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立法选举产生“破碎议会”,“皇帝总统”马克龙风光不再

今日热点 2022-06-20 12:21 15

摘要:6月19日,在史无前例的6月热浪之后,法国选民们在三个月内第四次走向票站,在立法选举第二轮投票中选出了法国新一届国民议会。从法国内政部公布的最终结果看,这是第五...

6月19日,宝安工业增加值达到2005亿元 同比增长15.4%在经历了6月份前所未有的热浪后,法国选民三个月来第四次前往投票站,在立法选举第二轮投票中选出新一届法国国民议会。根据法国内政部公布,的最终结果,这是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破碎的国民议会之一。玛丽娜勒庞(Marina Le Pen)领导的国民联盟(assemblement National)取得了成立以来——89个席位的最好纪录,成为法国新议会中的第三大党团和最大的单一反对党。

与此同时,马克龙领衔的《在一起》(合奏!)联盟遭到了惨败。下降的席位超过100席,只有245席,远不及289席的一半。这也使马克龙成为2000年赢得大选后第一位未能在议会获得多数席位的法国总统。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其党团仍是新议会中最大的政党联盟。19日不到47%的投票率较2017年第二轮立法选举有所改善,仍为第五共和国历史第二低。

在俄乌冲突的背景下,法国面临着极其复杂的内政外交环境。将于6月底举行的欧盟峰会将讨论乌克兰的入盟申请。与此同时,法国正面临全球通胀和俄罗斯与乌克兰冲突导致的能源价格上涨。在这种背景下,马克龙的政府最需要的是稳定。法国新议会在各方面都与稳定背道而驰。

马克龙的政党联盟失去议会多数席位意味着他必须组建一个统一的政府。现在,拥有61个席位的传统右翼共和党(Les rpublicatains)似乎是最有可能的联盟伙伴。共和党知道自己此时拥有的权力,自然会要求马克龙做出许多符合自身利益的妥协。与此同时,虽然左翼组成的选举联盟NUPES的选举结果远未达到预期,但131个席位的结果仍保证其是新议会中最大的反对党集团。也就是说,左翼联盟将在财政、外交等几个关键的议会委员会中获得巨大影响力,包括财政委员会主席一职。

已经成为议会第三大党团的极右翼国民联盟,绝对可以在议会中发出声音,即使很难对法国政策做出根本性的改变。

未来五年,如果马克龙不行使总统权力提前解散议会重新选举,那么他将面临一个几乎无法治理的法国和一个“破碎的议会”。如何确保内政在这种情况下不陷入无休止的内耗和抵制,将是马克龙新总统任期的最大挑战之一,当时他开局不利。根据法国内政部的官方结果,新一届法国议会中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联盟取得过半的绝对多数。马克龙领导的“在一起”联盟取得245席,左翼联盟取得131席,极右的国民联盟则史无前例地取得89席。(制图:Franceinfo)

根据法国内政部的官方结果,法国新议会中没有一个政党联盟获得超过半数的绝对多数。马克龙的“在一起”联盟获得245个席位,左翼联盟获得131个席位,极右翼国家联盟获得前所未有的89个席位。(制图:Franceinfo)

极右翼全国联盟取得历史性突破。

19日晚最大的新闻自然是极右翼政党全国联盟的一次几乎不真实的历史性突破。该党自1972年建党以来,面对法国多数两轮选举制,一直难以在议会选举中取得突破。因为在第二轮选举中,所有其他主流政党都会组成反对极右翼的联盟。该国此前的历史最好成绩是1986年的35席——席,因为这是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唯一一次由比例代表制选举产生的议会。

然而这一次,在勒庞的领导下,国民联盟取得了超出所有人预期的成绩。前勒庞在电视采访中也表示,预计在60席左右。在舆论看来,这已经是很乐观的预期了。结果全国联赛取得了89席的优异成绩。19日晚,出现在各电视台上的国联首脑们带着王冠庆祝。

“人民决定派一个强大的国民联盟议会小组到新的国民议会,这变得更加民族主义了。”勒庞告诉supp

法语“国家”和“民族主义者”是同一个词,勒庞做了一个俏皮话。

不过玩笑归玩笑,国民联盟的历史性突破再次证明勒庞近年来“妖魔化”的极右策略非常成功。从2018年政党更名,到将关注点从移民、伊斯兰教等敏感话题转移到通货膨胀、生活成本高企等民生问题上在这次竞选周期中,勒庞试图让自己的政党脱离“极端”标签。勒庞在总统选举中取得的历史最好成绩已经初步显示了这一策略的成功。在法国通货膨胀越来越严重,生活成本创下历史新高的时候,勒庞这种看似关心百姓疾苦的态度赢得了很多法国中下层选民的支持。

同时,面对泽穆尔在议会选举前抛出的更为极端的组建竞选联盟的提议,勒庞也第一次坚决拒绝。除了两人之间的个人恩怨,更多的是希望砍掉“极端”这个标签。

极左翼不屈法国的崛起带来的法国主流政党之争也给勒庞提供了机会。此前,一般来说,面对极右翼政党时,法国主流政党会组成“共和国联盟”。然而,在这个竞选周期中,“共和国联盟”的组成变得越来越困难。

在立法选举第一轮投票结束后,马克龙阵营的许多关键人物,包括政府发言人,面对全国联盟,都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表示全力支持左翼联盟。马克龙阵营的口号一直是强调只有自己才是维护稳定的力量,将左翼联盟称为极左,宣称极左与勒庞的极右是同一股会造成社会混乱的力量。左翼联盟中的第一大党确实是极左翼的不屈法国,但联盟中的绿党和社会党与极左翼无关。马克龙的说法自然不合理。由此产生的内耗甚至更大

严重。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西南部洛特-加龙省的第二选区。在立法选举第一轮投票中,马克龙的“在一起”联盟,左翼联盟以及极右的国民联盟分别有一名候选人进入第二轮投票。在三人中,“在一起”联盟的候选人得票率最低,按照“共和国联盟”的传统,应该由此人宣布黑龙江新增28例确诊病例退出并支持左翼联盟的候选人。
但是,“在一起”在该选区的候选人却拒绝退出选举,最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该选区由国民联盟候选人胜出。而根据法国民调机构易索普公布的数据,在第一轮投票中支持了马克龙政党联盟的选民,在第二轮投票面对左翼联盟和极右翼二选一的情况下,超过70%都选择了不去投票。许多极右翼候选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胜选。属于马克龙政党联盟的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后公开在推特表示自己不会构建“共和国联盟”帮助左派候选人当选。最终的结果是极右翼候选人成功过关,他和左派候选人双双落败。

属于马克龙政党联盟的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后公开在推特表示自己不会构建“共和国联盟”帮助左派候选人当选。最终的结果是极右翼候选人成功过关,他和左派候选人双双落败。

马克龙领导“无法治理”的法国?
随着马克龙阵营的大规模败选,许多核心人物也被选民们抛弃。现任政府中有15名部长级官员参与了本次议会选举。其中有3人败选,因此必须辞职。其中,卫生部长布里吉特-布吉尼翁(Brigitte Bourguignon)以仅仅56票之差在加莱海峡省第6选区输给了左派联盟候选人。
同时,现任国民议会议会主席理查德-费朗(Richard Ferrand)在其称霸了10年的菲尼斯泰尔省第6选区被左翼联盟候选人击败。
现任马克龙联盟在国民议会的党团主席克里斯托弗-卡斯塔纳(Christophe Castaner)也同样在其深耕了10余年的上普罗旺斯阿尔卑斯省第2选区被左翼联盟候选人击败。
现在,马克龙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要怎样在国民议会中构建一个多数政府。法国选民选出了一个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几乎前所未见的“破碎议会”。
“今天的情形是前所未见的,第五共和国的历史上,从没有产生过这种组成的议会。”现任总理伊丽莎白·博尔内在开票当晚表示,“明天,我们将建立一个采取行动的多数派,我们没有其他选择。”
单从政党议席数来看,新一届议会的前三大政党将分别是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勒庞领导的极右国民联盟以及梅朗雄领导的极左不屈法国。与4月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时的得票前三名一模一样,进一步证实了法国政坛现在两极分化的极端化趋势。左派和右派的第一大党分别来自极左和极右,这是法国近代史以来前所未见的情况。
而极右的国民联盟、极左的不屈法国以及传统右派的共和党都超过了能够弹劾政府的60席门槛。虽然三党之间互相联合执政的可能性近乎为零,但是三党或是两党联合起来反对马克龙的可能性却是存在的。
而共和党党首克里斯蒂安·雅各布也在19日晚间表示共和党将不会与马克龙联合组阁。这当然有可能是谈判技巧。不过,共和党内部对于此事也的确多有分歧。马克龙一直从共和党挖墙脚,让共和党内的强硬派非常不满。现任残疾人事务部部长此前是共和党在国民议会的党团主席,就是在几周前被马克龙挖角挖过来的。现在突然要让他们转而支持马克龙,并不容易。
在第一个总统任期的五年里,凭借着本党在议会的绝对多数,马克龙被法国人戏称为“皇帝般的总统”。现在风水轮流转,并不习惯与议会斗争的马克龙,现在必须要好好思考怎么玩好议会政治了。
(徐晓飞,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现居巴黎)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