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盘何以“出圈”?具有趣味性和社交性,运动精神触动年轻人

今日热点 2022-06-21 13:49 29

摘要:飞盘运动受到年轻人青睐。视觉中国供图在飞盘运动的寒潭里“冷”了近16年后,张坤和一阵不知来处的热浪撞了个满怀,他眼见人们被热浪吸引,聚在一起又制造了新的热浪,寒...

飞盘运动受到年轻人青睐。视觉中国供图

飞盘在年轻人中很受欢迎。视觉中国供图

在冰冷的飞盘池中被“冷”了将近16年后,浙江义乌在集中隔离点检出2例无症状感染者张坤不知从哪里撞上了一股热浪。他看到人们被热浪吸引,聚在一起制造新的热浪。冰冷的水池突然变成了蓝色的海洋。

从去年春天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飞盘游戏出现在北上广深等城市的运动场上。从那以后,时尚媒体和社交平台进一步推动了飞盘,使其成为年轻人新的社交货币。随着流量的到来,有运动属性、性别问题、参与动机等话题的讨论。在“对抗”的背后,这项新崛起的潮流运动已经不再满足于以陌生和熟悉的形象示人。

“天堂飞盘”迅速“出圈”

“我从没想过会这么热。”作为中国最早的飞盘运动员之一,被称为飞盘教父的张坤对突如其来的忙碌感到困惑。即使当他决定在2019年全职跑飞盘时,他也从未想过这项小众运动可以打破这个圈子。更何况在疫情爆发的2020年,很多线下活动完全停止。张坤认为他的事业会继续冷淡下去。

2005年,当还在上大学的张坤从苏格兰朋友那里听说飞盘时,这项起源于美国的运动在中国的玩家几乎都是外国人。“当时中国的玩家数量大概是三位数。”毕业后进入一家国企做计算机相关工作,飞盘重新进入生活。此后,他和朋友成立了一个俱乐部“北京帮”,成员多为国内玩家。2019年,感觉职场累了,决心扎根飞盘圈。一周固定的几节教学课和他主动敲门的机会,就像车灯,照亮不了远方,却能照亮脚下的路。

张坤看过《无人足球场》,在他积极推广的时候,也被问到“飞盘不是和狗一起玩的运动吗?”所以,短视频平台上飞盘越来越多的内容能触动他敏锐的神经,但他没想到,复工后,这些线上的“招牌”变成了线下进来的新玩家。“很多人是看了短视频,好奇才过来的。”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疫情对人们健康观念的改变,信息传播方式的改变,给一些小众运动提供了一个破圈。“就算火的不是飞盘,上面也会有其他项目,只是‘天堂飞盘’。”

这阵风越来越大了。从去年开始,飞盘频繁出现在各种综艺节目中,明星效应加速了这项运动进入大众视野。下半年,社交媒体成为新阵地。据某社交App今年1月发布的《2022十大生活趋势》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飞盘相关内容的发布数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6倍。今年清明假期期间,该应用程序上与飞盘相关的搜索量比比去年同期增长了约24倍。

网上的火爆继续在现实中体现。张坤说,现在每天都有课是正常的,俱乐部的数量比以前增加了几倍。变化几乎是一夜之间发生的。据媒体报道,去年在北京东风体育公园例行举行的接送活动,从一次20人到80人,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不玩飞盘,我觉得自己落伍了."社交媒体常见的文案给新人找理由。“我以前在北京玩飞盘。基本上,我们都知道是哪个俱乐部。今年开春后,我们每天都能听到有新的俱乐部出现。”毕萌曾经在2020年冬天观看过张坤组织的极限飞盘活动。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玩飞盘游戏,但她直到去年才成为飞盘选手。“一开始觉得他们都打得很好,水平很高,我作为新人无法融入。”但是,男女同场竞技、没有裁判等区别于传统运动的特点吸引了她。经过坚持和推进,她在去年9月成立了一个面向新手玩家的飞盘俱乐部“Friends Bee”。“希望这样的俱乐部能帮助更多新手消除陌生感。”

毕萌注意到,张坤组织的活动中逐渐加入了一批新的人群。她意识到飞盘正在从一个熟悉的圆圈中迅速分裂和细分,显示出趋势供不应求。

为什么是飞盘?

在大量的科普帖中,极限飞盘被介绍为“一种结合了橄榄球、足球和篮球的游戏,允许玩家通过各种战术方式在场地内分组奔跑,并将飞盘送到预定区域得分。”没有身体接触,门槛不高,对参与人数、场地、设备的要求也不苛刻,极具趣味性和社交性。飞盘运动有快速“带来新事物”的基础。但它与生俱来的平等、自由、体育精神,才是打动当下年轻人的关键。

“和一些需要一定基础的传统团队运动不同,飞盘可以很快上手,很快从运动中获得成就感。”毕萌说,“飞盘玩几次就能占领社交媒体拍出更出彩的照片也是一大原因。”作为一名运动爱好者,她也参与攀岩、潜水、跑步等运动,但在她看来,飞盘的特殊吸引力还体现在飞盘精神背后的教育意义上。由于20世纪60年代末美国反主流文化的影响,极限飞盘比赛没有裁判,任何纠纷都由赛场上的运动员协商解决。"参赛者必须依靠良好的体育精神来保持比赛的公平和公正."

在飞盘旋转的绿茵场上,每一次接球传球,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会有人大喊“接得好”或者鼓掌以示鼓励。每场比赛结束后,队员们会围成一个圈,介绍自己或者发表对比赛和队友的看法。毕志猛说,“团队运动的社会属性是一点一点实现的。”

另外,在飞盘比赛中,接到飞盘的选手不能再动了。他们只能通过传球来完成进攻或者得分。当飞盘落地或出界时,他们交换攻击权。“你不可能像迭戈马拉多纳那样一个人过一群人,你的绝对天赋也不能直接导致球队获胜。”张坤说,这样的规则可能更能体现“公平”,而“公平”也体现在男女之间的竞争中。“男人的力量和女人的精准融为一体。”

“在这项运动中,女生也可以通过自己的优势成为团队中的一员。

名猛将。”小红书运动博主马鸽在“飞盘”相关话题中表现活跃,她分享的飞盘装备和专业建议受到广泛好评,在她看来,飞盘是一项对女性十分友好的运动,“女生不是弱势群体,也不需要被保护,更多是想得到赛场上的认可,享受和队友配合最终赢得比赛的快乐。”
但不可忽略的是,不少博主评论中也会出现一些围绕性别、运动目的等展开的质疑。在马鸽看来,“最近风评给我热爱的运动蒙上了一层看不见的纱,但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运动本身是没错的。问题根源大概是飞盘运动没有真正普及,同时对女性的固化思维深入人心,这也是女生对其他体育项目积极性不高的原因,所以,当有这样一项运动出现时,大众不应该鼓励吗?”
马鸽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一开始大家可能是带着社交目的去参加飞盘活动,但接触飞盘后,更多人是带着体育精神去享受这项运动的,“踏上场地的一刻,心中的杂念全部消失,KPI、OKR、客户需求、周报日报统统抛到脑后,这是极限飞盘的最大魔力。留在当下的只有冷静观察、果断传接盘、摆脱防守、达阵得分,除工作以外的时间,我们也要认真对待。”
风向何处去
当更多人看到飞盘的魅力,跑马圈地也在迅速进行。可泥沙俱下,飞盘项目大众化的过程中逐渐出现了一些“变味”的情况。例如,为了招揽新玩家,一些新成立的俱乐部修改了飞盘规则,降低难度,有的甚至只针对女性玩家降低门槛;也有俱乐部则在社交平台上打出违背专业知识的广告,噱头为王。
“不知道怎么挑选俱乐部也是新手遇到的困难之一。”毕芷萌建议,新手参加活动前,尽可能先通过科普类的视频和帖子对飞盘运动有个初步了解,其次,向主办方询问教练和俱乐部的相关信息,“行业需求过大导致教练上岗速度很快,但至少得熟知规则,技术达标”,同时,尽量选择活动举办经验较丰富的俱乐部,“专业性成龙的老婆是谁保障更高”。
行业崛起如潮水迅速涨起,毕芷萌却看到了潮落的一面。“纯新手的活动,可能一开始100多人,一两个月后,留下来的只有10%-20%。”她表示,一部分参与者不乏“打卡”心态,“像看展、打卡咖啡厅一样,尝尝鲜。”但留下来的人就容易转化为深度用户,为了让他们能找到更适合的运动场景,就需要组织者更加细心,“例如,零基础的玩家学了一段时间后,需要进阶的活动;喜欢拍照的可以专门组织摄影局;有的局要求特别卷,匹配的队员就得实力相当。”此外,还有专门的女生局或是球衣主题局,“让飞盘和其他运动文化结合在一起。”
项目的发展在社交媒体上也有了变化,搜索“飞盘”内容,除了穿搭和美照之外,“俱乐部汇总,避免踩雷”“入门级装备血泪史”“二人适用的飞盘跑动训练”“飞盘出手怎么总是抖得厉害”等更专业的话题数量剧增,而活动覆盖城市也已延伸至武汉、杭州、南宁、九江等更多城市。此外,今年4月,教育部印发《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2022年版)的通知》,极限飞盘作为新兴体育项目被正式列入义务教育阶段课程。
“这个项目一直在发酵,只是沉淀下来的东西开始发力了,香味就出来了。”张坤表示,劲风背后是10多年前那些玩家的坚持,器材、装备厂商的继续深耕,“我们就像种子,长成了不太明显的小树,但一直在,遇到一个好天气就长起来了。”但他表示,随着项目持续火热,震荡不可避免,“‘百团大战’往后就是教练的稀缺、俱乐部如何持续经营、有质量的产品稀缺等问题,但是肯定不会倒退回去了。”他坦言,自己并不知道何时是波峰,毕竟作为在寒潭里“冷”了10多年的从业者,波峰波谷看似有关也无关,“坚持做下去就好了,任何行业从来不缺掺和的,但从来都缺踏踏实实干活的。”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