,而是选择等待犹豫甚至对抗,一方面说明婚育资源竞争过于激烈,部分成员被淘汰;另一方面,“对婚姻和爱情的不平等期待和能力”让青年男女相互拒绝,无奈走向“两败俱伤”。但繁衍仍是人类的底层需求,婚育行为因其鲜明的社会属性,伴随着许多高层次的欲望。在没有被婚姻挤压的情况下,婚姻观念越传统,选择不结婚的可能性越小。但恰恰相反,越是传统的婚姻观念,越有可能选择不结婚。所以,男女婚恋难,可能是传统婚姻观可以保留的一个标志。为终身未婚不孕而战,需要巨大的个人牺牲。

从城市和农村来看:

目前,中国至少有3000万适婚年龄的男性因为娶不到老婆而成为光棍。这些人主要集中在贫困的农村或者偏远的县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很可能会终生未婚,孤独终老。在大城市里,男人和女人互相厌恶,这

在婚姻市场上,男男竞争、女女竞争、男女合作的主流框架并没有改变。男女婚姻的艰难不完全是因为性别冲突,而是因为各自性别领域缺乏竞争力。“欲望与力量”的不匹配导致严重的认知偏差。3360男“光棍”的主因是个人经济实力弱而非女性势利。城市“剩女”问题的解决之道,不是可供选择的优质男生太少,而是自身条件与优质男性不匹配。然而,这些男人和女人不能正确地认识自己。而是在明年五一连续五天把自己婚姻不顺利的原因归咎于对方,以“欲望低”为借口逃避婚育责任。婚姻市场有自己的优胜劣汰机制,不会因为个人的“一厢情愿”和“主动错配”而改变。除了少数家庭条件极其优越的人,大多数“剩男剩女”的最终结局可能是悲观的:一方面,大龄未婚的异性早已成家立业,选择范围日益缩小,逐渐成为无老无所依的困难群体;另一方面,偏远地区的社会底层边缘人群,生活窘迫,无家可归,没有财产,没有前途,更容易成为扰乱社会甚至犯罪的高危人群。

从家庭和社会阶层变化的角度;

进入现代社会,不可能每个人都有白和,但人与人、家庭与家庭之间的差异被彻底放大却是事实。如果两个恋人不能达成共识,不能合作,就会让自己的出身家庭成为博弈的一部分,从而导致天价彩礼婚,违背公序良俗,甚至导致拐卖人口等犯罪。

这篇文章说,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社会各领域也呈现出崭新的发展面貌。受社会阶层分化加剧、贫富差距扩大、性别结构失衡等因素影响,适龄青年结婚难已成为我国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突出社会问题。年轻一代婚恋观念的改变,使得主流独生子女群体普遍面临欲望高涨、支付能力增强的困境。对于处于事业初级阶段或在上升,的“80后”、“90后”来说,新时代的婚姻不仅需要有车有房,而且短期的显性结婚成本很高,长期的隐形成本也在逐渐上升。独生子女一代的养老和医疗成本,让没有一定物质基础的青年男女选择婚姻的难度加大。随着社会观念的进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意识到婚姻是一件“人生大事”。他们任何时候都不应该草率行事,应该谨慎对待。他们应该努力找一个真正适合自己的人,而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用不健康的关系“凑合”。现代社会讲究婚姻自由,尊重婚姻恋爱双方的自主自愿应该是基本原则。但是,个人自由和婚姻责任哪个更重要,只能在生活的艰难和困境中得到升华。

“用西方社会来”

婚育分离’的宽容态度不同,东亚社会极其排斥非婚生育,因此,我国应对当下由婚配困难诱发的低生育风险保持万分警惕。”作者提到,对此,中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提出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把“加强适婚青年婚恋观、家庭观教育引导”作为重中之重是非常有必要的。其指导原则是两性婚姻关系缔结本质是互相欣赏,通过婚后的用心经营来自我实现和彼此成就。婚姻无法追求最优选择,在合适的时机与合适对象做合适的人生转向非常重要,婚育的黄金年龄非常宝贵,择偶的机会窗口稍纵即逝,只有看清自己找准定位才能做出合适的选择。婚姻幸福与否在于婚后两性合作是否融洽,经营是否得力。无休止的筛选,自感不适后频繁切换筛选对象,只会激发不切实际的高期望,自毁良缘。只有当人们不再将庞大的欲望压在婚姻之上,婚姻才能轻装前行,才能真正地实现它的使命:情感与陪伴。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