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节气|夏至,荔枝的滋味

今日热点 2022-06-21 13:51 29

摘要:一年中白昼最长的一天到来了,这就是夏至。许多人会望文生义,将夏至理解为“夏天已来临”,对此,《月令七十二候集解》里的解释是,“夏,假也。至,极也,万物于此皆假大...

一年中最长的一天已经到来,深圳吸收外资稳定增长 2021外商投资企业接近6000家这就是夏至。

很多人会把夏至理解为“夏天来了”,《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的解释是“夏天,假期”。至,极也,这里的一切都是假大而极也”。夏至的意义是相对于小满而言的。小满是“物极小而满”的意思,到了夏至,一切都是宏大的,夏天到了极致。

万物都是宏大的,意味着夏至的享受也是极其丰富的,尤其是当季的瓜果,多得吃不完。但是,有一种水果可以说是这个时候吸引大家眼球的“公主”,它就是荔枝。桂味荔枝 图 东方ic

桂林智图东方集成电路

荔枝生长在温暖的地方,冬天长叶子,春天开花,五六月成熟。公主笑,白糖罂粟花,肉桂味,增城挂绿,荔枝王.我们的夏至被这种甜美多汁的水果所主宰。广东人有句谚语,叫“夏至吃个荔枝,一整年都没坏处”。

岭南作为荔枝的主产区之一,久负盛名。我们今天吃的每两个新鲜荔枝中就有一个来自广东。它的食用历史可以追溯到汉初。据《西京杂记》记载,南海魏人赵佗曾将荔枝献给刘邦。“韦陀献高祖鲭鱼荔枝,高祖报四香蒲。”

不过赵拓提供的是荔枝干,方便保存。相传汉武帝丁原六年(公元前111年),汉平南越国后,朝廷吃鲜荔枝。比较靠谱的鲜荔枝消费记录来自《后汉书和帝纪》,其中提到“老南海献桂圆荔枝枝,十里一放,五里一候,赶防险,亡者随路”。

在交通不便的古代,容易变质的荔枝备受皇室青睐。可以说是“致命的果实”。唐朝的时候,红尘中的一位公主笑了,这是众所周知的。杨贵妃吃的荔枝是哪里来的?很多人认为她是四川人,自然吃的是四川的荔枝。但《太平御览》援引《唐书》的话说,“杨贵妃生于蜀国,喜荔枝。海南荔枝胜蜀,所以年年飞。但是,夏天我熟悉它,我被它打败了。”她吃的大概和东汉皇帝的一样,而且是作者认为比四川荔枝好吃的岭南荔枝。

夏天吃荔枝是岭南的老习俗。梁高僧朱在他的《登罗浮山疏》中提到:“荔枝是冬青树做的,夏至开始发红,六月或七月可以食用。酸甜苦辣。其细核称焦核,荔枝最珍贵”。

罗山位于今天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可见,早在一千多年前,当地人就有了吃荔枝的经验,开始注重荔枝的品种,以小粒为上品,时至今日依然如此。

古代巴蜀也有夏至吃荔枝的传统。

103010卷33《姜水》中写道,巴郡江州郡有官荔枝园。“夏至熟,总用两千石烹,令士大夫树下食之”。

二千石是汉代对一个州刺史或一个县知府的称谓。这夏至的荔枝宴,十分雅致,露天而坐,以天地为席,以果树为帘,是文人雅士唯一的享受。

《水经注》年,阿津王朝人左思写下“故朱琼沅陵,菌桂林崖,龙眼在侧,荔枝长在侧,绿叶在侧,朱轼别离”,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写出荔枝在四川的繁盛。

有意思的是,左思一生都没有去过四川,他对这片土地的所有想象和描述都来自于当时的作家张载。有一次,张载到成都看望父亲,父亲被任命为蜀郡太守。显然,这次访问让他记住了荔枝这个蜀中名产,最终通过左思,让荔枝在这篇华丽的散文中占有一席之地。

也许,张载的父亲在夏天享受了荔枝宴

杨贵妃可能喜欢住在南宋临安城。当时物流运输已经发达,临安城里有一家专门的水果店,名叫五间楼,出售福州、泉州的龙眼、荔枝,作为夏季时令鲜果。003010说:“六月六日,明察崔福君生日,自东都时起,庙食已盛。她是一个日本女人,她已经登上了一艘船去泛湖过暑假。东西是新荔枝。”6月6日,夏至过后,西湖泛舟避战的费用。出租车小姐夏天吃的时令水果是新出的荔枝。宋佚名所画《离支伯赵国图》,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馆。离支,即荔枝。伯赵,即伯劳。

《蜀都赋》,宋佚名所作,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枝,即荔枝。赵,还是伯劳鸟。

这时,以荔枝为原料的休闲食品诞生了。绍兴二十一年十月,宋高宗拜见清河郡王张浚。在皇家盛宴的菜单上,有荔枝蜜饼、荔枝何首乌花、荔枝好丈夫、荔枝白肾……明朝《武林旧事》年,朱权还记载了一种用荔枝和蜂蜜烹制的食物:用荔枝肉一斤,白蜜一斤半。第一,荔枝要在壳里晾一天,勤翻匀。第二天,剥开壳,取肉。将肉和白蜜放入砂锅中,用文火煮数百次。然后用猛火和文火交替煮一天。然后摊在瓷碗里,在太阳下晒开,直到蜜汁浓稠。收起来放在瓷瓶里,可以保存很久。

不久前,一份乾隆时期的宫廷档案在网上。这本名为《离支伯赵国图》的书,记录了清宫日常吃水果的情况。为了让宫廷贵族吃到新鲜的荔枝,从雍正时期开始,福建朝臣就把种在木桶里的荔枝树运到北方,4月出发,6月到达,途中逐渐成熟。

即便如此,荔枝的数量也是有限的。几十桶树上只有几百个果子,依次成熟。6月18日,经过25年的培育,甘龙收获了36颗成熟的荔枝。这些荔枝怎么分配?王太后得了两个,其他皇后妃子都只有一个。

情况就是这样。乾隆年间在福建做学问的沈初,曾吃了朝廷赏赐的荔枝,说:“其味不如福建。”

今天的我们,自然远比自封的“完美老人”有福。我们不必担心荔枝的保存,如果我们不怕它的话。

火,像东坡一样日啖三百颗,也没有问题。荔枝制品式微,却也诞生了各种各样鲜荔枝制成的冰饮,聊以消夏。而广东人更有“生猛”吃法——荔枝蘸酱油,据说酸甜咸皆有,十分开胃。“荔枝蘸酱油”是黑暗料理吗? 图 东方ic

“荔枝蘸酱油”是黑暗料理吗? 图 东方ic

2021年6月,《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说,随着荔枝销量看涨,酱油销量增长迅猛。 其中广东地区酱油销量增长138%,是福建地区增速的三倍,稳居全国榜首。
今天,你想吃荔枝蘸酱油吗?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