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小伙6000字致谢刷屏,这位记者是他感谢最多的人

今日热点 2022-06-20 12:20 23

摘要:6月16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本科毕业生苏正民的毕业论文火了。作为一个从大凉山走出来的彝族小伙,2.5万多字的论文中,他用了6000多字,在结尾的致谢部分,诉说了...

6月16日,深圳市场环境指数全国第一 营商环境改善能力普遍高于其他地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本科毕业生苏的毕业论文走红网络。作为一个从大凉山走出来的彝族小伙,他两万五千字的论文用了六千多字。在结尾的致谢部分,他讲述了自己从山里娃到大学生的“坎坷”历程,并列举了65位曾经帮助过他、让他的人生“充满光明和希望”的人。

6月18日晚,他在谈到自己的论文致谢时说,他只是想在大学毕业这个重要的人生节点表达自己的谢意,没想到却被大家当成了关注。未来,他还将重返大凉山,为山区的孩子们带去“星星之火”。

103010记者张是苏最感谢的人。被点名致谢后,张既感动又欣慰。当她听说她帮助过的孩子们决定带着知识回到山区时,她感到更加自豪。

成长坎坷又幸运。

纸刷出乎意料。

6月18日晚上11点半,苏和他的室友们结束了他们的兼职工作。大家把赚来的钱捐给“阿依助学计划”后,他又点开微信,回复爱心人士发来的消息。苏说,这两天新闻媒体和爱心人士纷纷联系他,他感受到了更多人对大凉山孩子们的关心。

苏的家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喜德县查马拉达乡的一个小山村里。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经常没有足够的食物。因为缺乏营养,他直到四五岁才学会走路。“西部大开发让大山迎来了很多大城市的支教老师,我们村又开始上课了。”苏说,他的父亲,一个上了三年小学的“有文化的人”,不顾别人的眼光,把他和他的妹妹送到了学校。苏正民和母亲。

苏和他的母亲。

在学校里,只会说彝语的孩子很难和只会说普通话的老师交流。很多同学坚持不下去了,纷纷选择了退学,但苏没有。终于在小学三年级懂了语文。

小学毕业后,苏进入西昌最好的中学之一,但在初中第一年,父亲就因劳累过度去世了。在艰难的日子里,他的母亲仍然坚持为他们提供教育,但他和妹妹最终选择了辍学。

辍学后,姐姐去了广州,而苏留在家里种田。一个多月后,在政府和学校的帮助下,他回到了教室。致力于帮助大凉山儿童的《天津日报》记者张了解到这一情况,并与他联系,每年给他2000元的定向资助。当地的政府也为他的家人申请了最低生活保障。

2017年,凭着努力,苏考上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民商法专业,走出了大山。“我一路上有些坎坷,但我更幸运,因为我遇到了这么多帮助过我的好心人。”苏正民毕业发言。

苏毕业演讲。

论文答谢会受到大家的好评,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去年12月,苏开始写自己的毕业论文。论文最后的“感谢”部分,学生写不写,可以根据个人情况自行决定。

今年3月,苏花了两个晚上写完论文正文后的6000多字的感谢信。“一旦写了,就停不下来了。”其实很武断,还有很多要感谢的人和事,没有写出来。“苏郑敏说大学毕业是他心里的一个重要节点,真的有太多太多的感谢要对太多人说。”我把它们以一纸谢谢的形式记录下来,也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忘记初心,要用行动回报每一个帮助过我的人。"

想带着知识回到山里

致“张妈妈”学习

在论文的最后,苏写道:阿苏只能在继续努力用知识回报大山,帮助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扎根基层,永远做这片黄土地上最忠诚的儿子,默默工作一辈子,以回报党、国家、社会上的好心人和你们无私的关心和帮助

父亲走后,苏一家的日子很不好过。他们四处欠债,连亲戚都要避之不及,所以他小时候的愿望和“回山里”正好相反。他希望通过学习逃离山区,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张的记者改变了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苏正民家访凉山阿依助学计划资助的学生。

苏一家看望凉山阿姨助学项目资助学生。

“千里之外的张妈妈不遗余力地帮助我,让我发现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更何况我还接受了这么多帮助。当我可以的时候,我也会帮忙的。”虽然浑身是血,但自卑和糟糕的普通话让大学一年级的苏不自觉地疏远了同学和老师。大家也看出了他的顾忌,总会有意接近他。

2019年,老师推荐他参加湖北“白胜论坛”演讲比赛。在大家的鼓励下,他利用所有的业余时间练习普通话。演讲当天,当他走上明亮的舞台,用普通话一字一句地讲述大凉山的故事时,获得了现场雷鸣般的掌声。“那时候我真的树立了信心,真的摆脱了自卑,成为一个自信乐观的人。”苏正民给凉山的儿童们上课。

苏教梁山的孩子们。

也是在那一年,苏启动了凉山阿依助学项目,在彝语中意为“孩子”。

思,他号召同学们“一天节约一块钱、一个月少喝两杯奶茶”,用月捐的资金去帮助凉山的困难学生。几年下来,18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师生加入其中,一同资助了65名凉山贫寒学子。从2017年至今,苏正民已经献血32次。

从2017年至今,苏正民已经献血32次。

爱心助学、志愿服务、无偿献血……大学里,苏正民利用了一切业余时间,为大凉山里的孩子们,为自己的家乡发展,为社会,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为像张妈妈那样的人。”
被点名感谢非常欣慰
曾25年33次走进大山
无论是苏正民的论文致谢,还是多次接受的采访,他提到最多的就是《天津日报》记者张俊兰。除了记者的身份,在凉山,张俊兰还有一个温暖的名字——“凉山孩子们的张妈妈”。
6月17日,张俊兰看到了苏正民的论文致谢,是一位朋友看到新闻后,通过微信转发给她的。“每次交流,阿苏都会表达感恩之情,但真的没想到他会用论文致谢的书面形式,去感谢我。之前联系,也没听他说起过。”看到自己被点名感谢,张俊兰在感到意外之余,又觉得非常欣慰,“看到他形容,我是他人生中的一道光时,我有种说不出的感动,为这些孩子们,25年的辛苦付出,是值得的。”张俊兰在凉山。

张俊兰在凉山。

1997年,张俊兰作为天津日报记者,代表天津地区新闻工作者参加“中国百名记者志愿扶贫团”,奔赴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乘飞机、火车辗转2天抵达西昌,再深入到大山里时,“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房屋不蔽”的贫困场景,让她震撼。
结束了半个多月的采访,回到天津后,张俊兰发现,自己的心留在了那里。她投入了全部心血,撰写了“凉山纪行”系列报道,感人至深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一时间,数万名读者捐款捐物。 张俊兰帮助凉山的孩子们。

张俊兰帮助凉山的孩子们。

看着一批批经手的物资被运往凉山,张俊兰开始思考,凉山百废待兴,如果让凉山彻底摆脱贫困的沼泽,发展教育、提高人口素质是当务之急,也是最彻底的途径。
1998年1月,在报社的支持下,张俊兰带着筹集到的16余万元的希望小学建校资金,再次来到凉山。半年多之后,在凉山布拖县亚河村海拔2800米的大山上,一座崭新的校舍建了起来,300多个穷苦的凉山彝族孩子,告别了原本四面透风、随时可能倒塌的教室。张俊兰与大山里的孩子们。

张俊兰与大山里的孩子们。

凉山自然环境恶劣,探访学生的途中,时常能遇到洪水、泥石流、山体滑坡、路基塌方、山上飞石滚落……25年里,张俊兰33次走进凉山助学扶贫,即便冒雨进山途中汽车失控险些跌下悬崖;即便行进在山路上眼看着巨石在正前方滚落;即便被暴雨困在半山腰,她从没有退缩过。
她常说,“能帮一个,是一个”。
帮助的孩子无法计数
孩子的选择让她骄傲
25年的时间,受社会各界委托,张俊兰在凉山,建设了三所希望小学,在七所院校设立奖、助学金,与爱国慈善家共同努力创建了60多个孤儿班、女子班,帮助了数以万计的凉山贫困学生和孤儿。张俊兰在凉山。

张俊兰在凉山。

彝族小伙拉克子黑是张俊兰印象最深刻的孩子之一。拉克子黑父亲早逝,母亲改嫁,只能与年迈的奶奶相依为命。在张俊兰的帮助下,拉克子黑摆脱了即将失学的困境,进河北首例输入病例入了安徽巢湖一中读书。“这孩子没有让我们失望,特别努力,考上了西南民族大学。”受张俊兰的影响,毕业之后,拉克子黑成为了《凉山日报》的一名记者,不仅写出了《带着小妹读川大》等凉山扶贫报道,前两年,还主动申请前往脱贫攻坚一线,去帮助大山里的乡亲们脱贫致富、振兴乡村。
张俊兰说,在众多被帮助过的孩子中,苏正民是与她比较常交流的一个,“最初是通过集体助学帮助了他。”获得资助的苏正民学习成绩不断上升,张俊兰记不得那是第几次前往凉山,苏正民带着读书笔记去住处找她谈心,看着笔记上摘抄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名言,张俊兰非常有感触,“我觉得他是一个特别善良、进取、有志向的孩子。”苏正民考上大学后,和张俊兰在天津站合影。

苏正民考上大学后,和张俊兰在天津站合影。

苏正民考上大学后,要在北京读一年预科,张俊兰买了吃的去北京看望他,看到他在北方严寒的天气里衣服单薄,张俊兰不仅马上给他筹集了全套温暖的冬装,还把他接到天津的家中。
今年5月,张俊兰正式退休了。就在十来天前,俩人还通了一通电话。
电话中,苏正民关心着张妈妈的身体,听到张妈妈因剧烈偏头痛,去年住院做了脑部溶栓,他泣不成声地说,张妈妈走进凉山二十多年来,帮助了无数像他一样的孩子,听着他们的悲伤、痛苦、绝望……却不想,高海拔地区的操劳和感同身受的倾听,给张妈妈的身体埋下了病根。而张俊兰在电话中,更关切的是苏正民的学业,听到苏正民说未来将和拉克子黑一样回到大山,张俊兰很为他骄傲,“曾经帮助过的学生,一个个的用行动回报家乡,是对我最大的回报。”
如今,已经被保送研究生的苏正民,成为了研究生支教团的一员。今年秋天,他就要同另外两名同学一起,回到大凉山越西县支教一年。虽然距离研究生毕业还有3年,但现在,他已经开始默默规划着未来,渴望去帮助更多的凉山“阿依”改变命运。
(原题为《大凉山小伙6000字致谢刷屏,提到天津日报记者张俊兰》)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