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大学生求职误涉职场违法犯罪?法治教育应融入就业指导

今日热点 2022-06-22 09:19 37

摘要:前不久,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警方捣毁了一个以刷单返利形式实施诈骗的团伙,抓获103名犯罪嫌疑人。令人震惊的是,其中竟然有多名刚毕业的大学生。然而这并非个例。从诈...

前不久,杭州上城区与中国美术学院合作 打造中国美院课堂公开开放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警方捣毁了一个以刷单返利形式实施诈骗的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03名。令人震惊的是,其中不乏刚毕业的大学生。

然而,这并不是个例。从诈骗犯罪到帮助信息网络犯罪,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到传销犯罪,近年来,一些大学毕业生在找工作时误入歧途,因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而受到法律制裁,实在令人遗憾。

对此,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分析认为,大学毕业生由于社会阅历有限、防范意识薄弱、就业焦虑叠加,容易忽视求职过程中隐藏的法律风险。同时,这种急于就业的心理也给了不法分子欺骗、诱骗甚至强迫毕业生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机会。

专家建议,高校就业部门和毕业生所在部门有必要加强大学生犯罪风险防范教育,提高识别犯罪和就业陷阱的能力,防止部分毕业生“一出校门就进课堂”。同时,对犯罪性质不严重、情节轻微、社会危害性较小,且被告人认罪悔罪,从宽处罚更有利于社会和谐稳定的,依法从宽处理,使从宽处罚名正言顺,同罪并罚。

焦虑忽视风险,求职涉罪并非个例。

大学毕业生找工作犯罪的情况并不少见。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21年7月的一项专项调查显示,2018年1月至2021年5月,湖北法院审理大学生就业求职(实习期间和毕业3年内)案件95件261名被告人。

据调查,涉案团伙或单位往往有意雇佣没有经验、初入职场甚至尚未毕业的大学生。他们通过话术培训、升职加薪,诱导求职大学生以业务员身份招揽客户,成为电信诈骗犯罪链条的底层执行者,作用不大。

2014年至2017年11月,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大学生就业相关犯罪案件58件,涉及大学生158人。

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燕峰也注意到了关注的这一问题。他说,近年来,大学生刚毕业就被追究刑事责任,留下犯罪记录的新闻屡见报端,已成为社会热点问题。

在他看来,这个现象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从外部看,近年来,大学生就业形势普遍不乐观。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很多企业降低成本,精简岗位和费用;另一方面,大学毕业生人数连年增加,突破历史新高。在这种情况下,工作岗位竞争激烈,内耗严重,毕业生选择较少,不愿意轻易放弃工作机会。这就给了不法分子欺骗、诱骗甚至强迫毕业生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机会。

“从个人角度来说,当前网络营造的消费主义和拜金主义对当代年轻人的认知心理影响很大。毕业生对社会是陌生的。他们对自己的能力和社会地位认识不足,人生阅历浅薄,识别能力较弱,但又渴望早日实现自我价值,赚钱回馈家人。在‘工作’中,即使发现单位参与违法犯罪活动,也因为环境恶劣、高薪诱惑等负面影响,或者因为侥幸心理,没有及时制止犯罪行为,而是选择继续参与,导致危害越来越大,最后被追究刑事责任,让人感到非常遗憾。”张燕峰说。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建波认为,这与大学毕业生社会经验有限、意识薄弱有关

据王建波观察,很多案例表明,诈骗组织利用大学毕业生急于找工作的心理,通过网络招聘平台发布职位信息,用看似规范的程序通知面试和录用,以优厚的薪资和广阔的职业发展前景拉拢、诱骗大学毕业生加入。因此,有必要提高警惕。

要坚持预防为主,及时开展法治教育。

受访专家认为,为避免大学生意外卷入职场犯罪,预防为主,高校应对毕业生进行专门的法制教育。

在实践中,一些地方已经采取了积极的行动。近日,浙江省湖州市预防大学生犯罪研究中心揭牌仪式暨联盟成立仪式在湖州师范学院举行。

北师大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黄认为,党中央提出“深入开展法治宣传教育,并将其纳入国民教育体系”。高校是国家教育体系的组成部分,对大学生进行法治宣传教育十分必要。

在黄看来,在对大学生进行法治教育时,从避免大学生违法犯罪的角度出发,刑法应该是法治教育的重中之重,让他们具备必要的法律意识和知识,能够擦亮眼睛,识别违法犯罪,避免误入其中。

“这种法制教育应该融入就业指导工作。高校专门的就业管理指导部门和院系可以在大学生进入最后一个学期后,开展常态化的专题法制教育活动。”黄向建议道。

王建波认为,高校就业部门和毕业生工作的部门加强对大学生犯罪风险的防范教育,提高他们识别违法犯罪和就业陷阱的能力,是非常必要的。“大学毕业生求职,一定要提高风险防范意识;入职后,如果发现自己陷入了诈骗犯罪组织,绝对不能有不咎由自取的侥幸心理。你要尽可能保存证据,及时报案。”

黄认为,除此之外,公安机关和相关司法机关可以就重点领域和行业的犯罪情况及时与社会沟通,特别是与高校就业管理指导部门沟通,共同开展必要的法治宣传教育,避免出现部分毕业生“一出校门就进课堂”的情况。

在张燕峰看来,这个问题需要从多方面来看待。首先,要加大普法宣传力度,筑牢守法底线。要紧盯入学、毕业等关键时期,以普法教育为重点,引导大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强化法纪观念,严守法纪。在实习、求职、就业等关键节点,也要及时开展求职辅导和防范犯罪风险教育,结合真实案例,帮助大学生树立正确的就业观。不能只看薪酬和风险,只看宣传,不看陷阱。

其次,要严格落实监管责任,净化求职环境。相关部门正在严厉打击“

黑中介”、虚假招牌的同时,更要加强对网络招聘平台的监管力度。对于刷单、高薪、兼职客服等重点问题,平台要加强信息审核,建立预警机制,对于异常情况要及时发布警示提醒。
“最后是要从重打击组织犯罪人员,形成有力震慑。对于这些利用网络发布虚假求职信息,专门欺骗大学生的犯罪分子,要从重打击、从严论处,形成高压态势,彰显司法惩治此类犯罪的决心。”张雁峰说。
张雁峰还提醒,作为大学生,一定要掌握一些常见的法律知识,尤其对一些容易触犯的罪名应当有所了解,比如诈骗、职务侵占、虚开发票、开设赌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传销等。同时也要有风险意识,不要只盯着“馅饼”,看不到“陷阱”,对于一些付出很少但收益丰厚的工作一定要谨慎选择,比如一些不规范的理财公司、投资公司、藏品公司、养老项目等。另外,工作后发现有问题可以咨询法律人士或者上网查阅相关知识,感觉不妙及时离职。
落实宽严相济政策,做好感化帮扶教育
苦读十数载,一朝入班房。大学生毕业本可大有作为,却不慎落入犯罪泥潭,人们在惋惜的同时,也提出这样的问题:是否需要从刑法上确立大学生求职涉罪刑事政策,探索构建大学生求职涉罪预防机制?
对此问题,黄晓亮说,对特殊人群,刑法有特殊的刑事政策。而毕业大学生一般都是成年人且经过了高等教育,文化文明素质和法律意识都要比其他群体更高一些,不需要针对毕业大学生的特殊刑事政策。
但他同时也认为,从社会发展、人才培养和使用的角度,可以按照当前的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对大学生做适当的从宽处理。比如,在具体刑事案件中,可以考虑其情节和主观罪过,将少捕慎诉慎押、认罪认罚、立功认定、缓刑适用等,更多地适用于刚毕业大学生犯罪的情况。“在必要的情况下,教育主管部门可以联合最高司法机关、公安部、司法部等联合制发文件,促使社会形成共识。”
在张雁峰看来,对于大学生求职涉罪的问题,要在维护稳定、化解矛盾的前提下,结合法律规定,落实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司法活动中,对于犯罪性质尚不严重,情节较轻和社会危害性较小的犯罪,以及被告人认罪、悔罪,从宽处罚更有利于社会和谐稳定的,依法可以从宽处理,做到宽严有据、罚当其罪。
“侦查立案阶段,要避免客观归罪的问题,重点审查涉案学生主观是否明知存在犯罪,是否被蒙蔽、被欺骗,结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灵活作出处理。审查起诉阶段,要结合当下‘少捕慎诉慎押’的刑事司法政策,对于情节轻微、初次犯罪、在犯罪中作用较小的大学生可以不予逮捕。慎用羁押措施,合理评估大学生的犯罪情况和犯罪后的表现,酌情适用不起诉或暂缓起诉的决定。审判阶段,要充分释放司法善意,考量大学生的主观恶性、悔罪表现、退赔退赃、危害性等问题,从共犯脱离、犯罪中止、自首、立功等情节上进行审查。在罪责刑相适应的前提下,依法尽量作出较轻的判罚。”张雁峰建议道。
张雁峰认为,在执行阶段,要注意对大学生进行心理疏导和感化帮扶教育,在惩罚犯罪的同时注重人权保障,在现有犯罪记录封存等制度的基础上,结合具体案情,讨论适用的空间。谨防服刑学生自暴自弃、因监禁而与他人交叉感染,重返社会后再次犯罪的可能性。
王剑波认为,对于确实是误入诈骗组织,且在实施犯罪过程中幡然悔悟,有犯罪中止情况的,或者在事后有自首等从轻量刑情节的,应该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予以从轻处罚;对于误入诈骗组织后,被利益冲昏头脑,抱有侥幸心理,积极参加诈骗犯罪,甚至成为骨干核心力量的,要坚决予以打击。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