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驱魔”到说唱曲艺——关于日本漫才的文化探索

今日热点 2022-06-22 09:21 15

摘要:由于脱口秀大会的流行,日本的漫才表演形式,也在中国舞台上有了惊艳的表现。漫才起源于日本平安时代习俗中一种叫万岁「万歳(まんざい)」的贺岁歌舞,镰仓时期传入民间,...

由于脱口秀大会的火爆,浙大宁波理工学院:若“扭扭车”男孩顺利录取将尽力提供关怀日本人才济济的表演也在中国舞台上有了惊艳的表现。满彩起源于日本平安时期的习俗,一种叫做“万岁”的新年歌舞。在镰仓时期传入民间,后逐渐融入舶来的技法、舞蹈、歌唱等艺术,并在日后发展成为具有许多民间艺术元素的全才。本文探讨了曼才的发展及其与中国文化和文物考证的关系。日本早期的万岁表演其实更类似于中国的傩仪。

由于脱口秀大会的火爆,日本人才济济的表演也在中国舞台上有了惊艳的表现。日本漫画家又吉直树的反映漫画家生活的小说《火花》获得第153届芥川奖。它被拍成了电视剧《火花》,而日本导演北野武,一开始也讲了人才二字。图左:年轻时期的北野武,图片来源:网络

左图:年轻时的北野武。图片来源:互联网。

在名网综《脱口秀大会》第四季总决赛中,唯一一组进入总决赛的芒彩组合“食肉动物”垫底,成为总决赛第七名,但这也是芒彩获得的脱口秀比赛最好成绩。

才入团两年的《食肉动物》从沙发上直接走上舞台,也是通过网上搜索《三明治人》、《东方电台》、《千鸟》等日本著名漫画团体的视频等up观察学习,翻译的漫画表演视频的方式。中国漫才演员晃晃与大木,他们的组合叫做“肉食动物” 图片来源:网络

中国艺人党党和大木,他们的组合被称为“食肉动物”图片来源:互联网

在当代中国,相声和小品被公认为是雅俗共赏的艺术形式,而日本的喜剧天才却总是被认为是对中国相声的模仿。但其实漫画天赋起源于日本平安时期的一首名为《万岁》的新年歌舞,是在镰仓时代传入民间的。让人好奇的是它和相声有什么不同,从传统的曲艺变成了一种只靠语言创造价值的艺术形式,而且流传很广。日本传统万岁表演 图片来源:网络

日本传统表演万岁。图片来源:互联网

根据考史,万岁礼最早流行于关西,也是两人一组,挨家挨户。有才华的男演员穿着黑纱和长袍。对屋里的人说了吉祥话后,其中一个人击鼓,另一个人拿着折扇,跟着鼓声又跳又唱。这是最初的万岁仪式。这个仪式的目的是驱魔。

这些表演通常以地名和艺术形式开头,如《尾张万岁》 《三曲万岁》。随着万岁礼的扩大和发展,歌舞形式中逐渐加入了许多滑稽的语言,可以看作是现代人才发展的雏形。后来,在明治时期,万岁被改名为“万彩”().吴(本名西本作纪)西本作纪(人)

日本传统表演万岁。图片来源:互联网

昭和初期,经常使用“万才”、“万岁”的称谓。一方面由吉本工业公司公开征集并命名。后来受《连环画》、《漫画()》的启发,把“万彩”和“连环画”、“漫谈”的“芒”结合起来,只用汉字来表达。赵初最受欢迎的搭档组合是横山“”和花翎绫子“”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互联网

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相声和相声在艺术表现上有很大的区别。相声里,豆豆和豆豆的角色很不一样。豆豆在表演中的台词比豆豆多得多,而豆豆一般都是作为对豆豆的话语、玩笑、包袱的简单回应,比如“对”和“错”。但是,在曼彩,我们并不是只能在起吐槽作用的嘴里听到“对”和“错”。在芒菜里,负责吐痰的芒菜老师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相声不调侃也能顺利演出,那么芒彩就没有吐槽服务了,可能会有趣一半,因为吐槽服务也是推动整个演出不可或缺的角色。很多时候,吐槽服务承担了整个演出的负担,大大增加了段子的笑点,与整个演出相得益彰。正因如此,傻子服务和吐槽服务之间必须有默契,吐槽服务要自然流畅地使用傻子服务的负担,并且

且要花大力气在神情、动作,和反应力表现的锻炼之上,以使整个表演天衣无缝行云流水。也是一部分由于这个原因,使漫才整体表演不能出太大破绽,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艺人的张力、表现力、爆发力,全部溅射在观众的眼睛里。这就是为什么优秀的漫才时间很短,表演速度很快,却能让场上的笑声此起彼伏,一秒接着一秒。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区别于现代相声,漫才有着自己独立曲折的历史沿革,在表演形式上也迥然有别,所以不能把它与相声等同看待,更不能认为它是对中国相声的模仿。
然而,不能因此而绝对地否定日本漫才历史上与中国艺术文化的联系。就目前而言,受日本史料的局限,国内对日本漫才艺术沿革的研究少之又少,有很多问题还是很值得我们去生发探索。比如,有学者认为,漫才的“吐槽役/太夫(たゆう)”与“装傻役/才蔵(さいぞう)”一个正经地说胡话,一个荒唐地搞笑,与唐代开始流行的参军戏的角色分工和表演服色十分相似。参军戏由“参军”和“苍鹘”两个角色演出,“苍鹘”负责一本正经的装傻,戏弄参军,面部被化妆成小丑,到了宋金时期,杂剧中的贴净角色,更是不仅面部化妆成为小丑,而且头上“裹一顶油油腻腻旧头巾, 穿一领邋邋遢遢泼戏袄”。唐代绿釉参军戏俑 国家博物馆 图片来源:网络

唐代绿釉参军戏俑 国家博物馆 图片来源:网络

而“参军”是被戏弄者孟晚舟航班即将降落,头戴官帽,身穿宽大服饰。与早期漫才表演中头戴乌纱帽,身着大礼服,拿着扇子跳舞的艺人头目“太夫(たいふ)”的扮相类似。唐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穆泰墓出土彩绘陶塑人物,一说为参军戏俑

唐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穆泰墓出土彩绘陶塑人物,一说为参军戏俑

同时,在漫才中常常有吐槽役用扇子打装傻役的头的桥段,这与参军戏及宋金杂剧中的“打诨”也不谋而合,另外,日本漫才的雏形万岁表演,其肇始的时间,也正是日本平安时代,相当于中国中晚唐到南宋的这一段时间坐标。这种观点不失成为一种很好的探索形式。
当然,万岁表演开始的时候,其性质只是一种口说吉利话的简单歌舞形式,目的也只是驱魔。这种表演在镰仓、室町时代称作千秋万岁,所以,它与参军戏的路数,至少表面上还是不同的。
万岁表演具有几个特点,一个是逐户去说千秋万岁吉祥话,二是性质是驱魔,三是伴随舞蹈击鼓持扇等表演要素,四是有一个发展演变的过程。
从这个角度去观察,日本早期的万岁表演,其实更类似中国的傩仪。中国的傩仪起源非常之早,《论语》《礼记》中就记载了周代的傩仪,宋代高承《事务纪原》中就称周时岁终的“索室逐疫”是“驱傩之始”。民间驱傩的时候,既要“击鼓大呼”(见《吕氏春秋》高诱注),到了南北朝,更落实为“细腰鼓”(见《荆楚岁时记》),驱傩也有“舞者”(见宋文天祥《衢州上元记》),过程中也要沿门说吉利话(见光绪《沔阳县志》),旧时路岐上门所说的吉祥话,就是对着人家的儿子喊“太子千秋岁”。跟万才的千秋万岁非常类似。
由此可见,每逢新年,逐室祛疫,击鼓歌舞,成了民间傩仪的常见形态,这不仅也正是日本万岁表演中的“驱魔”之意,也与万岁表演中的击鼓、歌舞、说吉利话的要素一一吻合了。号称日本傩戏的能,也是每到新年,就到人家门口唱“天下太平,国土安稳”之类的祝词,和“祝贺新年”之类的祝寿词,并且逐家进行。日本每逢节分(立春前一日),各神社有扮鬼者,口呼“招福驱邪”,跳跃舞蹈,也应是傩仪遗风,可资参考。
早期的严肃的驱傩仪式,逐渐向曲艺歌舞发展,四川犍为地区,驱傩已经有了说唱歌舞形式,傩戏本是百戏之祖,孵化演变出了多种戏曲曲艺形式,而日本的万岁,到明治时代,早期的万岁表演已不单纯是拜年贺词,而是把传统的《三曲万才》和《御殿万岁》融为一体,改称万才,并由艺人园辰于1887年首次作为舞台艺术搬进了剧场。万才改作漫才之后,形式比以前更加丰富多彩。不仅融进了口技、舞蹈、歌唱等艺术,而且出现了戏剧漫才 (相声剧) 、多口漫才 (多口相声)等形式,也就是戏剧化了。宋金杂剧砖雕 装孤色 山西博物院

宋金杂剧砖雕 装孤色 山西博物院

不过,从更为宏观的视野来看,参军戏与此后的宋金杂剧,也与百戏之祖傩戏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王国维在《宋金戏曲考》中,对宋金杂剧中的“竹竿子”做了专门探索,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九“宰执亲王宗室百官入内上寿”条中,也记有“参军色执竹竿子作语,勾小儿队舞”的内容,《梦梁录》卷三“宰执亲王南班百官入内上寿赐宴”条,记录第四盏时,“进御酒,宰臣百官各送酒,歌舞并同前。教乐所伶人,以龙笛腰鼓发诨子。参军色执竹竿拂子,奏俳语口号,祝君寿。杂剧色打和毕,且谓:‘奏罢今年新口号,乐声惊裂一天云。’参军色再致语,勾合大曲舞。”可见,作为宋代杂剧中参军色的“竹竿子”,他的作用就是喊吉祥语,所谓的“祝君寿”,其实也就是千秋万岁之类。没有本质的不同。他的另一个作用,就是勾出舞蹈队。在这点上,与早期日本万岁表演中,一个口颂千秋万岁吉语,另一个击鼓舞蹈的情形,有一种内在的对应。
这种竹竿子通过演变,在宋金杂剧中,存在光杆,鞭形,芴形等,对表演进行着节奏上的控制。在河北武安固义村的傩戏《打黄鬼》中,有一个手拿长竿子的人,就是用竹竿子指挥表演,而他本人,也是一边在唱着,他的装扮,也就是“头戴没翅乌纱(即幞头官帽),身穿红色蟒袍(即宽衣)”。垣曲县坡底村宋金杂剧砖雕  山西博物院

垣曲县坡底村宋金杂剧砖雕  山西博物院

唐保成在《傩戏艺术源流》一书中,深刻地将宋金杂剧中的竹竿子,与傩戏中的霸王鞭做了探源,在各地傩仪中,有的叫做霸王鞭,有的叫做祖师棍,打邪鞭,据清代范兴荣所著《啖影集》卷一中,他记载了在他家乡十二月的乡人傩“跳神”仪式,说是扮神者手持竹鞭,在半路上用鞭击打路人,“举国若狂”,......“主翁肃衣而迓之,谓之‘接财神’。神曰:‘增福增寿!多子多孙!牛马成群!金银满库!’”而北京的霸王鞭又叫做“打连湘”,清代乾隆年间所编的戏曲折子《缀白裘》六集《花鼓》中,有打连湘的情节,其中三个脚色,一个是贴女,以歌舞为主,净扮其夫,手持锣锤,付扮相公,手持扇。
而到了民国时期《戏学汇考》卷八所载的《打花鼓》,其中的剧本绘有附图,其中旦角挎腰鼓,公子持折扇。《打花鼓》图

《打花鼓》图

由此,与傩戏的发展轨迹相同,日本漫才的形式,从早期简练的乞吉祥,到日后丰富多彩的含有诸多曲艺要素的漫才,其大体的走向,也正是如此。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