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端午节的食饼筒

今日热点 2022-06-11 11:31 105

摘要:端午节要挂艾蒲、吃粽子,但黄岩人的端午节很独特,并非吃粽子,而是一定要吃食饼筒——这是黄岩人在端午节最重要的传统习俗,也是独具特色的美食。一桌拼盘,盛满五花八门...

端午节要挂艾蒲、吃粽子,天舟货运飞船将转入常态化发射,每半年一次但黄岩人的端午节很独特,并非吃粽子,而是一定要吃食饼筒——这是黄岩人在端午节最重要的传统习俗,也是独具特色的美食。
一桌拼盘,盛满五花八门十几道菜肴,令人食欲大振,眼界大开。菜肴中间,则是两大盘面皮,一青一白,白的是面皮,青的是鼠曲草与艾,两种面皮,包卷天下,这就是黄岩人的食饼筒。
1、
一看就会,一做就废——说的就是包食饼筒。
包食饼筒这件事,对于外地客人来说,看着简单,可一上手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包食饼筒有一种团结活泼的气氛和局面(与一般的端庄拘谨的饭局场面完全不同)——众人洗净了手,各取一张面皮平摊开来。这面皮柔软而有韧劲,手感极佳,摊平之后,众人就各显身手了(甚至一个个都站起身来),纷纷将面前的米面、卤肉、虾仁、绿豆芽、鱿鱼丝、蒜苗、萝卜丝、鸡蛋丝、韭菜豆干、洋葱鳝片、油条碎、包心菜等等一众菜肴,耐心而细致地搬运到这一块面皮上,并且砌成条状。等到菜肴备齐了,再以双手同时扯过面皮,带着足够的力道,将菜肴席卷起来,顺势一滚,一头折叠,以面皮本身的柔韧之力,将菜肴裹挟成粗粗胖胖的条筒状。一桌拼盘,盛满五花八门十几道菜肴,菜肴中间是两大盘面皮,一青一白。

一桌拼盘,盛满五花八门十几道菜肴,菜肴中间是两大盘面皮,一青一白。

且慢,再浇上一勺肉汁……此时此刻,一番操作早已将食欲与期待值拉满,终于忍不住了,一口咬下去,面皮的麦香裹挟着各种鲜香在口腔内爆满,细细品尝,每一道不同菜肴的口感、质感与味觉体验异彩纷呈又彼此交融,既有海鲜的鲜甜,又有蔬菜的清香,大口大口咬食,可谓大块朵颐,饕餮之享。
这个光棍儿迅雷下载包食饼筒的过程,极为讲究力道的刚柔相济。太用力不行,容易把面皮扯破,使内容露馅;力道不够也不行,包的食饼筒松松垮垮,吃起来将失去食饼筒应有的风味。包的菜色太多了不行,鼓鼓囊囊的包不起来了,菜太少了也不行,只能吃到面皮,味道也大打折扣。面皮

面皮

包得成功的食饼筒,首先是“和而不同”,但见那琳琅满目的菜色,有荤有素,有山有海,有清炒有红烧,有甘香有松脆,各不相同,各具特色。其次是“融于一炉”,面皮一卷,米面裹着卤肉,鸡蛋丝缠绕油条碎,这是相互的融合。再次是“中庸之道”,力道要不温不火,菜肴要不多不少,包得要不大不小,一切都是恰好。
在黄岩人看来,食饼筒里的菜式可多可少,少则五六样,多则二十几样,只要想吃的都能包进去。问题也正在于此,吃食饼筒必须要人多才带劲,六七个人嫌少,十一二人合适,十六七人不多。碰到大节日,一家老老少少团聚,热热闹闹,红红火火,正是吃食饼筒的好时机,菜式花样又多,人人围桌而卷,围桌而食,欢声笑语,气氛热烈,方得食饼筒之文化精髓。
2、
临近端午,黄岩的街头常可见到卖食饼皮的摊子,很多老店更是门前排着一长溜的队伍。端午节了,家家都要吃食饼筒。但摊食饼皮,可是个技术活儿,一般的人家做不好,干脆就从街上买了回家。
摊食饼皮的人,动作也是行云流水,更多的技术含量是隐藏在看不见的地方——要提前准备粉浆,把小麦粉加水调成胶糊状,不停搅动,使面浆有强大的韧性,最后能使筷子插在浆中而不倒为宜。此后又在粉浆中加入适量水,养上一两个小时,就可以摊面皮了。摊面皮时,一口平底锅烧得滚烫,先用食用油在锅里擦上一遍,再抓上一把粉浆,掂上几下,迅即投入锅中,手掌顺势逆时针一抹,又顺时针一抹,一块完整的面皮成型,再烙一烙,翻个面儿又烙一烙,一张面皮就烫好了。
等着买面皮的人,眼巴巴排着队伍等上一二十分钟,心情既激动又平和,一个美好的团圆时刻要来了,家里的孩子们都要回来团聚,大的喜欢吃什么菜,小的喜欢吃什么菜,什么原料该去哪个菜场哪个摊位采买,一道道都在心中放电影似的过一遍。盘算好了,心里有谱了,面皮也买到手了。
吃食饼筒,吃的是热闹,图的是团聚。平日里,只有两三个人在家,吃什么食饼筒呢?菜准备多了,吃不完,菜准备少了,没劲儿。只有人聚齐了,屋里挤得满满当当,大的呼儿唤女,小的追逐打闹,屋里屋外鸡飞狗跳,才是吃食饼筒的好日子。
一个食饼筒里包进诸般菜肴,也包进了喜庆气氛。朋友单位食堂的大厨,就特别爱包食饼筒。单位里谁谁过生日,中午食堂里就会准备一桌食饼筒;要过什么节了,食堂里也会准备一桌食饼筒;连单位里评了什么级,得了什么奖,拿了什么荣誉称号,食堂大厨往往也是消息最灵通,一次不漏,都会准备一桌食饼筒。每当此时,同事们到了食堂,个个喜笑颜开,围桌而包食饼筒。
总之,只要吃到食饼筒,不用说,一定是有好事临门。
3、
食饼筒这个食物,台州各地都有,只是叫法不一。在仙居、路桥、黄岩叫做“食饼筒”,临海人叫它“麦油脂”,在温岭叫做“席饼”,天台人则叫它“饺饼”或“五虎擒羊”,在三门它又是“麦焦”,到了玉环则成了“锡饼”。卷好的饼筒

卷好的饼筒

食饼筒的由来,当地流传着两种说法。
一是和戚继光有关。说戚继光抗倭时期,台州人家家户户都做了菜肴犒劳大军。但是这么多菜,怎么送去军营是个难题,也没有那么多的餐具,于是发明了食饼筒,直接把饼皮包了菜肴,送去给士兵们吃。
还有一种说法是和济公有关。说是那个疯癫的济公和尚,看见人家吃剩下不少菜,觉得浪费了可惜,遂把剩菜包入面饼,下一顿再吃。
每逢立夏、端午、中秋等传统节日,黄岩人都喜欢吃食饼筒,尤其是在端午节,家家都要包食饼筒来吃——这也成为了当地十分独特的端午习俗。
“最好的食饼筒永远是包的鼓鼓囊囊的,几乎要把馅都撑出来,胃口不大的女孩子,吃一个肚子就饱了。”台州作家王寒写过《食饼筒》,她说:“与小桥流水的春卷不同,食饼筒有‘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霸气,有‘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豪气,当然,还带着几分与吾乡剽悍民风相匹配的莽汉气质,蓬勃而健旺。”
台州人是有一种剽悍之气、豪爽之气的。在我认识的朋友当中,就有几位铁骨铮铮、敢怒敢言的汉子,我想,恐怕这跟食饼筒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食饼筒的吃法,就传递出一股说一不二、兼收并蓄的豪迈之气。这种一张面皮,包裹天下的吃法,当然算不得精致的路线,但又是在高效明确达成饱腹目标的基础上,尽可能地让生活变化出无数的花样来。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