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无人机:伊朗战略博弈工具与“非对称”王牌武器(下)

今日热点 2022-10-02 19:52 34

摘要:伊朗展示“阿拉什”(Arash)自杀式无人机。“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无邀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治变者也”——《孙子兵法》公元前261年,发生了著名的坎...

伊朗展示“阿拉什”(Arash)自杀式无人机。

“凡战者,香格里拉对话|美国“印太战略”将对亚太产生巨大破坏性影响以正合,以奇胜”“无邀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治变者也”——《孙子兵法》

公元前261年,发生了著名的坎尼之战,迦太基著名将领汉尼拔巧妙运用骑兵攻击罗马军队的重装步兵,以不到6千人伤亡的代价歼敌7万余人,获得了战争的胜利。

提到“非对称作战”,大家很可能会想到游击战、“航母杀手”等词汇,其实,在古代,很多军事思想或战法战例已经响水化工厂体现了非对称作战的理念,上面提及的《孙子兵法》和坎尼之战就体现了“非对称作战”的思想。

由于媒体的宣传报道,很多人认为“非对称作战”是弱势一方对抗强势一方的作战手段或者武器发展思维,其实不然,最初的“非对称作战”概念恰好相反,是以长击短,以强胜弱。

1991年11月美军参联会在其第1号联合出版物《美国武装部队的联合作战》中首次提出非对称作战概念,并以海湾战争为例解释如何发挥联合部队的非对称作战能力,比如如何以武装直升机打击伊军坦克的行动。美国非对称作战概念的核心思想是通过自身优势力量,设计战争,确保“胜兵先胜”,在军力发展上的非对称思维是以“领先优势”遏制“尾随追赶”。

洞库中存放的伊朗无人机。

无人机与伊朗“非对称作战”

美国“非对称作战”概念提出后,引起了很多国家的高度关注,并逐渐被一些国家接受,其中包括美国的敌对国家或者对手。对于弱势一方来说,非对称作战的基本思想是强调避开对手的优势力量,不与之直接正面交锋,而是针对对手的薄弱环节出奇制胜。比较常见的是在战争中,力量较弱的一方为避免直接与敌人硬碰硬,往往采取风险巨大的反常行动以达到出奇制胜的目的。

在军力发展上,则结合自身情况发展非对称作战武器,如弹道导弹、无人机、巡航导弹、微型潜艇和导弹快艇等。因此,非对称性作战既是弱势一方有效抗衡强敌的较好对策,也是强军迅速制服弱势一方的上上之选。以弹道导弹为例,这种武器射程远,精度高,突防能力强,可以在本国国土就对敌方高价值战略目标,如指挥所、机场和港口等,若装备了反舰弹道导弹,还可以对美国维护全球霸权的核心装备——航母构成威胁,让其不敢轻举妄动。而弹道导弹的研制难度远远低于有人驾驶战斗机,加上冷战结束后,弹道导弹技术的扩散,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技术人才和设备的问题,因此,一些实力相对弱的国家,视弹道导弹为对抗强敌的“杀手锏”。

将自杀式无人机安装在快艇上是伊朗的独创。

对于弱势一方而言,非对称作战手段当然是越多越好,类似于“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的心态。具体到本文的主角——伊朗,除了积极发展各种类型弹道导弹,还将无人机、巡航导弹、反舰导弹和微型潜艇及水雷等武器视为非对称作战的重要手段。那么,无人机在伊朗非对称作战中具体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近期伊朗打击伊拉克境内库尔德武装的行动是一个很好的观察样本。

9月底,为了打击境内西北部和伊拉克库尔德武装(伊朗将其称为恐怖组织),伊朗使用弹道导弹和无人机等武器进行了远程打击,摧毁了不少目标,并造成人员损失。从伊朗公布的视频来看,伊斯兰革命卫队此次行动动用了“征服者”-110弹道导弹、BM-120远程制导火箭炮和数十架自杀无人机及察打一体无人机,有些目标距离伊朗400千米以上。美国宣称击落一架伊朗的“候鸟”-6察打一体无人机。

伊朗海军舰艇放飞无人机。

这是一次伊朗版的“外科手术式”精确打击行动,在这个行动中,无人机主要负责行动前期目标侦察,行动过程中直接参与打击和毁伤评估,可以说扮演了重要角色。如果伊朗没有无人机,前期目标侦察就得靠人力情报、有人驾驶空中平台以及购买的商业遥感卫星的图像,危险程度、时效性、准确性肯定无法与加入了无人机的侦察体系相提并论,毕竟增加一种具备实时战场侦察能力的平台。尤其是对于伊朗这种缺少侦察卫星以及有人驾驶侦察平台的国家而言(这些高昂的侦察平台往往是军事强国或大国的专利),无人机的作用更加凸显,况且察打一体无人机除了提供实时战场情报,还能承担一部分对地精确打击任务,自杀式无人机的加入则进一步丰富了打击手段(扮演类似巡航导弹的角色)。

笔者之所以强调此次打击库尔德武装是伊朗版的“外科手术式”精确打击行动,是因为独具伊朗的特色。假如是“捕食者”无人机广泛装备之前的美军,完成类似行动,需要“锁眼”、“长曲棍球”等侦察卫星,U-2、RC-135等侦察机进行情报支援及毁伤评估,在具体打击行动上,“战斧”巡航导弹、携带空射巡航导弹或远程空地导弹的战略轰炸机、携带不同类型的精确制导弹药的战术飞机,在细致的策划方案指导下各自完成打击任务。美军有这样的实力和能力,但如果要求伊朗海军和空军及情报系统也“依葫芦画瓢”策划和执行这样的行动,他们则会说 “臣妾做不到啊”。

“霍尔木兹”反舰弹道导弹。

但有了各种类型无人机后,加上弹道导弹,伊朗也具备了策划组织这样的作战行动,而且武器突防能力也不错,由于不用派有人驾驶航空器深入敌后,还不用考虑人员损失。虽然无法像美国那样能在全球任何地方策划组织这样的打击行动,但对于战略目标有限的伊朗而言,具备在周边2000千米范围内进行多手段精确打击能力也是能满足需求。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像“霍韦伊泽”远程巡航导弹(射程超过1000千米)和Mobin隐身巡航导弹(射程超过450千米)的加入,将进一步丰富了伊朗的远程精确打击能力。

经过长期的研究和技术发展,伊朗慢慢认识到了无人机的作用,因此才会有2010年后无人机技术爆发式发展,现在,伊朗也越来越喜欢向外界展示这一能力。

2020年9月24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海上力量在南部城市班达阿巴斯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无人机交付服役仪式。在仪式上,伊朗航空工业公司将其生产的188架无人机正式移交给了革命卫队,声势浩大,场面壮观,令人印象深刻。

今年5月28日,伊朗军方首次对外公开了新建成的第313地下无人机基地,该基地作为伊朗第一个无人机专用地下作战设施,占地面积相当大,里面则是存放了上百架来自伊朗空军和陆军的各种类型无人机。

辅助舰艇配备多种无人机后,变身为无人机“航母”。

无人机与反航母作战

今年7月15日,伊朗海军的第一支无人机师亮相,海军总司令阿米尔·穆萨维少将出席了仪式。该舰队包括水面战舰和潜艇及各种类型的无人机。伊朗军工企业研制的多款新型无人机均在揭幕仪式上亮相,并展示了相关性能。

这支无人机师装备了“拉文岛”号坦克登陆舰、“德尔瓦”号辅助船和“基洛”级877型潜艇“塔列克”号。伊朗本次展示了多种无人机型号,包括自杀式无人机、无人侦察机、攻击型无人机、垂直起降无人机和察打一体无人机等,具体型号 “阿拉什”(Arash)自杀式无人机、“燕子”-2自杀式无人机、“候鸟”-4察打一体无人机、“卡拉尔”攻击型无人机,发射方式有弹射、火箭助推和垂直起降等。

种类如此丰富的无人机类型赋予了这些舰艇较强的态势感知能力和远程对地攻击能力,这在以往,只有配备巡航导弹、弹道导弹的大型战舰或者航母才具备这样的能力,而当下在无人机的加持下,辅助舰艇也具备了类似能力,甚至可以视其为一种无人机“航母”。近几年,伊朗将油轮改装为多功能支援舰,甚至列装的“莫克兰”号支援舰满载排水量竟高达12万吨,超过了美国“尼米兹”级航母,不仅配备了多种无人机,还搭载了防空导弹、快艇以及反舰导弹,虽然其作战能力和生产能力无法与真正的航母媲美,但也能成为伊朗介入地区局势的海上作战平台。

在对海作战中,尤其是反航母作战中,无人机也将扮演重要角色。美国动不动使用航母“恐吓”伊朗,为了反制美国航母,伊朗也在探索符合自身情况的反航母体系,比如伊朗此前多次向外界展示基于“征服者”导弹研制了反舰弹道导弹,包括“霍尔木兹”系列和“佐勒菲卡尔·巴希尔”。“霍尔木兹”-1反舰弹道导弹于2011年2月首次曝光,射程约300千米,采用光学指导。改进型“霍尔木兹”-2弹道导弹于2014年5月首次现身,导引头由光学导引头换装为主动雷达引导头。2020年9月,伊斯兰革命卫队又展示了“佐勒菲卡尔·巴希尔”(Zolfaqar Basir)反舰弹道导弹,射程超过750千米。

由于上述导弹射程均在800千米以内,而美国航母在作战时为了减少敌方火力打击,通常会远离敌人海岸线(航母舰载机作战半径普遍超过800千米),因此,伊朗后期还在“流星”-3和“泥石”-2中程弹道导弹基础上发展出了反舰弹道导弹。

去年1月,伊朗武装力量举行了“伟大先知-15”军事演习,演习动用了无人机、弹道导弹、潜艇和军舰等武器,演习期间还演练了中程导弹打击印度洋上的假想目标,引发热议。

从伊朗公开的发射画面看,演习中至少发射了4枚反舰弹道导弹,击中1800千米以外的假想海上目标。从外形看,演习发射了两种弹道导弹,一种是基于“流星”-3中程导弹改进而来;另一种是基于‘泥石’-2中程导弹改进而来。“流星”-3是伊朗研制的第一种中程弹道导弹,采用液体火箭发动机,射程达到1300千米,改进型超过1800千米。“泥石”-2是伊朗研制的第一种固体中程弹道导弹,在2009年首次试射成功,射程达到2000千米。

伊朗建造的航母模型,外形和尺寸与美国“尼米兹”级航母基本相同。

在2020年7月,卫星拍摄的照片显示,伊朗的一艘航母模型出现在了霍尔木兹海峡,该模型长约200米、宽约50米,从外形上看与美国“尼米兹”级航空母舰相似。在当月举行的“伟大先知-14”演习中,伊朗武装力量使用这艘航母模型进行反航母演习。伊朗国家电视台的画面则显示,攻击航母演练使用了反舰弹道导弹、反舰巡航导弹、直升机、导弹快艇等武器装备。

有了反舰弹道导弹,及时发现和跟踪航母才能为反航母火力提供情报,也就是侦察和目标指示体系,由于伊朗缺乏海洋监视卫星,而有人驾驶战机和战舰平台很难靠近防护严密的航母作战群,最好的侦察平台是无人机和潜艇及无人潜航器,尤其是隐身无人机能发挥很大的作用,战时如果伊朗动用多架“见证者”-171隐身无人机,通过一些战术行动掩护其进行侦察,发现和跟踪美国航母战斗群还是有可能,结合察打一体无人机、配备反舰导弹的攻击型无人机(“卡拉尔”无人机能够携带射程约40千米的“纳赛尔”空舰导弹)、反辐射无人机、干扰无人机,再加上陆地发射的中程反舰弹道导弹、远程反舰巡航导弹和有人驾驶战机发射的反舰导弹,再辅之以潜艇进行协同攻击或牵制,如果策划和组织得当,还是能给美国航母带来不小的威胁。

因此,无人机已经成为伊朗非对称作战的“王牌”武器。

伊朗展示察打一体无人机。

战略博弈的重要工具

规模化、体系化的无人机的研制和生产能力,让无人机成为伊朗对外输出和出口的重要武器,也逐渐成为其施加区域影响,与美国、以色列等对手进行战略博弈的重要工具。

“阿拉伯之春”之后,多个实力较强的阿拉伯国家区域影响力骤降,伊朗通过宗教共同体策略、波斯湾战略、“抵抗轴心”策略,积极培植自己的地区支持力量与合作伙伴,政治和军事上大力叙利亚、胡赛武装、真主党武装等国家或组织,形成了所谓的“什叶派新月”,伊朗在中东的区域战略地位有了明显提升。为了提升这些国家或组织的军事实力,伊朗提供了不少无人机、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等武器,让其也拥有非对称作战能力。

2019年9月14日,也门胡塞武装采用18架无人机机群及7枚导弹协同集群作战袭击了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炼油厂和油田。此次袭击又一次体现了伊朗无人机的远程作战能力。

以往,提到代理人战争,很多人首先会想到这是美国的惯用伎俩,而近几年来,伊朗也打起了代理人战争。伊朗在导弹、无人机技术领域的突破使代理人战争的威力倍增。现任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迈克尔·库里拉感叹,美国中央司令部是唯一每天都面临火箭弹、无人机袭击的战斗司令部。

俄乌冲突持续进行,认识到无人机战力不足的俄罗斯向伊朗寻求察打一体无人机和自杀式无人机,作为交换,俄罗斯向伊朗提供亟需的先进有人驾驶战机——苏-35战斗机。根据外媒报道,近日伊朗已经把46架“见证者”-129察打一体无人机交付给俄军。作为交换,俄罗斯将向伊朗提供18架现成的苏-35重型多用途战斗机。未来,伊朗还将考虑大规模购买该型战机,数量很有可能会达到64架,总价值约50亿美元。

伊朗向俄罗斯提供无人机不仅可以获得亟需的苏-35战斗机,增强空军战力,而且还可以深化两国军事关系,战略协作水平也会进一步提高,在美“极端施压”和制裁政策推动下,俄伊军事关系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会愈发密切,联手抗美的态势也愈加明显。可见,无人机等武器已经成为伊朗与美国、以色列等对手进行战略博弈的重要工具之一。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