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节气 | 夏至清凉何所求

今日热点 2022-06-21 13:50 19

摘要:夏至曾经是个大日子,《辽史》称为“朝节”,这日妇人进彩扇,以粉脂囊相互赠送。扇驱暑热,粉脂增香。明代夏至伏日,戴草麻子叶,吃长命菜(马齿苋)。清代夏至有隆重的地...

夏天曾经是个大日子,因身体原因没能发挥出水平,郑钦文依然自信:下次再来《辽史》被称为“超杰”。这一天,女人们进入五颜六色的粉丝中,互相赠送粉脂胶囊。扇热,粉脂,香。明朝夏至,你穿麻子叶,吃长寿菜(马齿苋)。清代夏至,有祭祀土坛的盛大仪式,“大祭方泽”,国之大典。然而今天,它有点被遗忘了。许多古代的习俗今天没有保留下来。

这一天,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值得一写。当你厌倦了夏日的炎热,不妨喝杯茶,听听它的故事。

冬至馄饨,夏至面条

济南延续古语,夏至要吃麻汁凉面。面条用冷水煮熟后,捞起放入蒜泥、芝麻汁、香椿芽卤水、适量醋、黄瓜丝等其他蔬菜面条。济南人的麻汁凉面

济南人马德汁凉面

冷面的做法在中国各地都差不多。炎炎夏日一碗凉面,神清气爽。济南人把凉面作为夏至的时令食品,与冷淘有关,有着古老的风格。

冷淘是唐宋时期冷面的名称,天气转暖就可以做。唐代柳岩经过衡山县时,正值初春,“景色温润,一道凉菜,香菜、艾草之类,很香很干净”。

盛夏,“蝗叶寒淘”盛行于唐宫。杜甫在诗中说:“君王享夜凉,此味也。”宫中有用槐米染的高级冷洗,民间也有擅长冷洗的人。据说野狐泉里有个箩筐匠,擅长做“冷水洗”,切细面,“洗酒,铿锵声耳中留叶,丢入汤中”,就是诗《甘菊冷淘》“刀削银,沸入冷泉盆”中描写的情景。

有钱人家的孩子带着钱袋子来这里看,品尝——,就像现在人们热衷于逛商店一样。后来人们在北宋东京的街边食品店就能买到,也就不足为奇了。

“齿比雪冷”,诗意为夏天。元代有翡翠面,明代有槐叶面。刺槐叶磨碎绿色汁液给面团上色。厨师做了手工面,切成细片,放在水里煮,煮熟。之后,他们被水,果汁和肉是可选的,蘑菇特别精彩。它们很好吃。从食谱上来看,是《唐传奇》的延续,只是名字变了。

明代刘若愚《酌中志》记载,宫廷节日初五中午要“吃蒜过水”,六月初六要“吃水”。由此,从《国旗法2018年修订版》全文可以看出,“过水”大致取代了明代“冷淘”的名称。

另外,从刘若愚的记载中可以发现,明代并没有夏至吃面条的习惯。清代潘荣弼《帝京岁时纪胜》一书记载了京城人在夏至“在家吃冷面,即俗称水面同”的习俗。

潘荣弼自然知道什么是“冷淘”,“过水”是清朝的通俗叫法,是明朝叫法的延续。

《夏至宴上的鹅》

许是由于五月五日、夏至、六月六日日期相近,逐渐演变成夏至食水的饮食习俗。如果“夏至吃面条”的习俗推测形成于明清时期是正确的,那么更早的古人在夏至吃什么呢?

有很多食物可以吃,如浮瓜沉梅,樱桃荔枝…有趣的是,夏至的习俗往往与端午节相似。比如南宋的范成大有一首六言诗《夏至二首》,其中一句写道:“李贺垂腰祈福,粽子丝缚臂舐。节与俗争,老人与同伴戏。”如果你想的话

唐居易在诗《吴郡志》中写道:“我记得在苏州的日子,我一直享受着夏至盛宴。香竹筒嫩,酥鹅鲜。”诗人回忆起苏州夏至宴会上的美食,竹筒饺子,烧鹅。竹筒的颜色,粽子的香味,烧烤的温度和鹅的颜色.想想就让人流口水。

不只是唐朝,北宋也有,《和梦得夏至忆苏州呈卢宾客》,云:“长江附近各郡都讲究夏至,杀鹅留念,乡民尤讲究这一天。”北宋李恊《岁时杂记》说“粉条高熏,鹅椒菜盖。”南宋《午日》居士记载,五月中旬又有一只“夏至鹅”,可见端午节和夏至都有鹅。

五月的鹅肉鲜嫩可口。北魏《赏心乐事》以鹅为食,有“捣”、“捧”、“烤”、“扇”等多种烹饪手法。不知道唐宋时期用的是哪个?陆游分享了我们南宋的烹饪经验:“白鹅用辣椒烤后”,白鹅撒上辣椒更香。

想起来《水浒传》里宋武撕鹅肉吃,真是妙不可言。他走不了五英里,但他吃光了两只煮熟的鹅。“英雄争烤鹅。”必须是大鹅才算英雄。

弄清楚宋人是怎么吃的会很有意思。他们经常用葡萄酒配鹅肉。

北宋梅端午有《齐民要术》:“清尊烧鹅,辛是故人。”还有人晚上抱着酒吃鹅肉。北宋陈东《五日与陈真卿饮》“笋芽烧鹅很好吃,明月清风赚不到钱”。还有“切鹅,吃冰淇淋”,就像现在夏天人们喜欢炸鸡配冰啤酒一样。

公子冰水,美丽的雪莲丝。

夏天三岁的时候会是一年中最热的一天。到了唐代,已经有了往饮料里扔冰块的做法。一是解暑,二是酒味浓,融化时能冲淡一些风味。

唐代夏至后,赐冰,魏形容为“九天”

含露未销铄,阊阖初开赐贵人”。宫中屯有大量的冰,暑天凉殿中玄宗赐给大臣“冰屑麻节饮”也不稀奇了,那是种放了冰屑的饮品。
后来李德裕因为酒味浓,想出了往酒里加冰块饮用的法子,即“冰寒郢水醪”。
唐代郢州春酒有美名,唐宫中是有郢州酒匠造酒专供御用以及宴赐之用,宋代杨亿《中伏日省中当直》中有:“何处赐冰和郢酒”所说的是这缘故了。明 夏景货郎图 故宫博物院藏,“上林佳果玉壶冰水”

明 夏景货郎图 故宫博物院藏,“上林佳果玉壶冰水”

唐宋权贵的夏季,冰山是奢侈的一景。刘禹锡《刘驸马水亭避暑》这首诗,如画笔一般描绘了当时豪华人家避暑情形。
“千竿竹翠数莲红,水阁虚凉玉簟空。琥珀盏红疑漏酒,水晶帘莹更通风。
赐冰满盌沈朱实,法馔盈盘覆碧笼。尽日逍遥避烦暑,再三珍重主人翁。”
翠竹千竿,红莲数朵。琥珀盏中酒,水晶帘有风。剔透的冰湃着朱色果实,珍馐罩着碧纱食罩。
古人利用冰块除了降温解暑,冰镇瓜果。寒意还能让蚊蝇望而生畏。雍裕之在《豪家夏冰咏》中说道:“金错银盘贮赐冰,清光如耸玉山棱。无论尘客闲停扇,直到消时不见蝇。”
炎夏有此闲适地,清凉何所求。元 刘贯道 消夏图 局部。榻旁不远处一个三弯腿带束腰的四足小几,几上置冰盘,冰盘里夏果数枚,尚依稀可辨。

元 刘贯道 消夏图 局部。榻旁不远处一个三弯腿带束腰的四足小几,几上置冰盘,冰盘里夏果数枚,尚依稀可辨。

唐代人们把酒取名为逃暑,仿佛啜饮一杯,就能烈日炎炎逃进浓阴,可消永昼。宋《武林旧事》卷六凉水一则中有椰子酒、梅花酒,同样是凉爽滋味。更还有那水晶皂儿、沙糖冰雪冷元子、乳糖真雪……
舌尖读来就有清凉之境,何惧夏至。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